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 第八十章:就刺激你,迁怒

第八十章:就刺激你,迁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噗嗤……
  
      某根弦彻底崩断的声音,是楚文瑾越来越殷红黑沉的脸色,那双黑云掩盖的眸子霎时惊雷炸响,整个身躯已经完全僵硬。
  
      此时此刻,饶是心思隐忍缜密的楚文瑾,也再无可以施展的对策,看着那张极为乖张邪肆的脸,楚文瑾甚至有一种直接掐死她的冲动。
  
      “怎么?要我喊人请你?~”
  
      轻佻邪肆的话语,终于让楚文瑾忍无可忍咬牙切齿的道出两个字:“淳瑜!”
  
      苏木君笑容敛涟的睨着楚文瑾,那明显等待下文的模样,越发让楚文瑾气得直哆嗦,却没有再吭声。
  
      事到如今,楚文瑾还能如此隐忍,也难怪上一世能够拿下楚国的江山……
  
      楚文清同样紧绷着脸,嘴角的弧度早已因为隐忍而开始扭曲,若不是此时不合适,他早就放开了嗓子仰天长笑了。
  
      这还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看到楚文瑾如此暴跳如雷隐忍不发的模样。
  
      同时又不得不佩服楚文瑾的忍功,这人远比他想象的还要难以对付……
  
      苏木君神态悠扬邪肆的看着楚文瑾,欣赏着他隐忍到扭曲的面容,正准备让人直接将他丢出去,却不想楚文瑾一话不说的‘唰’的一下转身离去。
  
      步伐沉重带着暴怒之气,偏偏走出大厅时还留下一句:“既然淳瑜如此说,我自然会满足你。”
  
      开口的话音虽然已经没了以往的温柔,话语里却仍旧饱含了包容和宠溺。
  
      苏木君沉静的看着楚文瑾渐渐消失的背影,幽妄的眸底深处划过一抹冷意。
  
      都这样了还能忍下,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楚文清见苏木君神色难辨的看着大门口,似是尴尬的轻咳出声:“咳咳……”
  
      见苏木君转眸看来,才温和一笑:“既然淳瑜郡主已无大碍,本王就不多加打扰了,先行告辞。”
  
      苏木君见楚文清言语间的回避,邪肆一笑:“既然如此,本郡主就不留王爷吃饭了,韦管家,送宁王出去。”
  
      楚文清眼角一抽,含笑道:“郡主客气了。”
  
      说完就转身随着走进来引路的韦祥出了大厅,那步伐怎么看怎么干净利落,隐隐透着一丝轻快的解脱。
  
      楚文清总算见识到了一个女人的厉害,淳瑜这小丫头太过乖张不训,目中无人。
  
      如今楚文瑾走了,他若是再留下来,说不准这丫头就把矛头对准自己了,还是尽早远离的好,他可没有楚文瑾那么好的忍功。
  
      就在楚文清走到将军府大门的时候,正巧看到几顶轿子停在了大门口。
  
      楚文清唇角浮过一抹兴味,这个时候又是谁那么倒霉上门碰钉子了?
  
      只见轿子里一前一后走出三人,为首的妇人一身青蓝华裳艳丽端庄,抬眸间,看到站在大门口的墨绿身影,眼底划过一抹意外,随即似有暗光一闪而逝。
  
      “臣妇见过宁王爷。”
  
      “小舞/小桡见过宁王爷。”
  
      林红玉带着苏栗舞和苏栗桡朝着楚文清走了过去,微微欠了欠身。
  
      楚文清温和一笑,摆摆手道:“小夫人不必多礼,你们这是来看望淳瑜郡主的?”
  
      林红玉艳丽的脸上带起一抹端庄文雅的笑意:“老祖宗听说表妹醒了,特意命臣妇来探望一番,看看是否有需要帮助的地方。”
  
      楚文清听言,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苏木君那张乖张狂肆的小脸,神色微微有些扭曲,那丫头能有什么需要,若是有,只怕唯一需要上门找虐的人。
  
      如今这一家子刚刚好。
  
      林红玉见楚文清看着她们一行人,眼底流转出诡异的神色,只觉一阵莫名,疑惑道:“王爷?是有什么事吗?”
  
