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 第两百三十九章:一鸣惊人,秒杀

第两百三十九章:一鸣惊人,秒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一群延绵看不到尽头的人影一路去到沙场时,沙场上十几万新兵全都愣住了,一个个看着那些一涌而至的人只觉得有什么好戏要上演了。【无弹窗小说网www.baoliny.com】
  
      在沙场上训练新兵的那些都尉和军侯纷纷走了过来,韦袁便让人将所有需要的武器和场地都准备好。
  
      慢慢的人群中都传开了,当众人听说那个最为传奇的黑马季月要和西北老将刘素礼比试的时候,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也都彻底激动了。
  
      除了跟着季君月一路行来的那六万多新兵心中是愤慨的,其余那些各地来的十几万新兵全都是激动期待的,也有部分人是等着看好戏的。
  
      毕竟同是新兵,季月竟然能够成为一个四品将军,这与大部分没有见过季月不了解季月的人来说,无疑是被嫉妒的存在。
  
      所有人心中都会觉得不甘,都会想他季月凭什么,现在正好,连西北老将都见不惯季月了,他们也好看看季月是不是真有那个本事,若是没本事,也乘此机会让他从高处跌下来,好让他知道爬的太快太高,是会摔死人的!
  
      很快,比赛的场地就准备好了,经过商议,两方比试分为三类,武比、骑射、作战指挥。
  
      先比骑射,再比武力,最后是指挥作战,这是经过韦袁和沈辕两人商议后作出的大家都同意的公平比试。
  
      对此季君月是无所谓,刘素礼则觉得一个将领这三样是必须拿得出手的,自然也无比赞同。
  
      当马牵来,韦袁看向季君月友好的问了一句:“季将军要去好好挑一匹马吗?”
  
      “不用了,我骑它就好。”季君月看了一眼凤夜牵着的马,那是她一路上赶路时从沙石光骑来的战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韦袁等人听言,看了一眼那战马,发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一普通的战马而已。
  
      季君月也没再和几人啰嗦打嘴皮子战,利落的翻身上马,那动作干净利落帅气逼人,看得不少人微微愣了愣。
  
      当看这动作确实赏心悦目,就是不知道是否是中看不中用!
  
      不少人在心中充满酸意的嘀咕道。
  
      “开始吧。”季君月坐在马背上俯视着刘素礼道。
  
      刘素礼也没再多少,一副干劲十足的模样,走到亲卫牵着的战马边,同样利落的翻身上马,只是没对比就没有伤害,那明明看起来很是利落的动作,有了季月这个前车之鉴后,众人就觉得还是季月做起来更为赏心悦目,那气质,那气势,那份洒脱,根本就是鲜明的对比……
  
      跟在后面的夜砚等亲卫和一众从西南跟来的新兵们根本就不担心季月会赢不了,甚至一个个不屑又鄙夷的看着四周等着看季月出丑的人。
  
      跟季将军比骑射?
  
      这根本就是自取其辱嘛!
  
      对于这一点,在场的人没有人没听说过季月的骑术好,只是没有人真把它当回事,只觉得或许季月是骑术好,但并非好到传言中那般神诡的地步。
  
      说到底,这些人还是因为季月的长相和年纪先入为主,从而忽略了一些东西,甚至觉得那些不过是夸大其词而已。
  
      “好,沙场中间放置的都是活靶,那些靶子会随时移动,你们二人绕沙场跑三圈,谁最先返回开始的地方,并且射中的靶心最多,谁就胜出。”
  
      韦袁开口说了规则,一群将领都站在点将台的位置前,也就是说,这点将台的位置就是开始和结束的地方。
  
      季君月和刘素礼点了点头,两人各自高坐在战马上,调整了位置立于同一水平线上。
  
      秦澜雪和凤夜等亲卫退到点将台的一旁看着,这根本就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比试,他根本不用为阿君担心。
  
      凤夜同样神色平静,他知道季君月其实并不用参与这样无聊的比试,但她却参与,这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杀鸡儆猴敲山震虎,树立威望。
  
      夜砚等人虽然还有点紧张,但是这紧张中更多的是期待最后比赛结果出来后众人目瞪口呆的样子,以及季月在西北打响的第一战。
  
      几人在此时已经可以预见当比赛结束,季月这两个字将会给西北这群新军老兵带来怎样的震动!
  
