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军王狂后之帝君有毒 > 第七十九章:阿君很好,轰人

第七十九章:阿君很好,轰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晋安候府的人也松了一口气,他们原本还以为瑾世子不会答应,还好还好,这样一来,他们就不怕被将军府压下去了。
  
      楚文瑾听着周围瞬起的议论之音,只是蹙了蹙眉头,心中却有些诡异,他记得已经向曾祖父求娶过淳瑜了,怎么现在曾祖父还问他是否要娶淳瑜……
  
      楚皇看着楚文瑾如玉般沉静的面色,泛白的眉渐渐凝结在了一起,苍老的眼锐利深深,再次开口确定道。
  
      “你当真要娶晋安候府的小丫头?”
  
      众人议论之音渐渐小了下来,不少人都听出了楚皇语气里的沉和冷,似乎是不太满意楚文瑾的回答。
  
      不过转瞬一想,以皇上对淳瑜郡主的喜爱也说得过去,这世子瑾几个月前才当众求娶淳瑜郡主,承诺会好好对她,这还没成亲呢,就要迎娶新人,楚皇能满意就怪了。
  
      楚文瑾心中越发疑惑,不过对于淳瑜他势在必得。
  
      抬眸穿越人影看向了楚皇,含情的桃花美眸在此刻镀上了一层认真之色。
  
      “回皇上,臣愿意娶。”
  
      不知怎么的,楚文瑾本来开口的话语是要加上淳瑜两个字的,可话到嘴边绕了一个弯,就给咽下了,似乎潜意识里不该说出这两个字一般。
  
      “好!很好!”楚皇大笑着说出几个字,洪亮的声音让人猜不透他的意思,不过却感觉到空气中一股莫名的沉郁。
  
      “拟旨,即刻起赐婚晋安候府小姐苏栗舞于永益王府世子楚文瑾侧妃,待苏栗舞及笄后随淳瑜郡主一同嫁入永益王府。”
  
      赐婚的旨意落下时,带起了一片恭喜之声,所有人纷纷起身一个个朝着楚文瑾围了上去。
  
      “恭喜瑾世子……”
  
      一道道喝彩的声音充斥满了楚文瑾的脑海,突然,脑海里似有什么瞬间清明一般。
  
      楚文瑾渐渐醒神,看着周围一张张含笑恭喜的脸,眉头死死一皱,随着脑海里随之而来的记忆,饶是平日滴水不漏的楚文瑾,也瞬间阴沉了脸色。
  
      那双含情的桃花美眸犹如利箭一般,射向了人群之外笑容恬静文雅的苏栗舞,惊疑、震颤、阴怒、寒戾……各种情绪在眸底交织,编绘出一张阴霾血腥的大网。
  
      “本王要好好恭喜瑾世子了,这算是才女佳人抱满怀啊,淳瑜郡主虽然身体弱了些,不过却是个难得暖心的美人儿,倒是瑾世子大婚,本王一定多备两份大礼。”
  
      愉悦调笑的话语好似一阵透心凉的水流,瞬间冲散了楚文瑾脑海里凝聚的血色风暴。
  
      抬眸一看,就见楚文清不知何时已经抬着酒杯走到了他的面前,喜笑颜开好不开怀!
  
      饶是已经找回了理智,狠狠压下了心中的暴戾与杀气,看着楚文清这张明显带着不怀好意的笑颜,楚文瑾眼底的阴霾仍旧难以驱散,一张俊彦僵硬至极,似乎在强自隐忍着什么。
  
      楚文清见楚文瑾神色阴郁的盯着自己,一句话也不说,眉眼的戾气若隐若现已经难以遮掩,原本美若桃花的脸阴沉的能够滴出水来,似乎下一秒就会彻底爆发。
  
      唇角的笑意再次灿烂了几分,似故意般,挑眉打趣道:“怎么?难道瑾世子是太过高兴,以至于连话也说不出口了?~”
  
      旁边几个大臣听言,宁王一派的臣子纷纷开口玩笑的附和出声。
  
      “哈哈,看来瑾世子是太过高兴了~”
  
