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 第四百一十五章:选择臣服,计划

第四百一十五章:选择臣服,计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网@”姚玄染平静的道了一句,有那么一瞬间,季君月终于在他身上看到了属于半月公子的冰凉高冷仿似天人的气息。
  
  不过这份气息并非是高高在上的,反而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成熟魅力。
  
  当初在得知秦国的季将军居然是个女子,而且还变成了秦国皇后手握半壁江山的时候,他就对季月这个女子产生了一种诡异的认知。
  
  这个女子远比他想象的还要危险厉害,加上当初在康城遇到时姚玄笙的反应,后来他仔细问过姚玄笙,这才知道姚玄笙怀疑秦国的皇帝就是当初跟在苏木君身边那个清秀的少年,而且还被对方逼迫的奉献出了一身医术。
  
  这件事情让姚玄染心中多了几分怀疑,尽管只是一面,他却能够感觉到秦澜雪对季月的那份浓厚的情深,这样的秦澜雪怎么会易容跟在苏木君的身边?
  
  直到后来战争爆发,西梁国主动攻打了秦国,本来与之结盟的齐湘国和楚国居然都按兵不动,不但按兵不动,最后居然在关键时刻出其不意,齐湘国不但没有攻打秦国,反而转头攻打西梁国。
  
  而楚国呢?不打秦国,也不打齐湘国,却和相隔了一个国家的远距离的虞国一同联手,前后夹击长卫国。
  
  这件事情本身就存在了太多的蹊跷和出人意料,他自然要仔细的查探一番,这一查,倒是让他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楚国一开始是在最西边临近齐湘国的边关屯兵的,那么这也就意味着楚云月一开始要打的就不是秦国,而是齐湘国,可就在西梁国被秦国打入边关的时候,楚云月突然改变了主意,调兵遣将的对北面的长卫国发兵。
  
  这样的出其不意对于楚云月这样心思深沉手段了得的帝王来说也不是不可能,偏偏让姚玄染在意的是,就在楚国对长卫国发兵的前,楚云月曾经出入过镇国公府。
  
  那个时候苏木烨在边关,那么楚云月入府只可能是见苏木旭,回到宫里的第二天,楚云月就下达了攻打长卫国的命令。
  
  这件事情虽然让人猜不出什么,可总给姚玄染一种怪异的感觉,甚至让他有一种楚云月会突然转头攻打长卫国,跟镇国公府有关。
  
  但也正因为如此,他想不通……
  
  还有虞国和晋国,虞国是齐湘国和西梁国的邻国,站在虞国的立场,虞阳行最好的选择应该是和齐湘国联手,与秦国一起从三面攻打西梁国的,而不是主动挑起战争去打长卫国。
  
  偏偏虞阳行出人意料的和晋国结盟,不知道给了晋国什么好处居然让晋国甘愿为其守住后方盯着南宋。
  
  这正常战争看下来,就好似一盘棋,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操作着,而这背后之人,莫名的,他就是感觉跟秦国这对帝后脱不了干系。
  
  啪!啪!啪!
  
  季君月嗜着笑意钦佩的拍了拍手:“不愧是名震九幽的半月公子。”
  
  一句话算是承认了姚玄染所有的猜测。
  
  哪怕是早有猜测的姚玄染,在此刻听到季君月亲口承认,眸底还是浮现了一抹难以掩饰的惊异,毕竟这盘棋下的太大,而且不仅大,更不是一般人能够下得起的。
  
  同时让楚国、齐湘国、虞国、晋国四个国家与秦国联盟统一战线骗过了所有人,彻底吃下西梁国和长卫国的版图,这手笔,这心计,绝非只是运筹帷幄能够做到的。
  
  这其中势必存在着不可告人的交易……
  
  姚玄染没有问季月她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有两件事情他还是要问清楚的。
  
  “你是不是认识楚国镇国公府的人?”
  
  这句话虽是疑问,可其中却带着肯定。
  
  季君月也没想过隐瞒,何况当初公子玄已经认出了阿雪就是那个出现在镇国公府的少年,姚玄染能够将四国与秦国联系在一起,自然能够猜到她和阿雪与镇国公府有关系。
  
  “苏木旭和苏木烨是我认下的亲人。”
  
  一句话解释了所有,尽管姚玄染对此的发展不明所以,但也足够他想清楚其中的关系,可若只是如此,楚云月那个人可不像是会为了镇国公府改变主意的人……
  
  似乎看出了姚玄染眼底隐带的深暗和猜疑,季君月幽幽一笑,轻启朱唇:“四年前苏醒的并非真正的苏木君,而是我。”
  
  姚玄染猛然看向了季君月,眼底有着几分不可思议,所有想不通的疑点在这一刻看着她讳莫如深的笑颜,全都组建在了一起终是连成了一条直线,通了。
  
  若眼前的人是苏木君,那么就解释得痛楚国当年的夺嫡之变了,一个从小昏迷不醒没有学识的人,怎么可能一醒来就口齿伶俐甚至手段了得,还帮助楚云月夺得了江山。
  
  若是这个人根本不是苏木君,那么一切都解释得通了,为何楚国会突然改变主意,于楚云月来说,其实无论是攻打齐湘国还是攻打长卫国都没有太大的差别,只要最后楚国得了便宜就行。
  
  楚云月和季月从四年前开始就是盟友,若是季月要求,这样不存在什么代价甚至可以说是举手之劳的要求,楚云月自然会答应,何况……
  
  楚云月是真的爱着她,否则也不会时常跑去镇国公府,更不会登基近三年都后宫虚无。
  
  一时间,姚玄染也说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感觉,只觉的情之一字真的是害人不浅,若是季月就是苏木君,真的就那么病逝了也就算了,至少一个死人不会在引起什么大动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