      二十多万新兵全都四散在沙场四周,一个个伸头探脑的等待着,一双双眼片刻不移的盯着点将台那方坐在高头大马上的两人。
  
      韦袁见两人都准备好了,这才对旁边准备击鼓的亲兵点了点头。
  
      那亲兵见此,立即敲响了战鼓,鼓声一响,季君月和刘素礼两人坐下的战马就仿似脱缰的也马般第一时间冲了出去。
  
      那快速驰骋而出的速度犹如一阵旋风,迅速卷起一阵黄沙沸腾,然而此时此刻却没有人觉得那漫天的黄沙呛人,更多的是睁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那驰骋的两匹马。
  
      两匹马,一匹红色,一匹黑色,刘素礼坐下为枣红色战马,季君月坐下则是一匹黑色的战马,一开始驰骋而出时,两匹马不分前后一致齐平,充满了较量的火药味。
  
      直到跑了数十米,两人开始抽出箭羽,开始月满弓玄时,那两匹不前不后始终保持一致速度的马才慢慢出现了差距。
  
      这一刻,在场众人的神色都出现了变化,一个个看着那渐渐拉开的距离,眼底均都腾起了一股惊异和紧张。
  
      只见红马和黑马随着季月和刘素礼拿出箭羽,月满弓玄的举动,红马驰骋的速度就与一开始飞一般的速度有了一个缓冲,虽然没有彻底慢下来,可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在刘素礼拉动弯弓的时候,那红马的速度就没有一开始那般快了。
  
      这实属正常,哪怕再厉害的那个人在拉动弓箭的时候,那马速也一定会比寻常驰骋时的速度要慢上几分。
  
      可是这样的正常,在与那黑马对比后,就硬是被扭转成了不正常……
  
      因为那匹黑马的速度从头到尾都是一致的,它一开始驰骋而出的时候有多快,现在哪怕是季月月满弓玄,它的速度仍旧是多快,没有丝毫的减慢,不但没有减慢,似乎还有隐隐加快的趋势……
  
      或许这是因为黑马和红马之间已经拉出了数米的距离,所以才会给众人的视线带来一种假象,但这到底是不是假象,只有真正骑射厉害的人才能看出这其中的真假。
  
      沙场上二十几万人,也就个别将领看出来这里面的名堂,韦袁等人的神色也因为此时有了不同的变化。
  
      原本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态,也没怎么担心过结局,可是此刻,就在季月和刘素礼拉动弓玄的时候,他们已然隐隐看到了某种苗头。
  
      这季月的骑术竟然如此了得,不但没有减慢速度反而更加快了,难道他丝毫不担心因为那快速的移动而影响了弓箭射出的角度吗?……
  
      不自觉的,所有老将的神色都严肃了下来,或许一些人还在抱有侥幸的态度,在嗤笑季月的自傲,可是韦袁和贺元还有谭庆修三人却有种不妙的感觉。
  
      这或许并非是自大狂妄……
  
      而跟随季君月从西南地区来的那群新兵则全都兴奋了,一个个已经忍不住大吼出声了。
  
      “好!季将军快来个一箭三雕给他们这群土包子看看!”
  
      “我季将军就是如此威武,不但不减速还加速,好!季将军,直接秒杀他!”
  
      “秒杀他!秒杀他!秒杀他!”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口,西南地区来的六万多新兵都有了统一的节奏,一个个极为默契的大喊出声。
  
      “秒杀他!秒杀他!秒杀他!……”
  
      ……
  
      那一声声整齐有力又兴奋的大喊狂吼瞬间划破天际震慑世人,四周看戏的十几万人全都因为这整齐震撼的场景震愣了。
  
      要知道其余地区来的新兵并没有经历过太大的波折,几乎算是一路平平稳稳过来西北的,所有根本就没有机会见识这样几万人齐心协力默契无度的壮观之景。
  
      别说那些新兵被西南地区来的六万多新兵整齐默契的大吼惊呆了,就是在场的西北老兵也都怔愣了。
  
      韦袁等人也颇为意外的愣了愣,他们只听说一路走来季月怎样的出色,却不知季月在这群新兵队伍里竟然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要知道这样的凝聚力影响力往往只有通过数年的摸滚打爬当上统帅的人才能用的,就算是一般的将领也不可能做到这样全方面的凝聚力,势必也会有一些不同己见的人。
  
      可现在仔细看看,那六万多新兵每一一个是跟着附和的,而是真的在激动在兴奋在全心的相信着季月这个人!
  
      这实在太可怕了……
  
      而就在众人震惊于这份凝聚力震撼力的时候,季君月和刘素礼的弓箭射出了。
  
      嗖嗖!……
  
      两道划破天际的声音被淹没在了西南地区来的新兵兴奋的吼叫声中。
  
      一部分看到弓箭射出的人则纷纷回神,全都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瞪大眼睛随着那两支箭羽的速度移动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