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都市邪尊赘婿 > 第一百八十四章、渡劫飞升 下

第一百八十四章、渡劫飞升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承乾拍拍手,将手上的那些灰烬清除干净然后,他闭上眼睛,脑海中顿时浮现出那两把追踪赵志平和赵无极飞剑的情况。
  首先是追踪赵无极的那把飞剑,此时,已经将赵无极逼在一棵大树下,赵无极试着从旁边逃走,结果又被飞剑逼了回来,无奈之下,他只得坐在树下一脸愁容地盯着那只飞剑不敢乱动。
  李承乾又去看追踪赵志平的那把飞剑,只见赵志平正在山林间急速穿梭,试图逃避飞剑的追踪,只可惜,他的速度没有飞剑快,无论他怎么逃都无法甩掉飞剑。
  李承乾冷哼一声,用意念控制飞剑直接刺穿了赵志平的右腿,赵志平一声惨叫,从万丈山崖上翻滚了下去,李承乾立即控制飞剑追到山崖下,发现赵志平已经被活活摔死了。
  “哼!罪有应得!”李承乾收回飞剑,随后向赵无极的方向飞过去。
  赵无极眼看着李承乾飞到自己面前,他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因为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彻底输了。
  “要杀要剐给我个痛快!”赵无极咬咬牙,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李承乾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说吧,挥剑砍向赵无极的脖子。
  “啊,不要杀我!”死亡降临的那一刻,赵无极一下子就吓瘫了,他扑通一声跪在李承乾面前,又是磕头又是作揖,希望李承乾的留他一条狗命。
  李承乾收回飞剑,沉声问道,“我听说鬼众道的人和你一向有来往,告诉我,他们的道主在哪里?”
  赵无极一听,脸色顿时一僵,愕然问道,“你,你怎么知道鬼众道的事情?”
  李承乾冷冷说道,“不要和我说谎话,因为天使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原来,就在李承乾将天使的弟弟救回来的时候,天使就和李承乾说起过赵家背后的神秘力量,不是别的,就是鬼众道!
  这样一来,鬼众道为什么拥有那么多资产,可以发展那么多的信徒,甚至还能在天上京下修建基地,也就全都说的通了!因为,如果鬼众道背后没有一个强大的势力支持它,它怎么可能会发展的如此迅猛,甚至像病毒一般,已经扩散到全国各地!
  那赵家和鬼众道合作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日后推翻秦家,夺取夏国的最高统治权!
  赵无极知道已经无法隐瞒李承乾,只得将赵家和鬼众道的阴谋诡计全盘托出,至于鬼众道的道主现在在哪里,赵无极招供说,“他已经离开了夏国,据说要去洲域寻找同盟,一起来对付你,但他要找谁我并不知道。”
  李承乾点点头,继续追问道,“鬼众道的道主一直服侍一个老佛爷,那个老佛爷在什么地方?快点告诉我!”
  赵无极脸色一变,支支吾吾不肯说话,李承乾目光一寒,挥剑削掉了他头顶的头发,吓得赵无极急忙喊道,“我说,我说,那个老佛爷现在就附身在秦家老夫人身上!”
  李承乾闻言微微眯起眼睛,他提起赵无极,脚踩飞剑向着秦家所在的天上京飞去。
  李承乾现在修为大增,已经可以在御剑飞行的时候带着人一起飞行了,当然,人数不能太多,否则开天剑承受不起。
  李承乾从赵无极口中问出秦家的府邸所在,便直接飞了过去,秦家府邸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宅院,看样子应该年代久远,在宅院内外到处都是荷枪实弹的保镖,一旦出现危险,很快就会有大批保镖赶过来保护秦家周全。
  所以,当李承乾揪着赵无极,从天而降落在秦家大门门前的时候,无数保镖仿佛从地里冒出来一样,将李承乾和赵无极团团围住,各式各样的武器瞄准他们的要害,只要他们敢随意乱动,必然是被乱枪打死!
  赵无极吓得不敢动弹,而李承乾毫无畏惧,他大声说道,“告诉你们家家主,说李承乾前来拜访,另外,你们告诉他,如果他想救他母亲,就快点儿出来见我!”
  众人互相对视,然后一个负责管事的人急匆匆的跑回秦家宅院,向秦家家主秦风通风报信。
  此时,秦风正陪着母亲,坐在后花园里,看池塘里的鱼游来游去,秦老夫人双目无神,口水滴滴答答的从嘴角流下来,仿若一个痴呆症患者,儿媳妇赵雅在旁边用手绢仔细的帮老妇人擦拭口水,一副贤妻良母的形象。
  秦风看到母亲这幅状态,不由得重重的叹了口气,想到母亲在一两个月之前,还神志清醒的和他有说有笑,偶尔还陪着孙子一起捉迷藏,可惜现在却……
  就在秦风无比烦闷的时候,一个手下急匆匆的跑到他身边,低声耳语几句,秦风脸色大变,他急忙站起身,对赵雅说道,“你好好照顾母亲,我去去就来!”
