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 第一百四十章:一劳永逸,击杀

第一百四十章:一劳永逸,击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群人似乎碰到了什么危险,一个个狼狈不已头发凌乱,身上隐隐还带着少许的血迹,一行十九人,正在一处树林稀疏的宽阔之地休息,苏木君三人从密林中走出来,就与几人遇了个正着,正面对上了。
  
      凤夜和龙宿的脚步下意识的一顿,见苏木君旁若无人般的继续前行着,也都收起了一瞬间的紧张,若无其事的跟在苏木君身后。
  
      坐着休息的一行人纷纷看了一眼突然冒出的三人,眼神挑剔而审视的将三人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后,带着一股子高人一等的不屑和轻视,收回视线后就再未多看三人一眼,仿似三人根本入不得他们的眼一般。
  
      “师兄,快把这丹药服下。”
  
      人群中唯一的一个黄衣女子快步跑到一个身着蓝衣的青年男子身边,递上一枚修复内伤的丹药,满脸的担忧与心疼。
  
      泸桑冲着魏小雅温和拒绝道:“小雅先给师傅用吧。”
  
      魏小雅听言这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似乎也受了内伤,调皮的冲着泸桑吐了吐舌头,不由分说的就将手里的药塞入泸桑的怀里。
  
      “我这里还有呢,师兄先服下,我这就给我爹送去。”
  
      魏小雅说着就起身朝着不远处一个黑袍男人跑了过去。
  
      苏木君几人走进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番场景,不露痕迹的将几人扫了一圈,目光在那黑袍男人身上停顿了一下,便目不斜视的向前走去。
  
      凤夜同样暗自观察了几人一番后就再未多看一眼,他曾见过那个中年男人与苍魑在一起,所以已经可以确定几人的身份,葬月殿的人可都不是普通人,若是他们发现身边的龙宿就是他们要找的人那可就不好了。
  
      好在龙宿虽然换了衣服将自己收拾整齐了,却没有打理那张脸,不但没有把脸上的污垢弄干净,反而更加将脸弄得脏兮兮的,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原样。
  
      这群人眼高于顶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才没有将他看出来。
  
      葬月殿的人谁也没有再理会苏木君三人,不过这其中并不包括曾经与苍魑接触过的殷文鹤。
  
      苏木君三人才出现的时候殷文鹤正闭目调息,所以并没有看到她们,等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被自家的女儿给缠住了。
  
      “父亲你好些没?快把这治愈内伤的丹药服下。”
  
      魏小雅说着就从药瓶子倒出一枚丹药直接喂入了殷文鹤的嘴里。
  
      殷文鹤眼底划过一抹笑意,抬眸朝着泸桑等人的方向看去:“你师兄伤势如何?”
  
      魏小雅听了殷文鹤的询问,脸上娇俏的笑容多了几分女儿家的娇羞和温柔:“师兄他吃了药好多了,他手臂上的伤口我也帮他……”
  
      “君公子?!”
  
      魏小雅话还未说完,就被殷文鹤略带惊讶的声音打断了。
  
      殷文鹤原本是想看看泸桑等人的伤势如何,谁知这一抬眸扫视,视线却触及到了刚好从泸桑等人身前不远处经过的苏木君。
  
      他是知道这君月公子,这可是七长老之前一直打算拉拢探寻的少年,没想到竟然在此地遇上了。
  
      殷文鹤连忙站起身朝着苏木君走了过去。
  
      苏木君听到有人喊自己就知道避不过了,面上却没有任何让人怀疑的情绪,平静的停住脚步,转身朝着走过来的殷文鹤邪肆一笑。
  
      “殷家主,好巧。”
  
      邪妄悠扬的清音平静而随意,让人根本感觉不到丝毫的敷衍,好似她真的是刚刚才发现殷文鹤的。
  
      实际上在看到一行人的时候,她就看到坐在人群中调息的殷文鹤了,虽然只是在天岭大森林入口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不过因为当时殷文鹤却跟她打过招呼,所以苏木君才知道了他的身份。
  
      凤夜面上虽然仍旧沉冷面无表情,可是身躯却在瞬间紧绷起来,已然做好了随时暴起的准备。
  
      龙宿更是僵硬着身躯侧过身去背对着殷文鹤,垂落的手紧紧捏起,整个人进入了完全警戒的状态。
  
      殷文鹤素来不苟言笑的脸瞬间荡漾起一抹笑意,沉冷的眼含笑的看着苏木君:“老夫真是好运气,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君公子,公子不如与我们一起同行如何?”
  
      “哼!真是够假的,明明早就看到了我父亲,还装模作样……”
  
      跟过来的魏小雅不屑的冷哼一声,看着苏木君的眸光充满了娇蛮的鄙夷之色,但话还未说完,就被殷文鹤冷沉的低喝打断了。
  
      “小雅!看来我平常是把你惯坏了,以至于你如此没礼貌在人前失了我葬月殿的礼仪!”
  