      “也是,若是我能娶到郡主和满腹才华的苏家小姐,估计也会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
  
      嘎吱嘎吱,离得最近的人似乎听到了一道若有似无的牙齿崩裂的声音。
  
      一些保持中立和隶属永益王府一派的人,纷纷保持了沉默,往旁边挪了挪。
  
      世子的脸色可不是很好,那已经隐忍到极致的阴沉之色,还真让他们为之不解的同时,又提心吊胆。
  
      不管世子是否是后悔了,他可都是当着众人的面承认要迎娶苏小姐的,若是这个时候突然发怒,那后果……
  
      楚文瑾两侧垂落的手已经捏的毫无血色,泛白一片,整个牙关死死的绷着才忍住没有暴怒大吼的冲动,额头青筋凸凸直跳,连连吸了几口气才狠狠压下那股爆体的冲动。
  
      皮笑肉不笑的抬起桌上的酒杯,与宁王抬着的酒杯重重一碰。
  
      “那本世子就等着宁王的大礼了!”
  
      仰头一口直接吞了酒杯里的酒水,今日之事不管是晋安候府的算计还是宁王的手段,这个哑巴亏他都吃定了!
  
      当众承认婚事,还坚定的承认了两次,如今圣旨已下,这几个月来用淳瑜建立起来的有情形象也毁于一旦。
  
      若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还出尔反尔当场悔婚,明天天明,他将受到世人唾弃,就算夺得了皇位也难以服众……
  
      一场中秋宫宴可谓精彩万分,第二天一早,整个沥阳都城市井小巷、茶楼饭馆全都是津津乐道的议论之声,其内容无不是关于楚文瑾答应迎娶晋安候府小姐,那说的叫一个热火朝天。
  
      永益王府里却阴霾一片,偌大的院子里,长剑锋芒刺目,杀气腾腾。
  
      随着楚文瑾宛若蛟龙的身影流转,带出一片飞沙走石,漫天花草飘零间带起一片寒风刺骨。
  
      一剑飞出,破空的杀气透满了阴鸷的怒火,‘碰!’的一声,狠狠的插在了走廊上的圆柱上,一间穿透,寒气阵阵。
  
      “查!给本世子好好查!若这事跟晋安候府有关系,本世子定让苏栗舞生不如死!”
  
      阴怒的话语透着无边的戾气,那含情的桃花美眸被满满的暴戾之气所充斥,让那张素来带着点玩世不恭又温柔的俊彦过度扭曲起来。
  
      他所有的计划就这样被打散了,若是让他知道是谁算计了他,一定扒了那人的皮!
  
      “是。”沉冷的声音伴随着黑影一闪而逝,消失在了院落之中。
  
      而罪魁祸首,此时却好不悠闲的在自己的院子里晒太阳,偶尔眯着眼看向不远处树荫下盘膝而坐的紫影。
  
      绿荫摇曳,蠕蠕而动的土壤似有一道道若有似无的黑暗之气在缭绕,盘膝而坐的秦澜雪,周身似是氤氲起一层浅浅淡淡的,犹如薄雾般的黑紫之气。
  
      苏木君觉得,若是此时那张脸上没有带着面具,定然妖魅致命之极。
  
      在那双澄澈美丽的眼睛缓缓睁开时,苏木君悠然邪笑:“有什么新消息了?”
  
      阿雪身上诡异的术法真是奇特,虽然不似修真,不似魔人的魔法,却始终有着异曲同工的妙用。
  
      秦澜雪睁开眼的第一时间,便包裹了苏木君的身影,听到她似笑非笑的询问时,举止优雅的站起身朝她走了过去。
  
      “楚文瑾要娶别人,他背叛,我把他做成傀儡。”
  
      清绝性感的声音平静而认真,却听得苏木君摇了摇手指,笑容阴邪而冷酷。
  
      “这世间有些人最怕死,而有些人却不怕死,除了弄死一个人外,还有一种更为有效的方法。”
  
      秦澜雪在苏木君脚边的位置优雅落座,澄澈美丽的眸透着点点询问的看着她,安静的等待着下文。
  
      “摧毁他的向往,夺取他所在乎的,让其一点点绝望痛苦的活着,形同行尸。”
  
      轻缓而锋利的话语带着点点凉凉的血腥之气,却听得秦澜雪若有思索起来。
  
      那认真思索的模样,若是有旁人在此,定然会看得眼角抽搐。
  
      “所以,这一切是阿君所为?”
  
      秦澜雪看着苏木君的眼荡漾起层层涟漪靡丽的笑意,心中的戾气也渐渐归于平静,摧毁心中所执着的吗?
  