  说完,秦风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他一边跑一边下达命令,“召集所有家族成员,同时,调派更多人手保卫秦府马上行动,快!”
  那人应了一声,急匆匆的跑下去传达命令,秦风返回自己的书房,从书桌里掏出一把手枪别在自己身上,这把手枪是特制的,威力极大,可以轻易将一头大象轰碎!简直就相当于一把小型手炮!
  之后,秦风又从保险柜里拿出一个老式的翻盖手机,这手机内置了一个固定的电话号码,只有在极其危急的情况下,秦风才能使用它,因为,这个电话是打向秦家背后那个武道宗师的,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敢轻易惊动那个人。
  但那现在,李承乾已经打上门了,秦风不得不恭请那位武道宗师出山,否则他真害怕李承乾发疯之下,将会把秦家灭门!
  嘟嘟嘟……
  “有什么事吗?”电话里传来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秦风深吸一口气,恭敬的说道,“阁老,有强敌打上我们秦家了,靠秦家的力量无法摆平,还请阁老出山,拯救我秦家于水火!”
  那苍老的声音淡淡说道,“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们秦家办事,日后我们两不相欠!”
  “是!是!是!”秦风虽然心里有些不甘,可也无可奈何,因为他不敢拿秦家上下几百口人命冒险。
  对方挂断了电话,秦峰也不知道对方什么时候能来,但他不敢再打电话去追问,只要咬了咬牙,冲出书房,对着满院子的保镖大声喊道,“全员戒备,从现在开始,无论何人敢闯秦家,格杀勿论!”
  “谨遵家主之命!”保镖们的呼声震天,随后这些人呼啦啦的都冲了出去,秦风紧随其后,耳机里传来各个分部的手下的声音。
  “第一安全中队,十分钟后到达!”
  “第二安全中队,十五分钟之后到达!”
  ……
  “第十安全中队,一个小时后到达!”
  这些安全中队都是设立在秦家周边的,负责保卫秦家安全的队伍,每一队都有上千人,里面全都是精挑细选的精英战士!他们武器精良,身手矫健,可以为秦家赴汤蹈火,是秦家最忠诚的卫士。
  秦家深吸一口气,走出秦家大门,只见在秦家门前的这条大街上,已经密密麻麻站了上万人,街道两旁也已经被封锁,不明所以的群众都被拦在外面,以防造成骚乱和人员伤亡。
  而这上万人所聚集的焦点,正是李承乾和赵无极,此刻,赵无极耷拉着脑袋,李承乾负手而立,一脸从容的面对眼前的无数个黑漆漆的枪口。
  “秦家家主还不出来吗?”李承乾等的有些不耐烦了,他低哼一声说道,“难道他不在乎自己母亲的死活吗?”
  其实,李承乾现在并不想和秦家撕破脸,毕竟整个夏国的力量都掌握在秦家的手里,李承乾虽然不惧他,但若是真动起手来,恐怕会造成山河破碎,生灵涂炭,这不是李承乾想要的结果。
  所以他决定,以威逼利诱的手段让秦家屈服,如此一来,他也不用担心自己渡劫飞升之后,秦家在背后闹事。
  也是因为这种想法,李承乾才决定把赵无极的命留下来,并且告诉秦风关于他母亲的事情,以怀柔的手段,来和秦家讲和。
  但如果秦家不知好歹,那李承乾也只好大开杀戒,肃清这些自以为是的大家族。
  秦风站在人群外,大声对李承乾喊道,“李承乾,你来我秦家有何贵干?”他看了看李承乾身边的赵无极,又大声喊道,“赶快将赵家家主放了,你有什么想说的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谈,不要伤害他。”
  李承乾淡淡说道,“我来这里是为了救你的母亲,这个家伙在你母亲身上动了手脚,所以你母亲现在才浑浑噩噩,至于他具体都干了什么,你可以自己问他。”
  秦风疑惑的看向赵无极,而赵无极则像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默不作声。
  想了想,秦风说道,“我可以和你谈,但你必须先放开赵无极,而且必须保证不要伤害我的家人。”
  “可以。”李承乾拎起赵无极顺手一丢,将他丢在了秦风的脚边,秦风齐忙将赵无极搀扶起来,低声问道,“你没事儿吧?”
