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 第一百零五章:祸水东引,事发

第一百零五章:祸水东引,事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当苏木君来到宁王府的时候,明显发现了宁王府里的守卫比以往森严了很多,尤其是楚文清所在的院落,有不少的气息极为内敛沉稳,根本不是一般暗卫能有的。
  
      苏木君戏谑的一笑,没想到这楚文清谨慎到如此程度,竟然专程为了她去请了不少的武林高手。
  
      只可惜,这些人虽然实力不错,在她眼里却是不够看的。
  
      书房里,楚文清挥手将桌案上的东西尽数推撒在了地上,整张俊彦阴沉的能够滴出水来,素来带着点点书香气息的眼眸,在此时也弥漫满了浓浓的杀机。
  
      楚文瑾!
  
      就算他失去了一只羽翼,也定要让楚文瑾与他一样,折断一只羽翼,尝尝这鲜血淋淋的滋味!
  
      “想报仇?”
  
      邪妄而戏谑的轻笑飘入了楚文清的耳里,顿时让楚文清身躯一震,警惕的看向了站在窗边一身暗红黑边锦袍的清贵身影。
  
      “你……”
  
      看清楚来人的容貌,楚文瑾的瞳孔顿时一缩,显然没想到他已经在院子里密布了不少武林高手,竟然还是让这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那张冷冽清淡的俊美容颜,楚文清的脚底突然升腾起一股子的寒意,若是这个时候这人是来杀他的,只怕他已经是一具尸首了……
  
      苏木君似是看出了楚文清心底的紧张与那一丝丝的恐惧,唇角微扬,勾出一抹邪妄的笑意。
  
      “不必紧张,我来是帮你的,而不是害你。”
  
      楚文清警惕的盯着苏木君那张笑容邪妄的脸,若非容颜还是同一张,他真有些分不清眼前笑容邪妄又带着几分乖张的少年,到底是不是之前假扮半月公子的人。
  
      毕竟那个时候,这人不苟言笑,傲慢冷漠,哪像现在,张扬邪妄,莫名的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你想怎样?”
  
      楚文清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眼前这人先不说他到底是谁,就看他这一身清贵却锋芒阴邪的气息,就是不好招惹的,不如先看他有什么目的。
  
      苏木君之所以还敢明目张胆的出现,就是知道楚文清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人,他们的合作只要有利,身份究竟是什么又何必在意。
  
      “楚文瑾铲除了你的羽翼,那你同样断他一臂,这样的事情宁王应该会很高兴做吧?~”
  
      悠扬的声音带着七分邪妄三分玩味,入耳时竟然莫名的带起丝丝诡异的危险。
  
      楚文清看着缓步走上前来的清贵少年,越发觉得此人神秘而危险,心中提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面上却沉着的盯着苏木君,开口道。
  
      “什么意思?”
  
      苏木君扬眉,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文清并没有说话,那幽妄玩味的眼神看在楚文清的眼里,就好似透着浓浓的嘲讽,讽刺他多此一问的白痴问题。
  
      楚文清面色微僵,眸光陡然一沉,闪过一丝冷意后,又狠狠的压制住胸口燃烧起的怒火,平心静气的问道。
  
      “为什么帮本王?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目的?”苏木君低低一笑,饶有兴致的戏笑道:“若非要说一个目的,那么就是想让楚文瑾尝尝从高处慢慢摔下的残酷。”
  
      楚文清听言,眉头一蹙,眸光探究的打量着苏木君:“你跟楚文瑾有仇?”
  
      这不打量还好,一打量,楚文清突然发现一个极其诡异的问题。
  
      那就是眼前的少年竟然与淳瑜极其相似,尤其是那双幽妄莫测的眼珠子,以及唇角邪肆乖张的笑容,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楚文清心口一跳,惊疑不定的打量着眼前少年的容颜,好在这少年的眼神和笑容虽然与淳瑜相似,脸部轮廓也有着几分相似,但是却不如淳瑜那张脸青涩暖柔。
  
      他的脸部线条反而冷冽凌厉,眉宇间也隐隐含着几分锋芒和乖邪之气,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女儿气,更没有淳瑜眉眼间的那一抹柔煦与随意。
  
      而且两人看起来年纪也相差了几岁,淳瑜还未成年,而眼前的少年看起来已经十六七岁的年纪。
  
      可尽管如此,楚文清还是无法放心,总觉得眼前之人哪怕不是淳瑜,也一定跟她有关系,若不是他知道苏木烨长了什么模样,还真要怀疑这人是不是淳瑜的哥哥!
  
      苏木君也不在意楚文清的打量,她再次出现在这里就做好了被怀疑的准备,不过以楚文清的脾性,他就算怀疑也断然不会相信假扮半月公子的人就是她苏木君,最多就是以为两人有些关系罢了。
  
      “不过是看他不顺眼而已。”
  
      乖张的话语让楚文清的嘴角下意识的抽了抽,眼神怪异的看了苏木君一眼。
  
      可是那邪妄张扬似笑非笑的容颜,怎么看怎么像一个恶作剧的小孩,似乎真的只是因为看不顺眼……
  
      楚文清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也不在纠缠于这个问题,转口道:“你打算怎么做?”
  
