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 第三百零三章:接风洗尘,念头

第三百零三章:接风洗尘,念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额头相抵微微喘息的两人,气息缠绕带着迷离的绯艳,两人的唇晶莹透亮,饱满艳丽,就仿似一株被摘下的玫瑰和紫色曼陀罗,透着不知名的蛊惑。
  
      季君月的视线从秦澜雪的脸上交错而过,落在了那被毒物群淹没鼓起的一处小山包,眼底没有丝毫惊惧和悚然,亦没有死了的同情和不忍,只有一片情潮退后的平静和沉思。
  
      阿雪的功力大增后,召唤世间生灵的本事越来越炉火纯青让人心悸了。
  
      这些毒物并非他随身带着的,而且都不是蛊虫,而是这燕国皇城中本就存在的毒物,被他召集来到这宫殿,吞噬了姬凤鸾的躯体。
  
      当毒物退散消失,大殿入口只剩下一具纤细的白骨,在夕阳斜射下散发着诡谲的森白。
  
      秦澜雪牵起季君月的手走出大殿,只留给小灵子两个字。
  
      “收了。”
  
      小灵子是知道娆央宫的事情的,所以自然知道自家陛下要收集白骨宫殿的基石,什么也没说,也没有犹豫和害怕的就挥挥手,找来几个太监小心的收起了那些白骨,将大殿打扫的干干净净。
  
      从众人神色自若的举动就可以看出,这些宫人已经习以为常如此惊悚可怖的事情。
  
      毕竟跟着来的都是在长兴宫伺候的,早就被吓了一年了,没能坚持住的也都死了,既然坚持过来了,自然就不害怕了,只要这死的不是自己就好。
  
      等在苍芎殿外侍女们久等自家公主没出来,眼见晚宴的时辰快到了,这才焦急的去询问,这一问得知公主早已离开,顿时被吓坏了。
  
      一个个连忙跑回宫殿去找姬凤鸾的下落,可是得到的结果却是公主根本没有回去。
  
      最后宫人们无可奈何,只能将事情禀报给了姬亦夏身边的大总管,姬亦夏得知姬凤鸾竟然敢跑去苍穹殿,也不管她失踪与否,顿时露出一抹青莲般的笑意,缓缓吐出几个字眼。
  
      “全部拉出去砍了。”
  
      那几个跑来禀报的宫女顿时被几个铁血无情的侍卫拖了出去,跟在姬亦夏身边的总管眼观鼻鼻观心的沉默着,脸上根本没有丝毫意外的情绪。
  
      姬凤鸾胆敢背着主子去见秦国的皇帝就已经触犯了主子的威严,如今人消失了,这罪责自然是要由姬凤鸾宫里的奴才承担的。
  
      “陛下,需要奴才派人去寻找七公主吗?”
  
      姬亦夏犹如玉石雕刻的兰花一般俊美的脸晕染着点点血色的星碎,轻笑:“不必了,只怕早就被他弄死了。”
  
      说完,姬亦夏唇边嗜着一抹不知名的笑意大步离开,朝着举行宫宴的梨榕殿而去。
  
      总管若有所思的低敛了眼眸跟上,那个他,应该是秦皇吧?……
  
      梨榕殿此时人声鼎沸,一盏盏琉璃灯将整个大殿外匡阔的场地照的富丽堂皇,一个个矮几从梨榕殿大门口一路向下延伸排开,排成无数排。
  
      各国大臣或站或坐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一排排彩衣飘飘的宫女在人群中来回穿梭,在排排矮几上放上新鲜的瓜果和凉菜。
  
      梨榕殿殿门摆放的八张龙椅上已经坐了六位帝王,唯独中间的三把椅子是空着的,这位置是属于谁的已经不言而喻。
  
      六位帝王各自跟自己左右手的帝王交谈着,唯独右侧一张龙椅上的帝王懒洋洋的斜靠在椅子上,一只脚弯曲踩在龙椅的扶手上,另一只脚脚裸搭在那只脚的膝盖上,翘着一个二郎腿,看起来好生悠闲又毫无礼仪规矩。
  
