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 第三百二十一章:爱皇上吗,分开

第三百二十一章:爱皇上吗,分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七月五日,前往燕国参加九国盟会的秦皇回到秦国,一路沿仙石关返回皇城,关于西北统帅季将军的传言也早已满天飞。乐文
  
  那个手握二十万兵权,统领一方的一品大将军竟然是个女子,而且还被皇上立为了皇后,这消息一出,瞬间震动朝野,就跟秦国百姓也都炸开了锅。
  
  因为是女子,被册封皇后,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更令人震惊的是皇上居然当着九国的面说出共掌江山的话来!
  
  一时间,百姓议论纷纷,惊奇不已,朝堂上却轩然大波,文武百官全都乱了,一个个凑在一起商议对策,打算在皇帝回宫后集体劝解。
  
  这让没有身份背景,又无贤良淑德的女子当皇后也就算了,居然还让一个女子共同执掌江山,这简直就是儿戏!
  
  自古女子就该养于闺中,嫁了人也该掌管院中事,而不是跟一个男人争天下,这简直岂有此理!
  
  负责打理朝政的忠义王也惊了,震了,只觉这玩笑开大了!
  
  因为皇上和季……额……不,是皇后他们都要从仙石关过,所以忠义王连忙让人飞鸽传书给窦湛,还有一同随行的窦冥,势必要确定这事情的真假。
  
  毕竟一个在军事方面如此有能的帅才,怎么可能是一个女子?!
  
  可这一切怀疑和不敢置信都在接到窦湛和窦冥的回信确认后,化为了满心的震惊。
  
  因为两人都说季月确实女子,而且皇上对其极其宠爱,让他前往不要参与大臣们劝阻的行列。
  
  这事情,窦湛会劝说忠义王自然是为了季君月,可窦冥会劝说忠义王,却是因为感觉到秦澜雪太过危险,并非是朝臣能够掌控的,窦家既然已经投靠了皇上,想要自保,就必须摆正臣子的身份,不要过多干预。
  
  西南荆海关。
  
  中军大营中传来了阵阵酣畅的大笑,可那笑声听在外间一众守卫的亲兵耳里却犹如寒风刺骨,让人深深的打了个寒颤。
  
  “好!好样的!哈哈哈哈!季月当真是好样的!”
  
  皇甫苍看着手里的信报笑的那叫一个阴森杀伐,让旁边候着的亲卫不自觉的缩了缩脖子。
  
  很明显,他们的大将军这是怒极反笑了……
  
  皇甫苍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次的九国会盟会给自己带来如此出人意料的‘惊喜’!
  
  原本小皇帝能够在这次的九国会盟中满载而归就已经让人大出所料了,可偏偏这样的意外与季月带来的震惊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季月当真好样的,明明是一个女子,居然敢学男儿从军争夺帅印!明明是女子,居然比男儿还要惊才绝艳!
  
  这也让皇甫苍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世间还有一个如此与众不同的女子……
  
  怒极反笑后,皇甫苍脸上的神色缓缓收了起来,似是覆上了一望无际的潮浪,危险至极,鬓若刀裁,此刻透出了如苍鹰般的狂狷犀利。
  
  那双透着夜般的色泽的眼睛,犹如深夜风平浪静却暗藏危险的大海,叫人看了心惊胆战,明明是修长伟岸的身躯,却偏偏透出了粗犷犹如猛虎般逼人的气势和强势的压迫感。
  
  “这样的女子配给一个自身难保的小皇帝当真可惜了……”
  
  旁边的亲卫听到自家大将军的呢喃,心口狠狠的颤了颤,哪怕自家将军那眼神就犹如看到猎物一般深沉如炬,却根本不敢胡思乱想。
  
  只知道怕是要出大事了……
  
  大军抵达仙石关后,帝驾在此呆了一个晚上就离开了,这一晚,窦湛虽知季月已经被皇上册立为了皇后,还是忍不住来到了她的营帐。
  
  季君月仿似知道他会来似的,门口的亲卫并没有拦窦湛,直接让他进了营帐。
  
  窦湛见此,压下满心的复杂,一进营帐就看到季月已经泡好茶等着他了。
  
  “你知道我要来?”窦湛尽管神色平静,可眼底的情绪也不平静,还是划过了一丝波澜。
  
  季君月看着窦湛一笑:“我女扮男装这么大的事,既然认我做弟弟,做大哥的岂能不来询问。”
  
  这声大哥听得窦湛突然心口一抽,好似被什么扎了一下。
  
  窦湛凝眉,忽略了心头那一闪而逝的刺痛,将坐在矮几旁的季月上下打量了一遍,饶是听了谣言,也在小叔那里确定过,他还是无法相信季月是个女子。
  
  况且眼前的季月仍旧穿着一身男装,头发全部束于脑后用绸缎裹成一团,看起来完全就是个肆意乖邪的贵公子。
  
  “你……当真是女子?”
  
