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 第两百一十二章:太闲找事,封将

第两百一十二章:太闲找事,封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一会儿,外殿传来了一道脚步声,一个长得和秦澜雪一模一样的人低垂着头恭恭敬敬的站在了内殿的入口,跪倒在地道。
  
      “皇上,今日早朝上连关和武阳关捷报,窦湛和皇甫苍上奏折让朝堂论功行赏,此次新招的西北新兵里有一个叫季月的少年,他……”
  
      小灵子一一将朝堂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季月如何策反退敌,以及朝廷对一众有功的新兵的封赏。
  
      待小灵子将朝堂的事情汇报完,软塌上闭着眼睛的秦澜雪也缓缓睁开了眼。
  
      当那双极为澄澈美丽的丹凤眼显露出来时,刹那让那张美得似仙似妖的清绝脸庞变成了另外一番美景。
  
      不再是如仙似妖清绝妖冶的美,而是一种介乎于最为澄澈的纯白以及最为黑暗潮湿的黑之间的美。
  
      这种美太过复杂,第一眼会觉得那每一处极致完美的线条勾勒出的清绝容颜,美得勾魂夺魄犹如仙人,可第二眼就会发现那每一处线条都透出一股子致命的诱惑,让人不小心就入了魔。
  
      尤其是那双极为澄澈美艳的丹凤眸,明明是那般比明镜还要澄澈的纯白,却因为太过澄澈轻易就能倒映世间所有潜藏的黑暗与罪恶,而显得恐怖惊悚。
  
      秦澜雪将视线落在入口跪在地上低垂着头极为恭敬的小灵子身上,那轻飘飘的视线哪怕小灵子低垂着头,可是身上一瞬间的阴冷寒意还是让他清楚的感知到了秦澜雪的视线。
  
      哪怕已经跟在秦澜雪身边半年,小灵子仍旧无法在这样随意的一个眼神下保持镇定,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四肢慢慢寒凉,就仿似身体的血液在一点一点的流失一般。
  
      “从五品?”
  
      如远山穿透的迷音冰凉无情的落入小灵子的耳,让他短暂停顿的脑袋瞬间快速运转,第一时间就听懂了秦澜雪话中的意思。
  
      连忙道:“回皇上,是。”
  
      “太低。”秦澜雪似乎有些不满,眉梢微微动了动,看着小灵子的眼神也多了一分阴凉。
  
      小灵子的身躯在那视线下越来越凉,越来越僵硬,却低垂着头恭敬的说:“皇上,以刚从军的新兵身份来说,中郎将已经是最高封赏了。”
  
      小灵子这么一说,倒是让秦澜雪慢慢收回了视线,虽然低了点,不过用不了多久,阿君会将它变得更高的。
  
      就在两人说话间,外面快步走来一个小太监,跪倒在内殿入口急声道:“皇上,太后往长兴宫来了。”
  
      秦澜雪听言,看都未看那禀报的小太监,抬眸看向梁上舒舒服服躺着的小樱子:“去处理。”
  
      齐千樱翻身跳了下来,细长妩媚的眼冷寒邪性中划过一抹玩味,王氏这个时候跑来长兴宫,该不是打了什么主意吧?
  
      不过在秦澜雪面前齐千樱却不敢放肆,哪怕他现在已经是齐湘国的皇帝,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是,主子。”
  
      随后便拿出易容的面皮快速的贴上,整理好后在太监的服侍下穿上了帝王的衣服,小灵子也在这当中快速的整理了自己,将面上易容的面皮拿去,换上了太监总管的服饰。
  
      在门口宫人通报响起时,跟随在齐千樱身后走了出去。
  
      “太后驾到!”
  
      躺在软塌上一动不动的秦澜雪,在听到宫人的通报时,澄澈的眼眸深处藏匿的一点幽蓝几不可见的闪烁了一下,那般阴寒妖异……
  
      齐千樱顶着秦澜雪的脸,在王太后被一众宫人簇拥而入时,颤颤栗栗带着几分惧怕的瞬间就朝着地上跪了下去。
  
      只是或许因为太过胆小害怕,身躯一歪就跌倒在了小灵子的身上,整个人就那么狼狈的坐在了地上。
  
      他可不到算真的跪这老妖婆。
  
      王太后走进大殿,一眼就看到跌倒在地极为狼狈的‘秦澜雪’,眉头顿时嫌弃的蹙在了一起,出声呵斥道。
  
      “怎么回事,胆子小也就算了,现在是连路也跟着走不好了?!”
  