      “喔~没事。”楚文清出声一笑:“本王刚探望了淳瑜,你们来的真是时候,这时她应该还在前厅,快进去吧。”
  
      林红玉面上笑容适当的点了点头,心中却一阵沉思,今日这宁王的神色看起来有些不同寻常,是不是刚才发生了什么她们不知道的事情?……
  
      苏栗桡和苏栗舞两人也若有所思的看了楚文清一眼,随后在楚文清离开后就跟着林红玉走进了将军府。
  
      苏木君将手里的承诺书收好后,就慢悠悠的出了前厅向着自己的院子走去,楚文瑾显然是还没有死心,答应把银子送来也是想要以退为进,只可惜他的算盘打错了。
  
      “郡主……”
  
      就在苏木君闲庭漫步的时候,一道呼唤止住了苏木君的脚步。
  
      苏木君转身看向快步跑来的一名侍从,眸中流光流转:“什么事?”
  
      “回郡主,晋安候府的小夫人带着礼物来探望郡主。”
  
      小夫人?
  
      苏木君唇角微勾,她的堂嫂来的可真是时候,有些人还真是天生的贱皮子,喜欢上门找抽。
  
      根据上一世的记忆,这个林红玉虽是苏子律的妻子,晋安候府的小夫人,可是晋安候府的掌家大全却是落在她的手上。
  
      连身为婆婆的尚书夫人杨烟都要靠边站,可想而知林红玉在晋安候府有多受重视。
  
      不过想想这林红玉的身份和手段也说得过去。
  
      鲜少有人知道,林红玉并不是世族大臣子女,而是出生武林世家,仙祭天之谷的庶出小姐。
  
      九幽大陆这片土地势力繁杂,除了分裂的九国,还有不少隐秘强大的武林势力,这仙祭天之谷就是其中之一。
  
      位于楚国、齐湘国到秦国交界的白岳山,前是齐湘国,左是秦国,右是楚国,背靠蛮荒大漠,地域之大,几乎有楚国都城沥阳城那般大。
  
      在武林之中算是隐世势力,传闻仙祭天之谷医毒兼修,以丹药闻名于世,世人为求仙祭天之谷一枚养生丹几乎挤破头皮。
  
      仙祭天之谷每年三月开门面世一次,世人为了能够求到所需丹药,可以在仙祭天之谷外等上一年之久。
  
      公子玄的师傅灵幽子老人,就是师承仙祭天之谷。
  
      苏木君得知苏木旭中蛊的时候,就曾怀疑这件事情与晋安候府脱不了干系,毕竟有传闻齐湘国的国师禾伽帝,可是仙祭天之谷的座上宾。
  
      而林红玉本身,也是个手段果决、不动声色之人,甚至还会武。
  
      苏木君边想,边返身折回,待苏木君抵达前厅的时候,姚华裳和苏木旭已经在前厅了,远远的就听到大厅里传来的谈笑之语。
  
      “表妹有陛下庇佑,总算是逢凶化吉,姑姑这回终是可以安心了。”
  
      林红玉笑容清雅亲和,话音浅浅流转,带着让人心口清爽的柔和感。
  
      姚华裳满脸喜悦,让那张本就温雅美丽的脸越发增添了几分生动恬暖之气,看得林红玉眸底波光盈盈流动。
  
      “小姑姑能醒来是好事,祖母是否好好摆席宴请一番,也好让各家认识认识小姑姑?”
  
