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尊上大人轻点撩 > 一百八十四:

一百八十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黑夜中,悄颜眸光流转,苦涩一笑,对血歌道“因为,我要离开权欲了,永远的离开......”
  说到离开,悄颜心痛钝痛。
  “离开?”
  “对”悄颜轻声回到“离开。”
  血歌拧眉,就算悄颜离开,她以往那般不喜自己,今日为何与她说如此之多“悄颜,你此番前来,恐怕不是只为了和我说这些吧?”
  悄颜缓缓直起身“是,我的确不是来和说这些。”
  血歌不想与她过多言语冷声道“有何事,你就说吧。”
  “我爱御珩你知道吗?”
  闻言血歌心中冷哼,恐怕这权欲山庄没有几人不知了吧。
  悄颜见血歌不回,继续道“我爱御珩,胜过爱自己,我对他的爱,胜过一切,只要是他想要的,他想办到的,我都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他,可到头来......”
  想到正午时分她在花窗那听到的话,一股凉意从心底泛起,直至蔓延到全身。
  她低头含泪到“到头来,她却将我送给了他人,物件儿一般的送了出去。”
  从悄颜的语气中,血歌似乎听到了一丝悲凉,一丝伤感,同为女人一直心肠冷硬的血歌也有些动容。
  这些时日龙谷与她说过悄颜对御珩的爱近乎变态,只要是御珩说的悄颜都是照做,而悄颜也从未忤逆过御珩一次,为的就是能留住御珩。
  血歌抬头问道“御珩......将你送给了何人。”
  悄颜淡淡回到“风怜韵。”
  风怜韵?血歌心头微微惊颤了下,急声道“他将你送给了风怜韵?”
  “是”悄颜点头“就是风怜韵,御珩知晓风怜韵对我有痴迷,所以他要用我换取与权欲合作对抗天孽。”
  得知如此,血歌心里急得不行,亦枫谷虽长久不理江湖事,但在江湖的势力与地位虽不及天孽但也不比天孽小多少,若权欲和亦枫谷联手,那天孽就真的危险了。
  良久悄颜哼笑道“怎么?你担心天孽?担心你的柳清誉?”
  血歌问道“你为何要将此事告诉我?”此事在权欲来说是何等机密的事,悄颜竟然这么轻易的告诉她。
  悄颜忽然低笑,那低低笑声中有着难以言语的凄凉“不只这些,我还要帮你逃出全域山庄。”
  “什么?悄颜,你......”
  “血歌”悄颜突然收住笑,沉声道“你可知,我有多恨你。”
  血歌定定的看着此时的悄颜,此刻的她,给人的感觉,有些疯狂......凄冷。
  悄颜继续道“我本想杀了你来泄愤,但我最后想通了,你根本就不爱御珩,是他一厢情愿的将一颗心都系在你的身上,与其让他因为你的死而痛苦,到不如让他永远得不到,永远的只能看着你和柳清誉恩爱一世,这样......可比杀了你,更可以折磨他。”
  最后几个字,悄颜几乎是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一般,可见悄颜此时有多恨御珩。
  折磨御珩?血歌不解“你...这般爱他,为何......”
  “为何要折磨他是吧?”悄颜不屑道“我是爱他,可那又怎样?我爱他,他又给了我什么?”
  那句‘悄颜......杀’使悄颜彻底明白,原来一直以来她的一厢情愿她的倾心付出,在御珩看来什么都不是。
  曾几何时她以为她在御珩面前是不同的,至少她从莲湘阁众多女杀手中脱颖而出,就算御珩心中有别人又如何,能与他缠绵的除了初雪便只有她悄颜。
  但最后事实却给了她狠狠的一击,她悄颜在御珩看来也只不过是一个可以随意利用,无用之后便可弃置的一枚棋子罢了。
  看着又哭又笑的悄颜,血歌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她对悄颜道“你这般,可否是要反了他?”
  血歌也是女人,她感觉悄颜应该是恨极了御珩,否则她怎么会不止将权欲和亦枫谷的事告知自己外又要将自己救出权欲。
  “不,我只是不想让他逞心如意罢了。”悄颜定然的看着血歌“你从现在起,无须服药,武功自然便会恢复,下月初九御珩便会随我去亦枫谷,到时,自会有人接应你。”
  话落悄颜便转身离开。
  出了血歌的房间,悄颜出了翠竹阁,抬头望向漆黑的天空,今日的夜空无月无星。
  血歌怔愣的的坐在床榻上,看着半开的房门。
  过了许久她才起身下地,去将房门关上。
  关上房门后,血歌拿起茶壶,斟了杯茶,冰凉的茶入口涩涩的。
  她将茶盏放下,垂眸看着地面上因为月光的照射而投在地上的树影,有风吹来,那树影便不断摇曳。
  血歌知道,看来悄颜主次是真的对御珩死了心,虽然没了爱,但她清楚的感觉到悄颜对御珩那衍生而出的恨。
  血歌摇摇头,因爱成恨的事太多,曾几何时有多爱,被对方伤透之后就有多恨。
  接下来的日子,龙谷每日还是会亲自送药给她,但血歌每每接过药后都会以各种理由让龙谷回去。
  然后待龙谷离开,便会将药偷偷的倒掉。
  虽然她不信悄颜,但既然有人提醒,血歌自然是要一试,看看是否是药的原因而使她的武功久久无法恢复。
  果然,这些时日她没有服药,武功真的渐渐恢复,血歌心中冷然,御珩真是为了留住她煞费苦心啊,竟然在为她疗伤的药中下东西。
  另一边天孽城。
  初雪有一天竟然得到了悄颜的信,她看到信中的内容,初雪简直难以置信。
  她以为悄颜此次定然是为了让自己与她合作杀血歌的事,可悄颜信中只是提到了御珩将她送给了亦枫谷的风怜韵,下月初九便要随御珩前去亦枫谷,念在昔日姐妹一场的情分上特派人给她偷偷送信告知与她。
  初雪合上信,心中有些纳闷,按照悄颜对御珩的执着她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就离开权欲?
  而且还是被御珩送做他人?而御珩将悄颜送给那风怜韵,莫不是达成了某种协议?
  突然手中的信件被一只白皙干净的大手抽走。
  初雪猛的回过神,对将此时持信之人厉声道“柳二公子,看人信件非君子所谓,还给我。”
  柳清誉邪肆一笑,瞥了眼信中的内容“我本就不是什么君子。”说完便将信件丢给初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