      确实是个好方法,若是有人想要从自己身边把阿君带走……
  
      只要想到这个可能,秦澜雪就满心戾气,澄澈的眸底也有血光一闪而逝。
  
      不能想象,谁若是敢打阿君的主意,他亦会将那人挫骨扬灰!
  
      既然阿君想玩,那就随阿君玩好了,等阿君玩够了,他就把楚文瑾这东西做成水晶人骨当摆设。
  
      “阿姐……”
  
      这时,一道煦柔的声音远远的传进了两人耳里。
  
      秦澜雪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淡,澄澈的眼眸缭绕着点点妖异悚然之气,弟弟吗?
  
      弟弟也不可以靠近阿君……
  
      推着苏木旭而来的书行听到自家少爷的呼唤,这才从看到苏木君的震惊中缓过神来,这……郡主竟然醒了!
  
      苏木君轻抬眼眸,含笑的看了一眼靠近的苏木旭,并没有起身,就这么身姿慵懒的靠躺在贵妃躺椅上。
  
      苏木旭声音里的复杂,她已经听出来了,想来应该是听到了外面的流言蜚语。
  
      她放在迷你侦查监控仪底部的药粉名为‘夺砂’,与迷药相似,却又不同,能够让人在短时间内产生幻觉,将眼前的人看成心中所想,又无法脱口言明。
  
      是她在君都无聊时配置的玩意~
  
      “阿姐,我听下人说外面市井已经传遍了昨日的事情,你……”苏木旭看着笑意浅浅的苏木君,坚定道:“若是阿姐不喜欢瑾世子,阿旭这就写信给爹爹,让他回来帮忙拒了这门婚事。”
  
      苏木君看了一眼苏木旭身后惊疑不定的书行,出声吩咐了一句:“去通知夫人吧,一会儿午饭的时候我和阿旭就会过去。”
  
      书行见苏木君看过来,顿时心口一紧,紧张的道了一声:“是。”就转身离开了。
  
      那听话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苏木君的侍从,不是苏木旭的……
  
      不过尽管如此,也没有人会在意,苏木旭甚至觉得理所当然,他的人就该听阿姐的话。
  
      “阿姐?……”苏木旭有些担忧的看着苏木君,等着她的回答。
  
      昨日他并没有跟母亲一起进宫,母亲回来后心事重重的,也没有跟他说什么,所以他到现在才知道,苏栗舞那小丫头竟然请旨要嫁给自己的准姑父,他可不相信那聪明的丫头会干出为了旁人牺牲自己的蠢事!
  
      苏木君看着苏木旭紧张的样子,打趣道:“现在总算有点小孩的样子了~”
  
      苏木旭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苏木君的意识后,脸色一红:“阿姐!”
  
      他还不是为了阿姐着急……
  
      一直在不远处候着的芷熏,有眼力的给苏木旭倒了一杯茶,又退了回去。
  
      “别急,先喝口茶,楚文瑾还不配娶你阿姐。”苏木君乖肆的笑道。
  
      苏木旭听话的抬起茶喝了一口,听了苏木君的话后,有些疑惑的看着苏木君。
  
      “阿姐……”如星辰般明亮的眼很快流转出一抹了然:“阿姐从未想过要嫁给瑾世子?”
  
      苏木君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至于秦澜雪,一直安静的座靠在一旁,没再多说一句,眼眸一直凝望着苏木君的一颦一笑,连个眼角都未曾给苏木旭。
  
      而苏木旭昨日就见过这个脸带面具的神秘人,苏木君没有多说,他也就没有多问,此时一心放在苏木君的事情上,自然也没有过多去注意秦澜雪。
  
      苏木君别有深意的一笑:“阿旭等着看好戏就行。”
  
      “小哥哥……小夜回来了……”
  
      人还未到声音先至,不是外出玩了的夜美人还能有谁。
  
      暗卫带着夜美人一闪而显,待夜美人安全落地后又一闪而逝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澜雪面上仍旧无澜平静,这院落里隐藏的暗卫,自随苏木君回来时他就已经感觉到了。
  
      也因此,倒是给了他一个提示,用暗术召唤了二十个鬼骨魔兵隐藏在了这院落,随时保护苏木君的安全。
  
      对于这件事情,苏木君自然是不知情的,鬼骨魔兵并非常人,已经可以用死尸来形容,无息无寻,犹如魂鬼,只怕唯有修仙之人才能探寻其踪。
  
      夜美人左右一边抬着一串糖葫芦,欢欢喜喜的蹦跶到苏木君身边,看到苏木旭的时候,很是友好的喊了一声:“小旭弟弟~”
  