      整个身躯软弱无骨般斜靠在另一端的扶手和椅背之间,一身血红的华袍松松垮垮的在他身上挂着,露出了那异常白皙的美丽脖颈和蝴蝶骨,以及微微起伏的胸膛。
  
      不知道是因为光线的原因还是怎么,他裸露在外的肌肤看久了竟然给人一种白中透着青色的诡异感。
  
      半磕的眸勾出细长妩媚的线条,长长浓密的睫毛似是附上了一层邪性的水汽,两鬓的发丝绕到脑后用一根同样血红的红绸参杂着发丝,一同编成了一个长长的辫子搭在胸前,其余披散的发丝散漫而下,在那血红的华袍上勾勒出几分妩媚之气。
  
      不用看那张脸,只看这一身打扮和那冷寒邪性的气息,就给人一种妩媚惑人中透着极其无情残忍的危险感。
  
      可若是加上那一张介乎于男性和女性之间线头柔软又透着三分精美的脸,就给人一种雌雄莫辩的感觉。
  
      并非说这人有多好看,其实论起这人的姿色虽然也是少见的美男,可是与燕国、楚国和秦国的三位帝王就不是一个层次了。
  
      可偏偏他那软弱无骨懒洋洋又透着几分妩媚之气的身姿与容貌,反而让他那张俊美的脸更添了几分独特复杂的韵味,不自觉的就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旁边交谈的几个帝王就时不时的探究又好奇的打量着他,总觉的这少年气息太过复杂危险,终于忍不住的开口试探了。
  
      “齐皇是否昨夜未休息好?”南宋国的皇帝南丰鹤出声询问,眼底透着不知名的暗光。
  
      还不等少年回答,长卫国的皇帝卫琦就笑呵呵的开了口:“燕皇陛下给我们都准备了不少美人,想必齐皇昨夜是醉卧女儿香,操劳过度了吧。”
  
      西梁国的皇帝梁御林似是想到了什么,眼底一抹艳色一闪而逝,赞同的点了点头。
  
      “确实,这燕国女子柔情似水,就连朕都有些把持不住,何况是血气方刚的齐皇。”
  
      旁边还坐着两人,只是看着几人一句接一句的说,并没有出声多言,那斜靠在龙椅上的红衣少年终于慢慢掀开了眼皮子,看向了说话的三人。
  
      只是随意的扫了一眼,却给三人一种被恶鬼盯上的毛骨悚然感,因为那淡淡的一眼太过森冷无情,就仿似看待死人一般。
  
      不过还不等三人多加体味,就见少年勾唇缓缓一笑,那细长妩媚的眼眸卷着一抹邪恶。
  
      “确实是操劳过度了,所以三位国主还是注意些,别大会还没开始就醉死在温柔乡里,到时候可就便宜了别人。”
  
      三人听言脸色顿时一僵,眼底刷的一下腾起一抹火光,任谁都能听出这齐千樱话语里的嘲讽,根本就是讽刺他们一把老骨头还沉迷女色!
  
      “齐皇可真是‘好心好意’,放心,我们自然会注意,只是齐皇自己也要保重,毕竟齐皇还年轻,可别因为沉迷女子就英年早逝,那可就丢了齐湘国的面了。”
  
      梁御林有些恼怒的瞪着齐千樱,似乎恨不能喊人来将其拉出去砍了,可毕竟对方也是一国之主,可不是他说杀就杀的,也只能忍着。
  
      齐千樱冷冷一笑,懒得与这些没脑子的人多费口舌,转眸看向了最让自己感兴趣的两人。
  
      一个是虞国的皇帝虞阳行,一个便是晋国的皇帝晋星夜。
  
      “晋皇似乎脸色不太好,莫不是水土不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