  赵无极眼睛转了转,回头看了一眼李承乾,他心里突然活了起来,现在他已经离开李承乾,跑到秦风身边,而秦风身边是最安全的地方,周围有大批的保镖保卫他,所以赵无极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再受到李承乾的威胁。
  “家主,你不要相信李承乾的话!”赵无极眼中闪过一丝阴霾,他阴险地说道,“其实老夫人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全是李承乾在背后搞的鬼,他把一个鬼魂种进了老夫人的身体里,因为我要揭穿他,所以他要灭了我的赵家,家主,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秦风听完眼睛一眯,现在李承乾和赵无极都指责对方坑害了自己的母亲,秦风无法分辨到底谁是真谁是假,但是有一点他可以确定,那就是自己母亲出现的问题,绝对不是自然疾病,而是人为有人在害她!
  想到这里,他怒容满面,不管这个人是谁,他敢对自己母亲下手,他秦风绝不轻饶!
  现在,秦风怀疑的最大目标就是李承乾,毕竟李承乾是个外人,秦风并不了解他的底细,而赵无极是他秦家多年的手下,而且他的妻子又是赵无极的妹妹,两家关系十分密切,所以他不太相信赵无极会害自己。
  但秦风也不是愚昧之人,他深知防人之心不可无的道理,越是身边的人也有可能在背后插刀,所以,赵无极也在他的怀疑范围之内。
  想了想,秦风沉声说道,“赵家主,我母亲这件事我必须要调查个水落石出,但是现在我无法判断你和李承乾到底谁的话是真话,所以我只好委屈你了,暂时先住在我这里,等事情真相大白之后,我会亲自向你道歉。”
  赵无极咬了咬牙,现在他确实无法向秦风证明自己没有害老夫人,而且秦风这个人他很了解,吃软不吃硬,所以他很干脆的点点头说道,“一切全听家主的安排,我赵无极绝无怨言!”
  秦风点点头,随后他也对李承乾大声喊道,“李承乾,你说的这件事情,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赵无极所为,而且赵无极现在又说这件事是你干的,如果你能证明你的清白,就请现在拿出证据来!”
  李承乾摇摇头,说道:“你怎么能听信赵无极的谗言?如果真是我做的,我又何必带着他到你这里提醒你?直接等着李家老夫人被夺了肉身变成老怪物,岂不是更好?”
  秦风一听老怪物三个字,心里顿时不高兴起来,他认为李承乾是在辱骂他的母亲,但他还是强压怒气,说道,“这也许是你玩的阴谋诡计也说不定,先是害了我母亲,然后,又嫁祸到我忠诚的属下赵无极头上,只要蒙骗我杀了赵无极之后,你便可以取而代之,管理夏南,然后再一点点对付我秦家,你说,你是不是这样想的?”
  李承乾怒极反笑,不屑的说道,“我李承乾根本不屑使用这种卑劣的手段,而且你秦家有什么值得我可图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夏国罢了!只要我想,整个地球都是我的!”
  李承乾这番话,顿时引起现场轩然大波,很多人都认为李承乾在吹牛逼,简直狂妄到目中无人的地步,秦风更是阴沉着脸,脸上杀机闪现!
  而旁边的赵无极则心里冷笑,暗道,“李承乾啊,李承乾,你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你确实有通天的本领,也杀了我的仙祖和他的师兄,但你别忘了,你实力再强大,你也只是孤身一人,整个夏国有十多亿人,全地球有几十亿人,如果都起来反对你,你难道还能把所有人都杀光吗?”
  “你的本领我知道,你是很强大,不过,你现在在我秦家的地盘上,希望你遵守我们秦家的规矩,别太狂妄了!”秦风冷声说道,“现在,我有请你坐下来一起谈判,不过因为你太过危险,所以要在你身上戴上手铐脚铐,希望你不要反抗,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秦风话一说完,在场所有保镖,都将手上武器的保险打开,子弹上膛,人满为患的街道上顿时响起了一大片咔咔咔的枪栓声!
  “哦?你要对我不客气?”李承乾环顾四周,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容,冷声说道,“你要给我戴上手铐脚铐,你得要问你自己有没有这个能耐!”说罢,他双手一抬,在赵家城堡前那一幕再次重现,只见所有人手中的武器全都飞上了天空,黑压压的一片遮天蔽日,场面蔚为壮观!
  地面上的保镖,个个都吓傻了眼,他们看着自己空空的双手,又抬头看向天空中的武器,一脸懵逼。
  随后,更令他们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只见李承乾双手合拢,虚空团揉,仿佛在揉一个雪球一般,而天空中那些密密麻麻的武器,也仿佛被两只无形的大手拢在一起,用力的挤压,揉捏最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由各种武器组成的金属圆球!
  “我的天啊!我的武器!”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啊?简直是神呐!”
  地面上的保镖,发出阵阵惊呼,然后他们畏惧的看向李承乾,仿佛在看一个神灵。而有些人则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随着退后的人越来越多,渐渐地,李承乾身边便空出了一大块地方。
  轰隆!