      随后兴高采烈的将一只手里的糖葫芦递给了苏木君:“小哥哥给你吃~”
  
      别看夜美人犹如孩童般天真善良,可是个护食的主,谁也别想从他口里夺下一点一滴的食物,唯独对苏木君,他能这么舍得。
  
      苏木君挑眉,看着夜美人大方的举动眼里却肉疼的紧,戏谑的接过夜美人手里的糖葫芦,很是坏心思的咬了一口,笑道。
  
      “味道不错。”
  
      夜美人可怜兮兮的舔了舔嘴皮子,抬起手里仅剩的一串糖葫芦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纯粹的黑眸却眼巴巴的盯着苏木君上下蠕动的粉唇。
  
      “阿君……”
  
      夜美人没开口,倒是有人坐不住了。
  
      看着苏木君一张一合的粉唇,秦澜雪眸底渐渐荡漾起一层妖异的波光,轻唤出声,那眼神很是明了。
  
      他想吃。
  
      苏木君转眸对上秦澜雪那双极为澄澈的美丽眸子,那般澄澈到让人一个想法都是深深罪恶的色彩,让苏木君的眼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
  
      就在这当口,秦澜雪细长泛白的手指伸了过来,就这样毫无阻碍的拿走了苏木君手上的糖葫芦。
  
      新奇的扫视了一眼那红耀诱人的光泽,然后笑容涟漪的张口,极为优雅的将苏木君咬了一半的糖葫芦吞入了嘴里。
  
      那慢慢咀嚼的唇,看得夜美人和苏木旭仿似被感染一般,下意识的吞咽了一下,从未见过有人能将极其普通的零食吃出世间罕见的美味……
  
      随后,夜美人整个眼眶都红了,敢怒不敢言的委屈模样看得人好不怜惜,只可惜此时在场的人没人有时间注意他。
  
      苏木旭是满眼惊诧的看看秦澜雪,又看了看神色不明的苏木君,小嘴微张,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人……
  
      这人吃了阿姐吃过的东西……
  
      “你……阿姐……”苏木旭僵硬又迟钝的吐出三个字,一时间竟然不知该说些什么。
  
      苏木君则微微愣了愣,不是因为秦澜雪抢走了她手上的东西,而是因为她就这么任由了秦澜雪的举动。
  
      看着秦澜雪极为自然优雅的动作,苏木君渐渐深了眸光,眼底跳跃着点点诡异的色彩。
  
      她似乎越来越放纵阿雪了……
  
      苏木君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这才收敛了心神,邪肆的笑了笑:“我的口水很好吃?”
  
      秦澜雪停下动作,澄澈的眸闪烁着点点星辰般的晶亮,那晶亮深处一点妖异诡魅的幽蓝一闪而逝,唇角笑意清绝靡丽。
  
      “只要是阿君的,都好。”
  
      璀璨的笑容,认真专注的眸光,看得苏木旭越发僵硬了身躯。
  
      只觉的小小的脑袋里以往所储存的男女有别之事,尽数崩塌,唯有眼前直接暧昧又带着不容忽视的认真的画面……
  
      苏木君神色不明的与秦澜雪对视了半响,这才若无其事的收回目光,站起了身:“该吃午饭了。”
  
      秦澜雪歪着头看着苏木君渐行渐远的背影,眼底深处一点妖惑的幽蓝,如墨般在澄澈的明湖中晕染开来。
  
      阿君没有生气,这是接受了自己的靠近了……
  
      暗紫的唇角笑意渐浓,越发惑人迷离,让正巧瞥见这抹笑意的苏木旭眸光出现了一瞬间的失神,下一秒心中瞬间腾起一股震撼的跳动。
  
      这人究竟是谁?和阿姐又是什么关系?
  
      怎么一个动作,一抹笑容,就有如此强烈的惑人之气……
  
      听到书行说苏木君醒了,姚华裳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朝着沁水阁赶去,却没走两步又想到书行带来的话,又连忙停住了脚步,去厨房张罗着人准备各式各样好吃的菜肴。
  
      一阵忙活后,要开饭时才让人去请苏木君,正吩咐着,苏木君一行人就走了进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