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 第一百四十七章:护她周全,回答

第一百四十七章:护她周全,回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栗舞的能忍倒是有些出乎了苏木君的意料,从头到尾三十大板血肉模糊,她竟然咬着牙一声也未嚷嚷,就这么闷不出声的生生受了,直到三十大板打完才晕了过去。
  
      楚文瑾见此直接大步走了过去将下身衣裙染红的苏栗舞抱起,面无表情的对着苏木君道了一句。
  
      “既然淳瑜没事,我们就不打扰了。”随后抱着苏栗舞大步离开。
  
      苏木君幽幽的看着楚文瑾的背影,唇角嗜起一抹阴邪的笑意,两个都是能忍的,配在一起真是太合适不过了。
  
      唇角轻启,邪肆的吐出一句话:“阿旭,替我写个折子让人送进宫里,晋安候府小姐苏栗舞目无尊卑,见到本郡主不行礼,藐视皇权,看在是亲人的份上本郡主只赏了她三十大板,还请皇上别怪罪本郡主没有要了她的命才好。”
  
      她虽然不顾后果的出手就打了苏栗舞三十大板,却并非表面这般冲动,其实若是平时打了也就打了,就算是杀了也没所谓。
  
      偏偏现在她的计划还在继续,想要让上一世的种种换人重演,就不能与楚皇的关系闹僵,所以该给的理由还是要给,否则她要么接受惩罚,要么直接动手,两者思来,自然还是给个理由最为合适。
  
      苏木旭听言,缓缓的笑了,笑容宁和安详又带着三分宠溺,如星辰般明亮的猫眼倒映着苏木君的身影,也缱卷着一抹柔柔暖暖的光泽。
  
      他的阿姐就是如此让人惊艳又欢喜,明明如此嚣张猖獗的打了人,看似狂妄不计后果,实则早已编排好了理由,聪明的让人叹服,如此的惊才绝艳。
  
      苏栗舞为了博得楚文瑾的怜惜也算是够拼的,被打的屁股开花也紧咬牙关一声不吭,若是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就破口大骂了。
  
      还真别说,若不是苏栗舞心眼太小容易被嫉妒阻隔了视野,将来也是一个能够母仪天下的,苏木君没所谓的摇了摇头,若是让她选择,她还真希望苏栗舞成为后者,因为这样的苏栗舞才真正有资格成为她的对手。
  
      可惜了,这场仇恨的报复对象没有太多让她热血沸腾的本事。
  
      楚文瑾抱着苏栗舞出了将军府就赶去了晋安候府,马车在街道上快速奔走,楚文瑾蹙着眉看了一眼身边昏迷不醒的苏栗舞,怜惜有之,也为她的坚韧而动容,可是这些都比不上他心中涌起的繁杂思绪。
  
      今日他带着苏栗舞来明明是为了彻底确定心中的疑虑,他一直怀疑苏木君是装病,直到今日听闻五方神秘势力寻人,皇上亲自让人去各州下达了通缉令,看到那张画像,连他都有些惊了。
  
      这个被整个九幽大陆通缉的人不就是当初假扮半月公子的神秘少年嘛,想到那少年与苏木君的相似,想到少年神秘消失了几个月,所以他才迫切的想要来将军府确定什么。
  
      尽管他从未怀疑过君月和苏木君会是同一个人,但莫名的,他就是有一种两人会有所关联的错觉。
  
      只是没想到,苏木君断断续续的病了半个月,竟然突然好了不说,他还没能试探出什么来就被她给果断快速的打了脸。
  
      想到这里,楚文瑾的脸色阴沉的覆上了一层森冷的杀意,周身沉静的气息也席卷起狂风暴雨,哪里还有刚才一丝一毫的隐忍。
  
      现在楚文瑾明显感觉到这个苏木君越来越不受控制了,甚至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这样的危险不能再继续放任!
  
      ……
  
      苏木旭在苏木君交代后就动作快速的代笔替她写了折子,命管拿着郡主的腰牌以最快的速度将折子送入皇宫。
  
      因此,当楚文瑾带着苏栗舞回到晋安候府,当大夫为苏栗舞诊治之后苏苓飞和晋安候苏胜辉勃然大怒,和楚文瑾对视了一眼,眼底算计的光芒陡然升起。
  
      苏胜辉和苏苓飞立即动身赶往皇宫,想借此机会告苏世明教女无方,最好能动摇他手里的兵权。
  
      可没想到当两人进宫见了楚皇,一阵潸然泪下的诉苦后,坐在案桌前批阅奏折的楚焱烈只是缓慢的抬头淡淡的看了两人一眼,将淳瑜郡主的折子丢给了两人。
  
      “这件事情朕已经知道了,淳瑜已经上表了奏折,貌似皇权的罪名,就算是亲人也不能幸免,爱卿们应该庆幸淳瑜那丫头还顾念亲情,否则就算是杀了苏栗舞,也是出师有名。”
  