      苏栗舞笑容纯透雅致,带着几分纯真与别样的沉稳,总能让人眼前一亮。
  
      姚华裳听言一愣,眸光荡漾起一抹沉思,是啊,她光顾着高兴,怎么就把这事给忘了。
  
      君儿从小就卧病在床,几乎没有与外界接触过,在这沥阳,作为皇室中人,若是不与各家打好关系,今后嫁到夫家可站不住脚……
  
      想到这里,姚华裳又想到了一件棘手的事情,那就是苏木君与楚文瑾的婚事。
  
      若之前君儿没醒,由小舞陪着嫁过去也就算了,可现在君儿醒了,岂能与旁人一同出嫁……
  
      “妹妹说的是,小姑姑五岁后就再未出过府,若是趁此机会多认识些各府的公子小姐也是好的。”
  
      苏栗桡俊秀的脸上荡漾着一抹笑意,一副完全为苏木君着想的模样。
  
      听到这里,苏木君唇角勾勒的笑容越发肆意了,看得周围的下人浑身一颤,只觉一股寒气自脚底窜延而上。
  
      “小侄女的建议不错,听闻小侄女博得了群芳赛的魁首,舞姿动人,姑姑的宴席上小舞应该会为姑姑舞一曲吧?”
  
      似笑非笑的邪肆话语伴随着踩踏而来的身影,让大厅里的人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在看清来人后,一个个神色微怔,转瞬便神色各异起来。
  
      苏栗舞自从上次被苏木君吓晕后,就再也没有来过将军府,此时看到完全变了一个模样的苏木君,眸底惊色骤现,随即一抹嫉妒仿若流光一闪而逝。
  
      之前的苏木君虽然看起来还算好看,却因为长期营养不良而皮肤粗糙蜡黄,根本无法与苏栗舞水嫩嫩的模样相提并论。
  
      可此时慢步而来的少女,皮肤晶莹剔透不说,就连五官也比以往更加精致了些许,看起来明媚动人,一眼便能吸引了众人的心神。
  
      哪里像一个大病初愈的人……
  
      苏栗桡微微敛眸,掩去那一瞬的惊楞,沉睿的眸子不露痕迹的将来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这就是从小卧病在床,却让妹妹极为妒忌的小姑姑?
  
      那一身内敛的邪狂乖张之气,让苏栗桡心口一跳,总觉得这看似张狂的气息中,隐藏了丝丝若有似无的血腥肃杀之气。
  
      危险,他竟然在一个不过十三岁少女的身上,嗅到了一股难以言说的危险之气!
  
      苏木君的眸光第一时间便落在了那抹青蓝之上,年仅三十二的妇人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肌肤如雪,气息沉静文雅,不似大家闺秀那般羞花闭月,反而有一种山间溪水般缓而满的透彻。
  
      妆容清新雅致,明明年纪不大却透出一股贵妇般的端庄典雅,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国郡主或者公主。
  
      那双与苏栗舞很是相似的美丽眸子锋芒内敛,看似轻柔实则精诡。
  
      林红玉在苏木君开口的时候就看向了她,雅淡的眸子似有锋芒一闪而逝,她竟然没有听到大厅外有人靠近……
  
      这丫头果真有些邪乎。
  
      “君儿……”姚华裳脸色顿时荡漾出一抹柔软的笑意,冲着苏木君温柔的招招手:“快过来坐。”
  
      一旁坐在轮椅上一直未出声的苏木旭,此时脸上也荡漾出一抹亲昵的笑意:“阿姐。”
  
      苏木君冲姚华裳和苏木旭点点头,不急不缓的走过去坐下后,才带着不明笑意的看向苏栗舞。
  
      “小侄女近来如何?是否有想念姑姑给你的礼物~”
  
      挪愉的话语让苏栗舞顿时脸色一僵,甚至隐隐褪去了几分血色,不过那小小的身子透出来的沉稳却丝毫不减,所有情绪转瞬即逝后,脸色就绽放出一抹亲昵柔雅的笑意。
  
      “谢谢小姑姑挂念,除了担心小姑姑的身体外,小舞一切都好。”
  
      四两拨千斤的话语让苏木君唇角的笑意越发深邃了几分,苏栗舞这小丫头虽然不过十三岁,却被林红玉教导的很好,比起同龄人心性不知沉稳了多少倍。
  
      上一次来将军府也是一时不察才被她给吓的三魂去了七魄,若是不以非常手段刺激,足以做到滴水不漏。
  
      “如此甚好,那待宴席到来之日就辛苦小舞了,也好让小姑姑看看小舞动人的舞姿。”
  
      似笑非笑的清浅话语让苏栗舞眸光一闪,唇角的笑意似有三分僵硬。
  
      群芳赛上一舞是因为比赛,再说那是宫宴,能当众起舞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事,可将军府一个大臣府邸的宴席,她身为晋安候府的小姐,若是当着众宾客的面跳舞,岂非如那歌姬一般。
  
      苏木君根本就未安好心!存心贬低她!
  