      “父亲!”魏小雅不满的瞪着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殷文鹤,却在他阴沉严厉的目光下闭上了嘴巴,恶狠狠的瞪着苏木君一眼,冷哼一声,转身朝着泸桑那边跑了过去。
  
      殷文鹤见此冲着苏木君抱歉的笑了笑:“实在不好意思,小女被我宠坏了,让君公子见笑了。”
  
      苏木君不介意的笑了笑:“没关系,若是计较了反而显得本公子没家教。”
  
      殷文鹤脸上的笑容顿时一僵,眼底阴冷之色一闪而逝,看着眼前少年邪妄痞气的笑容,突然有一种捏死他的冲动。
  
      就没见过这么能气人的,笑容满面的说出如此意有所指的挤兑话语,简直比直接发怒更让人恼火,因为这根本就是一种变相的侮辱,侮辱他的女儿没教养,可他偏偏还要陪着笑脸当做听不懂……
  
      否则不就是不打自招的承认了自家娃没教养吗?!……
  
      背对着人的龙宿那张稚嫩俊俏却严肃冰冷的脸狠狠的抽搐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危险的傢伙不仅实力危险莫测,就连那张嘴也能成为杀人不见血的利器!
  
      凤夜唇角几不可见的勾了勾,冷锐的眼眸闪过一抹笑意,他家主子刁钻起来既然如此的霸气威武。
  
      苏木君看着殷文鹤脸上僵硬的笑容,幽妄的眼眸邪冷而戏谑,并没有多耽误,开口道。
  
      “多谢殷家主的邀请,在下还是喜欢独来独往,不好耽误殷家主的要事,先行告辞了。”
  
      冲着殷文鹤邪肆的笑了笑,苏木君就转身离开了,凤夜和龙宿紧跟其后。
  
      殷文鹤看着苏木君转身的背影,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阴云密布透着几分冷鸷。
  
      泸桑和魏小雅走到殷文鹤身边,魏小雅愤怒的瞪着苏木君的背影:“哼!不识好歹!”
  
      这一次殷文鹤
  
      只是阴冷的看着苏木君的背影什么也没说,可就在苏木君走出四五米时,殷文鹤突然察觉到了一股若隐若现的玄力气息,眸光一眯,若有所思的在三人背影上游移了一瞬后,停留在了那个黑袍少年身上。
  
      感受着渐渐远离的玄力气息,殷文鹤脑海里霎时蹦出一个猜测,神色一变,立即冷喝出声。
  
      “站住!”
  
      苏木君三人脚步一顿,凤夜心中猛然漏了一拍,突然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龙宿面色冷沉,眼底闪过一抹狠戾的光芒。
  
      苏木君幽妄的眼眸划过一抹杀意,转身,邪笑的看着面色阴沉冷肃的殷文鹤,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他大步的走来。
  
      “怎么?殷家主这是舍不得本公子?”
  
      玩味的话语充满了邪痞的戏谑,那语调怎么听怎么惹人遐想,殷文鹤脸上覆上了一层阴霾,却没有理会苏木君,而是死死的盯着龙宿的背影,沉声道。
  
      “把身子转过来。”
  
      命令的语气严肃而冷寒,却带着一分难以压制的期待与紧张。
  
      龙宿站着不动,苏木君脸上的笑容越发邪肆了几分,眸光幽妄而危险,似笑非笑道。
  
      “殷家主这是在命令本公子的人?就算殷家主身份超然,也不要做这种逾越主人的事情为好。”
  
      殷文鹤听言,这才勉强将死盯着龙宿的目光转到了苏木君的身上,冷冷一笑,哪还有一丝之前的客气与友好。
  
      “君公子,若是本家主没看错的话,进来的时候你身边可是只跟着一人,现在突然多出一名下属,实在耐人寻味,为了不必要的误会,还请君公子让本家主问清楚的好。”
  
      “是吗?”苏木君邪冷一笑:“可惜本公子不喜欢旁人对本公子的事情指手画脚,尤其是本公子的人,除了本公子的命令外,谁的话也无需遵听。”
  
      “臭小子!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如此嚣张!”
  
      一旁的魏小雅不屑的瞪着苏木君满脸的怒意,眼神充满了嫌恶和鄙夷。
  
      苏木君幽幽一笑,还不等几人思考她这幽妄阴邪的笑容背后是何用意,就见她优雅的抬手,众人只觉眼前金光一现,破空而出,只于空中留下一道流星般的虚影,一道逼人的骇浪就朝着魏小雅等人扑面而来。
  
      魏小雅顿时被那道瞬间逼近的金色光源惊的瞪大了眼睛,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这么眼睁睁看着那光源朝着自己极速笼罩而来。
  
      站在魏小雅旁边的殷文鹤和泸桑神色骤然一变,谁也没想到君月会如此突然的说出手就出手,给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