      “你只需明日巳时去齐满楼三楼用午膳即可,到时候是否能把握时机就看你自己了。”
  
      苏木君含着一抹别具深意的笑意,看得楚文清只觉莫名其妙,难道他只要去齐满楼吃顿饭就能对楚文瑾不利?这也太扯了吧……
  
      “你究竟打了什么主意?”楚文清蹙着眉头,这样跟不上思维节奏好似白痴一个样的感觉,让他受挫的同时,又感觉到深深的憋屈和不爽。
  
      苏木君斜睨了楚文清一眼,淡淡道:“明日你准时去了就知道,机会只有一次,若是你放过了就看着楚文瑾离那位置越来越近吧。”
  
      苏木君说完就转身跳出了窗外,也不管楚文清什么反应,再次犹如鬼魅般悄无声息的消失于黑夜中。
  
      看着寒风呼啸的窗口,楚文清的脸色冷寒至极,现在他算是明白了,无论他怎么加强看守,这人仍旧可以如过无人之境般出现在他眼前。
  
      回到将军府后,凤夜、凤一和凤二原本就在院落里等苏木君,见她回来后就迎了上去。
  
      “主子。”
  
      苏木君点点头,直截了当的开*代道:“凤一凤二,你们明日一早一个假扮左相府的侍从,前往大使馆找到齐湘国的住所,以左相的名义约齐千承前往齐满楼一叙,一个假扮成齐湘国侍卫,以齐千承的名义约左相去齐满楼,时间定在巳时。”
  
      凤一和凤二虽然不知道苏木君想做什么,还是第一时间应道:“是。”
  
      随后凤夜见苏木君已经没什么交代的了,就将自己搜集到的被下了毒的食物拿了出来。
  
      “主子,这些就是音灵公主所食之物。”
  
      苏木君扫了一眼凤夜手上的食物,接过来仔细的嗅了嗅,幽妄的眸光渐渐幽深起来。
  
      之前在宴会的时候她果然没有感觉错,这毒确实有问题,其中的成分不应该是普通大夫能够研制出来的。
  
      这毒所需要的成分不仅奇异稀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普通的研制方法根本炼制不出来,除非有不同寻常的火种……
  
      若是她没有感觉错的话,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毒药,而是一种介于炼药师炼出的丹药。
  
      只是这丹药与真正的上古炼药秘典里的丹药相比,反倒成了半成品,甚至只有十分之一的效果。
  
      苏木君的眉头渐渐蹙了起来,九幽大陆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世界空间,为何会出现类似修真界炼药师的存在?……
  
      之前听了仙祭天之谷的传闻,她只以为里面盛传的丹药不过是一些医术高明的人,炼制出的一些药力纯粹的丹药。
  
      如今看来,这仙祭天之谷似乎有些不同寻常,里面所谓的丹药,已经接近了修真界炼药师炼出的丹药成分,虽然相比之下并不纯粹,甚至差之千里,却在这个普通的时空已然不可多得。
  
      或许她下个月也该抽时间去一趟仙祭天之谷探探情况,若是这个世界真的存在修真者,那可就好玩了……
  
      第二天一早,一个小厮来到了大使馆门前,被侍卫拦下后便笑眯眯的道。
  
      “侍卫大哥,小的是左相府的侍从,奉相爷之命前来拜会齐湘国太子。”
  
      领头的侍卫打量了眼前笑容满面的小厮一眼,那眉眼间若隐若现的傲气虽然惹人厌,但确实是相府下人该有的脾气,也没多做怀疑,只冷冷的丢下一句:“等着。”
  
      随后便朝着一旁的侍卫递了一个眼色,那侍卫就匆匆进入了大使馆。
  
      半响,当那名侍卫再次出现时,身后跟着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侍从,那侍从看了小厮一眼,有些疑惑道。
  
      “你是左相府的人?怎么我从未见过你?”
  
      小厮听言也没生气,笑眯眯的说道:“相爷身边伺候的人多了,小的只是其中一个,小大哥没见过小的也实属正常。”
  
      侍从见这小厮一脸笑意看着极为讨喜,听了他的话也觉得有理,便没有再为难他,出声道:“跟我来吧。”
  
      “哎~好的。”
  
      小厮满脸笑意的跟在了侍从身后,谁也没有见到他含笑的眼眸眨眼间闪过的冷意和鄙夷之色。
  
      见到齐千承后,小厮便恭敬的行了礼后才开口说道:“太子爷,我家老爷请太子爷巳时去齐满楼用午膳。”
  
      齐千承听言并没有怀疑,只是点点头:“本太子知道了,你去回府左相,本太子一定准时到。”
  
      自从来到楚国就是这左相赵名含负责接待他们的,一开始天天带着他们齐国的使团游玩,所以此时邀请他去吃饭,齐千承也没有怀疑什么,甚至连一丝怪异的感觉也没有。
  
      另一边,凤二打晕了齐湘国的一名侍卫,将其藏起来扒了侍卫服套在了身上,随后一路去了左相府。
  
      当赵名含听到齐湘国太子邀他作陪去齐满楼用午膳时,虽然意外却也没有怀疑什么。
  
      毕竟这段时间齐湘国的衣食住行很多事情都是他亲自过问安排的,齐千承要外出找他作陪也实属正常。
  
      于是对那名侍卫客气的说道:“本相知道了,你回去告诉齐太子,本相一定准时到。”
  
      出了左相府,原本一脸冷漠的侍卫唇角突然勾起一抹冷厉的弧度,一路回了大使馆将衣服还给了那名晕厥的侍卫后,就返回了将军府。
  
      街道一侧的阁楼上,谢秋陌看着街道上走过的侍卫,挑眉感叹了一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