      一旁端坐的苏栗桡眸色一暗,开口轻笑出声:“小姑姑有所不知,小舞这丫头虽然赢得了群芳赛的魁首,可这舞姿却还有待练习,不如让小舞请来她的教习师傅媚姑,在宴席上献艺一番,这媚姑是名满楚国的舞姬,一舞足以令弦月失色,想来能够让小姑姑看得开心。”
  
      苏木君闻言,眸光流转间,视线便落在了苏栗桡身上。
  
      肤白秀丽,明眸皓齿,用来形容一个少年确实有些不适合,不过这苏栗桡十六岁的年纪却长得俊俏秀气,随了母亲。
  
      若不是眉宇间一抹暗藏的沉厉之色,还真会给人几分女气的感觉。
  
      “苏栗桡?”苏木君语气清浅透着几分肆意。
  
      苏栗桡虽然看不出苏木君言语间的询问,还是礼貌的含笑回道:“是的小姑姑。”
  
      苏木君轻盈带着几分邪气的笑声渐渐流转而出,手指轻抚上一缕发丝,眸光流转间,带出一抹妖华之光,周身萦绕而出的乖张邪妄之气,让晋安候府的人眉头几不可见的出现一抹褶皱。
  
      可还不等三人心有所想,苏木君邪肆清凉的声音就流转而出,在这安静的大厅显得极为清冽清晰。
  
      “既然是小舞的同胞哥哥,怎能说自己的妹妹不如一个人人亵赏的舞姬,再说,能够夺得群芳赛的魁首之位,这舞姿又能差到哪去,就算是真的差了些,小侄子的话还是在自家府里说说算了。”
  
      “若是传了出去,只怕会让不明真相的人,误以为皇家举办的比赛徒有其表,败坏了皇室声誉,也会让晋安候府陷入无妄的非议之中,虽然小舞已经许配给了瑾世子做侧妃,不至于因为闺誉受损而嫁不出去,却会连累瑾世子因此受到掣肘。”
  
      一字一句条理分明,字句清晰的话语,听在晋安候府一家人的耳里却尤为讽刺刺耳,可偏偏这看似缓慢的话语,却给人一种根本插不上话的感觉。
  
      再回神时,该说的已经说完,该贬低的也被贬低个遍,甚至让人无从反驳只能深深的受着。
  
      饶是比同龄人稳重的苏栗舞和苏栗桡,此时脸上的神情也绷不住了,红一阵白一阵那叫一个精彩。
  
      虽然只是一瞬,却足以可见苏木君嘴皮子的功夫有多挤兑人!
  
      苏木旭见自家阿姐开口几句不急不缓的话语,就说的两个侄子侄女体无完肤,稚嫩安逸的小脸上荡漾出一抹愉悦的笑意。
  
      姚华裳看着自家口齿分明的女儿,直接被怔愣的嘴角微张,眼底萦绕起一层恍惚……
  
      林红玉见自己两个孩子被训得哑口无言,眸光渐深,流转过一抹深沉的冷疑之色。
  
      总算相信小舞当初所说的话了,看着这小丫头狂妄邪性的模样,还真做得出剖尸吓人的壮举。
  
      “公子玄的医术真是神奇,表妹的病不仅好了,这口才也是极为了得,看来姑姑不用担心表妹的才华受到影响了,说不定明年群芳赛的魁首非表妹莫属~”
  
      清婉简约的语音渐渐自林红玉的嘴里蔓延而出,那含笑端庄的模样,怎么看怎么是为姚华裳和苏木君两人欢喜。
  
      苏木君抬起桌上放置的茶盅,清浅的喝了一口后,才缓缓的回了一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