  李承乾一挥手,那重达数十吨的大铁球从天而降,砸在他旁边的路面上,将路面砸出一个深深的大坑来,而周围的保镖吓得连连后退,所有人的眼里都闪现出惊恐的神色。
  秦峰也傻眼了,他在一群保镖的保护下,缓缓向秦家大院儿退去,而李承乾则一步步向他走过来,在他面前的无数的保镖,不由自主的给他让出一条道来,没有人敢上前阻拦,因为李承乾给他们的感觉是,敢冒犯他的人,必死无疑!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个声音,“秦家家主莫怕,老夫来助你一臂之力!”
  随后,一道人影突然就这么站在李承乾面前,没有人看到这个人是怎么出现在李承乾面前的,就仿佛是凭空出现一般!
  只有李承乾咪了咪眼睛,他刚才早就看到了这个人,只不过这个人使用了一种特殊的法术,隐藏了自己的身形,别人根本看不到他,而现在他撤去法术,自然而言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隐身之法吗?”李承乾上下打量对方,这是一个七八十岁的老者,鹰眉短发,一脸肃穆,老者身穿一身黑色唐装,脚穿平底布鞋,右手手心里捏着两个旋转的钢球。
  “你是何人?”李承乾淡然问道。
  那老者轻蔑的看了李承乾一眼,冷笑道,“小子!你没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说完他看了看远处,那个被李承乾用各种武器搓成的圆球,冷笑道,“耍猴的把戏也敢拿出来献丑!”
  说完,这老者伸出一只手来向下一按,只见那巨大的金属圆球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用力挤压变形,最后竟变成了一块铁饼!
  老者得意洋洋地收回手来,淡淡一笑,说道,“小子,我这一手怎么样?是不是比你还要厉害?识相的马上束手就擒,否则,别怪老夫不客气!”
  秦风看到老者出现之后,顿时长舒一口气,现在有看见那老者,竟然将那巨大的铁球压扁,他更是大声叫好起来,在他看来,老者的实力一定比李承乾还强,这次还看李承乾敢不敢嚣张?
  赵无极的心里也松了口气,终于出现一个可以和李承乾相抗衡的人物了,他觉得自己这条命应该是保住了,只要李承乾一死,那他说的话就不会有人揭穿。
  到时候,他把所有责任往死去的李承乾身上一推,他身上就干净了,秦风也不会再怀疑他,虽然计划会失败,但只要他保住这条命,以后还有机会扳倒秦家。
  李承乾回头看了一眼,轻轻的鼓了鼓掌,说道:“你这灵气外放的本事,倒还不赖,不过和我相比,你还差的太远了!”
  那老者一脸鄙夷的说道,“说大话谁都会,有本事就亮出来,我看你还有什么过人之处。”
  李承乾低哼一声,伸出右手打了个指响,便听砰的一声,那块巨大的铁饼,竟然自燃起来!那火势极旺,仿佛浇了汽油一般,确切来说,汽油引起的火焰,也不可能烧得如此炽烈!
  也不过短短一分钟时间,那块铁饼竟然被焚化成了铁水,现场到处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老者脸色微变,他可没有这种能耐,可以令钢铁自然,所以他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使用什么把戏?竟然让钢铁自己燃烧!”
  李承乾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无知之徒!这并不是钢铁自燃,而是我点燃了空气中的灵气,通过灵气的燃烧将钢铁烧成了铁水!”他伸出一个手指,便见一处火苗在他的手指尖上跳跃,李承乾说道,“这才是灵气运用的最高境界,引灵为火!”
  “引灵为火?”那老者在心里念叨着这四个字,突然他灵光一闪,想起自己师父临终前跟他说的话,师父确实提到过灵气运用的三大境界。
  最低境界——感应灵气,只有感应到灵气,才能去运用它,控制它。
  中间的境界,便是运用灵气,驱使灵气为自己办事,就像刚才,老者驱使灵气,将那个大铁球压扁,这就是运用灵气的一种方式。
  而最高的境界,便是引灵为火!点燃灵气,可以焚烧世间任何物体,除非焚尽,否则绝不熄灭!
  “难道这个小子,竟然领悟了灵气运用的最高境界?”老者有些不敢相信,可现实摆在他眼前,由不得他怀疑。
  但是,就算他掌握了操控灵气的最高境界,那又怎样?只有纯粹的力量,才是无敌的!而这一点,老者对自己非常有自信!
  “小子,你师从何人?”为了保险起见,老者还是开口问了一句,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毕竟在这世界上,有无数暗中潜伏的老怪物,这些人各个身怀绝技,甚至有些人,以一己之力能够对抗一支战斗力强悍的队伍,但平时就极其低调,和市井小民几乎没有任何区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