      苏胜辉和苏苓飞拿起地上的折子快速的扫了一眼,耳边听着皇上不咸不淡的话语,顿时僵硬了脸色。
  
      虽然不确定到底有没有这回事,但话已如此,两人也知道这一次他们晚了一步,若是在纠缠下去不仅讨不到好还有可能惹上一身骚,于是两人表情讪讪的自责了一番就夹着尾巴离开了。
  
      苏胜辉和苏苓飞两人走后,楚焱烈放下手里批阅的奏折抬起头来,苍老的眼犀利逼人,带着几分沉思的暗光,低喃道。
  
      “你说淳瑜这丫头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一旁候着的冯公公小心翼翼的看了楚焱烈一眼,见他眸光深沉的看着门口的方向,于是酝酿了一瞬轻声道。
  
      “淳瑜郡主虽然年纪小,又从小遭逢劫难,但却很聪明,老奴也无法猜透小郡主的心思……”
  
      楚焱烈淡淡的睨了冯公公一眼,佯装恼怒的冷哼一声:“你倒是会明哲保身。”
  
      冯公公堆起满脸的皱纹,嬉皮笑脸的笑了笑,看得楚焱烈颇为无语的摇了摇头就移开了视线。
  
      其实他也不过是想找人聊聊而已,并非真的期待冯公公能给出答案,毕竟淳瑜那丫头在想什么,就是他这个一国之主也难以猜透。
  
      按理说以苏世明耿直的性格,加上晋安候府这些年一直与苏世明这个二房的人保持着明面上的友好亲密,淳瑜不该对苏栗舞动手才对。
  
      若只是寻常的女儿家争风吃醋就不该有如此心计,知道为自己找到后路,将人打了还得让人白白受着。
  
      淳瑜上表的这份奏折就足以说明这丫头鬼机灵的很,这样的她怎会轻易对晋安候府的人动手,将表面的关系彻底撕裂,除非她在谋划着什么……
  
      而这份谋划,只是针对晋安候府?还是这里面也包括了小瑾?……
  
      不知为何,尽管有归龙吟的人时刻注意着淳瑜那丫头的一举一动,他还是无法安心,总有一种还是无法掌控的不安。
  
      他现在只能庆幸还有小月这个永远无法继位的孩子能够镇着那丫头,看来未免夜长梦多,他最好是尽快让两人完婚的好。
  
      “淳瑜也及笄了,若非这些时日她病着,应该是在晋安候府那丫头之前出嫁的,如今既然好了,等小瑾的婚事结束后也该给两人筹备了。”
  
      冯公公闻言,赞同的笑道:“皇上说的是。”
  
      这边,苏木君还不知道楚皇心中正打着她的主意,换上了一身简便的男装就带着苏木旭和夜美人出门了,凤夜则隐藏在暗处。
  
      为了避免被有心人怀疑,苏木君并没有再穿紫袍,而是换了一身素净的月白长袍,袍子上用银色的丝线勾勒着几只淡雅的兰花,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越发的矜贵优雅,甚至透着一股子纯洁与邪性的复杂诱惑。
  
      那张没有任何修饰的素白小脸稚嫩却精致,白嫩嫩的带着一股子晶莹剔透,一双大大的猫眼瞳孔明亮却带着幽妄的邪性光芒,给她这张原本该是明媚如暖阳的小脸带上了一层邪肆乖张潇洒邪性。
  
      一路上吸引了不少少女的注目,尽管看起来不过十四岁还未成年,但这并不足以阻止四周女子为之痴迷芳心暗许。
  
      可是却没有人敢走上前来表白心迹,因为那白衣少年一身矜贵优雅的气质太过高贵,让人只觉靠近他身边都是一种亵渎,只能这样远远的望着。
  
      对此,苏木君旁若无人的慢步在街道,偶尔还会勾着一抹邪性痞气的笑容冲着四周对她行注目礼的女子们抛个邪妄惑人的媚眼,看得苏木旭无奈的摇了摇头,也看得夜美人满脸不解有新奇。
  
      苏木君带着两人直接去了齐满楼,进入包厢后,就从苏琦沣透露给她的一条密道中潜出了城。
  
      而那些跟在苏木君后面监视的各路探子还一个个隐秘在大厅里,并不知自己紧盯的人已经悄无声息的从密道出了城。
  
      这条密道是前些天苏琦沣传信给苏木君时告诉她的,从苏木君跟苏琦沣讨要了秦国竹海的逸云山庄,苏琦沣就知道苏木君并非闺阁女子,所以为了感激她赠药彻底治好了他父亲的病,甚至还让他父亲的体魄比以前更加强壮了,才想以此抒发心中不足言语的感谢。
  
      这对于苏木君来说无疑是带给了她一条方便之路,这也是为什么她会在这个风声紧张的时候还外出的原因。
  
      而此时远在涟水的苏琦沣,在收到官府发出通缉君月的消息时,神色顿时沉重了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