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 第三百三十八章:祸水东引,乱了

第三百三十八章:祸水东引,乱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被江湖人围杀这么一耽搁,季君月一群人就赶不上进城的时间了,只能在附近的村庄中借宿,这一次季君月一行人借宿的是一个孤寡的老婆婆。
  
  这里名为信义村,可这村庄看起来不但不像什么江湖侠义之士所呆的地方,反而显得破败残旧。
  
  不仅如此,更重要的是因为这村落临近附近的马贼窝小雾山,常年受到马贼的骚扰和掠夺,年轻的男女不是被杀就是被抢去了小雾山,除了一些为了避祸的村民卷了铺盖逃离,这里就只剩下一些孤寡的老人家。
  
  所以季君月这行人虽然人多,全都挤在一家也足够住了。
  
  当然,有着病态洁癖之症的云商还是待在了他的马车里。
  
  “你打算怎么处理此事?”马车里的云商平缓的开口询问了一句。
  
  宽阔的院子中,一张破旧的矮几放在马车的不远处,矮几旁边是一张太师椅,季君月悠闲的坐在在上,前后一摇一摇的看起来好不自在。
  
  凤夜和梁钰带着张西安去附近打野味了,而阿斯则负责去找柴火去了,于是这院子里就只剩下云商和季君月,至于那老婆婆则留在了房间里收拾屋子。
  
  季君月随手从空间里拿出一瓶饮料扭开喝了一口,才道:“让本公子成为整个江湖猎捕的对象,这次出主意的人倒是聪明。”
  
  因为云商在马车里看不到,所以季君月也没避讳饮料这东西,反正不过一个小玩意儿,就算对方看起来,只要没有看见这东西是凭空出现的,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马车里的云商虽然听到了一声很奇怪的好似漏气的声音,不过也没那份好奇心去探究,只是听了季君月的话,神思一动。
  
  “你知道幕后之人了?”
  
  “与之前追杀我的人算是一伙的。”季君月幽幽一笑。
  
  从解决了那些前来围堵的江湖人到现在为止,总共过去了四个时辰,足够异兵团的人查出真相了。
  
  也因为这次的事情,倒是让季君月记起来了,九幽大陆五公子,百里纤、公子玄、半月公子三人她都已经见过也认识了,就只有秦国的公子白王舒白了。
  
  至于最后那个仇公子,在见了虞天黎之后,她就已经确定了这个仇公子的身份。
  
  王舒白,若不是他这一招出的太过别出心裁惊心动魄,她还真忘了秦国还有这么一个年少英才与百里纤和半月齐名的人物。
  
  不过这也不能怪季君月遗忘了王舒白,毕竟王舒白虽然有着五公子的名号,可是因为他是后起之秀,虽说与百里纤和姚玄染几人齐名,可是出名的却比三人晚,加上他又是官家子弟,自然在江湖上的名声就没有半月公子几人的大。
  
  马车里的云商沉默了片刻,才缓缓的说道:“其实这事看着大,但也并非不能解决。”
  
  “噢?”季君月饶有兴致的挑眉看向马车,虽然隔了车帘,但云商总有一种季君月透过车帘看到他的诡异感。
  
  或许是那视线太过明显,哪怕隔着车帘都让人难以忽视。
  
  不过饶是如此,端坐在马车里的云商那高贵的容颜上却没有丝毫的不适,哪怕一个人独处马车内,那坐姿也极为端正贵气,透着一股子浑然天成的高贵教养。
  
  手里的书微微放了放,淡如止水的气息弥漫在这马车之中,好似形成了一种与世隔绝的禁止空间,好在他开口的声音犹如三月春风般温暖平和。
  
  “既然对方利用一张藏宝图引诱江湖人对付季公子,季公子同样可以将计就计,以牙还牙。”
  
  季君月听言此话突然笑了,那笑声低浅磁性,却也带着几分邪肆张扬,那种肆意,就好似这世间没有任何东西能够束缚住一般,让人惊心的同时,又忍不住羡慕。
  
  毕竟这世间,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真正的肆意妄为,哪怕是权倾天下的帝王,也是身有束缚。
  
  季君月笑过之后,看着马车的凤目波光敛涟,妖华而难测:“真不知那五公子是怎么排出来的,云商虽然年纪小,可智谋心性却不比百里纤差,若非你太过低调,恐怕不是五公子的名头换了人,就是要多增添一位了。”
  
  短短的时间里竟然可以想出如此剑走偏锋又绝对完美的应对之策,不得不说,云商虽然只有十七岁,可这份临危不乱的心性和奇诡的智谋,当真叫人惊叹。
  
  听了季君月的话,云商如桃瓣的唇卷起一抹浅淡的笑意,不过与他面对面,就会感觉到一股子风轻云淡,心如止水的气息,哪怕他笑了,笑容温柔平和,却淡的比水还要无色。
  
  “看来季公子早已想到,是云商多此一举了。”
  
  其实云商更想说的是,她只说了他太过低调,五公子的名头应该换了,他却觉得,这五公子的名头虽然是要更换了,可更换后一定会有她的存在。
  
  如此绝世无双的女子,也难怪能够凭一己之力成为西北的统帅,最后还让一代帝王分享半壁江山。
  
  “不管结果如何,云商能够为我解困,这都是一份心意,看来云商是打算交下我这个朋友了?”
  
  季君月唇角嗜着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周身清贵的气息在月色下竟然蔓延出了一份让人不敢逼视的尊贵,那份贵气不同于云商的仿似贵族般赏心悦目,而是一种生来就该俯瞰苍生的王者气魄。
  
  云商听言,了然一笑,道:“只要季公子不嫌弃,云商虽然性子淡了些,但朋友有难是一定会伸出援手的。”
  
  季君月轻笑,说出一句只有两人才懂的话:“那么,愿我们的友谊长存,本公子对自己人一向护短。”
  
  阿斯拿着柴火来到院子里时,听到云商和季君月最后的话语,眼底上过一抹惊色的同时,表情也跟着有些怪异起来。
  
  他是看着公子长大的,又怎会不知公子这人性格有多淡,本来小时候就不像个孩子,寻常人家的孩子都是吵吵闹闹活蹦乱跳的,可他家的公子却清心寡欲无欲无求的像个……额……和尚……
  
  尤其是后来身中剧毒,饱受多年枯燥乏味又痛苦的解毒调理过程,就更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外人了,那性子,寡淡的就是那些得道高僧都比不过他无欲无求。
  
  就是这么一个心如止水的公子,现在居然交了朋友?阿斯怎么想都觉得这简直就是世间第一大奇观……
  
  不过想到这个季公子身边居然有着那么多能人保护,身份必定不简单,公子结交这样的人也是好事,至少在对付那位的时候,能多一份倚仗。
  
  等凤夜三人回来后,几人就开始架锅煮汤的煮汤,烤肉的烤肉,吃过东西后,季君月在空间中挑挑拣拣的,终于找到了一本有着暗黑底色和烫金暗纹的书,佯装从怀中拿了出来。
  
  旁边站着的凤夜、梁钰和张西安三人好奇的看着那本书,虽然怀疑是话本,可是那模样却又不似,张西安最先忍不住的出声询问。
  
  “主子,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好……华丽。”
  
  收拾完东西的阿斯听言,想了想也凑了过来,反正这季公子跟他们家的公子已经是朋友了,他来看看也没什么吧……
  
  “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