      随着王太后的一声呵斥,所有宫人更是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
  
      ‘秦澜雪’吓得顿时缩成了一团,躲在了小灵子的身后,眸光闪烁着点点泪花怯弱的看着前方一身暗红凤袍高贵艳丽的女人。
  
      王太后见‘秦澜雪’那副胆小懦弱的样子,面上越发阴沉不喜,也懒得再说什么,在温嬷嬷的搀扶下走了过去。
  
      跟在身后的宫女连忙让人找来椅子放下,王太后走过去坐下后,才将视线再次落在了‘秦澜雪’的身上。
  
      “过来,躲那么远难道哀家还能吃了你不成?!”
  
      带着三分厌恶七分火气的声音让‘秦澜雪’的身躯更加颤抖的犹如筛子,苍白着一张清绝精致的脸,站起身颤颤栗栗的挪着步子走了过去。
  
      不过并没有靠近,在距离王太后三步之遥的地方停住,低垂着头瑟瑟发抖,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惶恐害怕,弱的让人觉得一只手就能捏死。
  
      王玉璃脸上的神色越发难看了几分,不过也没再多计较,反正这孩子这么多年都是这幅样子,虽然让人看着厌恶不已,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最让人觉得放心。
  
      王玉璃看了身边的温嬷嬷一眼,示意她将搜罗的画像给‘秦澜雪’,才慢慢说道。
  
      “哀家让人搜罗了一些品行优良长相端庄的女子,这些画像你先抽个时间看看,过些天哀家会在宫里举办赏花宴,会让这些画里的女子都一起来宫里坐坐。”
  
      “到时候你去挑一挑,若是有喜欢的,哀家就将她册封为皇后,你已经成年多月,之前哀家不在宫里,所以没有为你操办,现在也是时候为你选个温良淑德的妻子了。”
  
      一旁的小灵子连忙让人接过那一卷卷画像,又恭敬的立在了一旁,齐千樱低垂的眼底划过一抹冷邪的笑意。
  
      为秦澜雪选妻?这是嫌命太长了吧……
  
      先不说秦澜雪满心满眼都只能看到一个人,就算没有那个女人在,也没有哪个女人能有季君月那本事压制秦澜雪。
  
      当真成了秦澜雪的枕边人,估计这一睡就再也没有醒来的可能,不仅没了性命,还尸骨无存。
  
      王玉璃看着面前低垂着头懦弱无比的少年,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最后直接蹙着眉厌弃的站起身一甩凤袍,头也不回的走了。
  
      果然对于这么懦弱的人,她还是喜欢眼不见为净。
  
      在多余的人全部离开后,长兴宫的大门再次关上。
  
      齐千樱和小灵子走进内殿,齐千樱看了一眼塌上闭着眼睛的秦澜雪,从宫人手上拿过一卷卷画卷打开查看了一番后,唇边露出了一抹冷寒邪性的笑容。
  
      “全都是四品以下官员家的嫡女,而且都跟三党势力没有任何瓜葛,王太后这是怕主子娶了有势力的妻子,助长了羽翼呀~”
  
      小灵子站在一边将刚才温嬷嬷悄悄将王氏的意思告诉他的话说了出来:“皇上,王太后的意思是让小的想办法让皇上注意到太常寺少卿的女儿和翰林院侍读学士之女。”
  
      齐千樱挑眉:“这两个人似乎都是清王一派的人。”
  
      秦澜雪睁开眼,那片澄澈中瞬间划过的阴森黑暗之气让齐千樱和小灵子呼吸一窒,随后便听到那令人迷醉又极其阴凉的迷音入耳。
  
      “太闲,杀了那孽种。”
  
      随着秦澜雪的话音落下,一阵阴风吹过,似乎有什么从这大殿无踪无影的消失不见。
  
      小灵子看不到,只觉的那一瞬无比的冷,冷的刺骨。
  
      齐千樱多少看到了一抹一闪而逝的黑影,也知道那是鬼骨魔兵,当初他返回齐湘国时秦澜雪就给了他十个鬼骨魔兵作为助力,其中的杀伤力有多恐怖,他已经领教过。
  
      鬼骨魔兵出,那个半岁多的小儿就算被保护的再好,也是死路一条。
  
      不作死就不会死,好端端的不回家陪自己的亲儿子,跑来这里招惹秦澜雪,这王玉璃也真是嫌日子太好过了……
  
      随后,秦澜雪又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暗紫色的唇掀起,吐出两个字:“烧了。”
  
      本来是想留着那孽种让三方慢慢斗的,不过既然她太闲,就去处理自己儿子的丧事吧!
  
      小灵子立马让人将画卷带出去小心处理了,他就知道,上次突然出现在长兴宫的女子才是这秦宫的女主人,王太后竟然想送其他女子过来,根本就是自寻死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