  窦湛看着眼前笑容邪肆悠然的少年,喃喃低语。
  
  季君月轻笑:“当着九国的面承认的还能有假?现在整个九幽大陆都传遍了,就你还不能接受。”
  
  打趣的声音让窦湛回过了神,大步走到了季君月对面掀袍坐了下来,端起桌上倒好的茶一口饮尽,这才再次看向对面的人。
  
  “为何?明明是女子却来从军,你当真是为了为季家报仇?还是为了皇上?”
  
  窦湛本来就是心思缜密的聪明人,若说季月真是男子他自然不会怀疑她的目的,可偏偏季月是个女子,女子就算要为季家报仇,也断不可能选择从军这样的方式,大多只可能入宫为妃,或者找有能力为其报仇的人,比如……他和皇甫苍。
  
  虽说季月不是寻常女子,有着旁人难以比拟的心智谋略,可他就是觉得季月从军还有别的目的,而这目的是他不愿去深思的。
  
  季君月看着窦湛凝眉沉思带着点复杂的面色,倒也没有隐瞒,坦荡道:“都有。”
  
  窦湛看着季月的安然的笑脸,突然想到不久前他和她就是这样对坐而谈,谈的还是她和皇上的相识。
  
  她说与皇上早在十年前就见过,在两年前再次相遇,那也就是说很可能两年前两人就互生了情愫,从而有了现在这一切的算计,她为皇上从军西北,夺得帅印,皇上慢慢收回朝政后与她里应外合收回兵权,共掌江山。
  
  可是……这世间龙塌岂容他人酣睡,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帝王,尤其是像皇上这样隐忍多年,从小就在阴谋与困苦中摸爬打滚的人,怎么可能会对一个人一心一意?又岂会和他人分享好不如意得到的权势?
  
  季月满身才华,让他不得不怀疑其实这小皇帝不过是利用季月的才能来收服皇权,等将来真正掌控了江山,那是不是就要卸磨杀驴?……
  
  “你……”窦湛犹豫的看着季月,他不知道该如何劝解,毕竟现在事已如此,况且季月既然能为了皇上做到这一步,定然是爱皇上的,他若说了什么,季月或许非但不会相信,反而会对他反感厌恶。
  
  筹措了半响,窦湛话语一转,试探的问道:“你爱皇上吗?”
  
  季君月眼底划过一缕流光,窦湛隐而不发的话是什么,仔细想一想她就能猜到些许,确实,自古一山不容二虎,帝王无情,可这些忌讳的东西对于她和秦澜雪来说却是可以忽略的。
  
  先不说秦澜雪异于常人的思维和心性,就说秦澜雪可是对她和自己都用了同命蛊的,这东西就是个灵魂印记,生生世世都管用,她若是死了,秦澜雪必定活不了,她若是伤了,秦澜雪也不能完好无缺。
  
  更何况,对于世人来说这江山就是权势,就是所有,可对她季君月来说,这不过是广阔宇宙中的凤毛麟角而已。
  
  若是她想,别说秦国的江山,整个九幽大陆她都能随手拈来,如此,别人担忧忌讳的东西,与她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何况她和阿雪的世界并不在这九幽大陆……
  
  季君月缓缓笑了,那笑容带着几分张扬的艳丽和绝滟:“爱,我知道你担忧什么,不过,这世间谁都有可能背叛我,可唯独阿雪不会,若是我出了事,阿雪必定不会独活。”
  
  此话不可谓不重,窦湛听言顿时身躯一震,整个人怔愣的看着季君月,耳边回荡着那一句‘若是我出了事,阿雪必定不会独活’,究竟要怎样的情怎能让季月如此有把握,又如此自信的说出这么一句令人惊心的话来。
  
  窦湛想质疑,想劝说,更想笑季月傻,可是当触及她那张傲然的仿似能将整个天地踩踏脚下的自信和霸气,他却什么也说不出口了,甚至除了无奈,连一丝一毫的质疑都生不出来。
  
  因为那种自信和霸气并非狂妄孤高,而是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运筹帷幄。
  
  那不是因为相信秦澜雪而产生的自信,而是因为自身有足够的本事杜绝他所担忧的事情发生,让秦澜雪为她殉情而产生的自信……
  
  最后窦湛不知道自己怎么从营帐中离开的,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觉得心口似是融入了无尽的苦涩。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