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明尊 > 第三十二章纵横自在

第三十二章纵横自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入夜了,四海堂中处处张灯挂彩,一扫前日的惨烈和破败。
  
      虽然堂内许多建筑依旧还是一片雷火焚烧过的废墟,在廊柱阑干之上,也有昨日留下的刀伤剑痕,隐蔽的墙角阶下,还藏着许多发暗的血迹。
  
      但此时,昨日的壮烈和悲伤肃穆之气渐已散去,更多的是胜利的喜悦。
  
      各大门派赶来的援军喜气洋洋,先前经历过那一战非得群雄却有些沉默,关西铁拳白元良在席间举杯吹嘘道:“那十二元辰,尽是些斗箕小人,何足挂齿?先前食虎神君,带领幽冥宫群鬼来袭,我亦跟着洪四海大侠,前往厮杀阻拦。”
  
      “那一役,我手刃尸鬼数人,正与幽冥一窟鬼之中的吊死鬼厮杀的日月无光……”
  
      “……先前有一个叫钱晨的小人,趁机偷袭杀了那食鬼神君,抢了洪老英雄的风头……我一眼就看出来,那姓钱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不久之后在十二元辰中卧底的笑弥勒前辈就被人所暗算,当时只有他一人不在,我便挺身去质问。”
  
      “此人解释不来,便仓皇离去了。连今天的庆功宴都没有参加……这人心机深沉,抢功夺权,说他不是龙首……谁相信啊?”
  
      “若不是空明神僧说毕竟没有证据,我老白第一个上前留下他。”
  
      “哪能叫他如此轻易的离去……”
  
      “哥哥说得好!”有人大声附和道:“洪堂主率领群雄将来袭的十二元辰杀了七七八八,白老兄也立下大功,我看,白老兄不应该是关西铁拳,这是威震山东临海,山东关西并为中原。老哥大败幽冥宫,称呼一声中原铁拳,又算得上什么?”
  
      “中原铁拳!”有人欢呼道。
  
      白元良面有得色,表面上还是推拒道:“说到底,还是洪老英雄的领袖之功。但若是没有小弟仗义执言,这功劳岂不是让某些小人窃去了?说不得还会让龙首洗白身份,未来更加危害武林!”
  
      康千灯坐在旁边的席上,听着这些话,觉得越发食不下咽,气的放下了筷子。
  
      他刚想站起来理论,却被李千秋拉住,对他微微摇头,将他按在席上低声劝说道:“康公子,你再去理论,也和这等小人说不清楚什么。待会想要替钱先生澄清,还得洪堂主和空明神僧来说清楚。”
  
      “可是这等中伤之言……就算有两位前辈解释,也……”
  
      “唉!谁叫钱先生没什么根底,骤然扬名必遭小人诋毁,等未来钱先生做下几件大事,结交许多英豪,谣言也就自然不攻而破了。”
  
      钱晨的脚步缓缓来到四海堂的巨大牌坊之下,此时天色已黑,街上没几个人了。
  
      四海堂正在举办庆功宴,里面正热闹着,就连守门的几个四海堂弟子都有些三心二意的,黄玉函死后,这四海堂似乎就已经缺了那么一口气。
  
      再不复钱晨先前所见的防御严密,规矩谨慎。
  
      下一次若还有十二元辰一般的恶徒,要攻打这里,也就不必在那么大费周章了。
  
      钱晨带着蛇相面具,从四海堂大门走进去,守门的几个弟子早已经瘫软在地,不省人事。“睡一觉吧!”
  
      “第二天一觉醒来,想必就换了一个天。”
  
      钱晨昨天早就把四海堂上上下下所有暗哨眼线,机关布置摸得一清二楚,他进这凶险之地,就和回家一样,闲庭信步,所到之处,没有人能发出一声声响,往往刚闻着一股味儿,就脑袋一晕,昏了过去。
  
      直至钱晨熟门熟路的走到五湖厅,厅内热闹喧嚣,正在庆祝的武林人士依然没有一点觉察。
  
      钱晨将七煞幡插在门口,双手将一道道灵符连连打出,有的埋伏在门口,有的藏在了阶下,有的贴在柱子上,还有的干脆飞到了房檐,屋顶,贴在了屋梁上去了。
  
      钱晨掏出灵光镜,再门口照见厅内的投影。
  
      他一一确定厅内众人的座位,确认来援的各大门派高手的修为,位置,习惯,乃至现在的状态,然后祭起飞云兜,先去黄雨涵带他去过的那一栋藏药宝殿,将飞云兜展开化为滚滚的云气,卷起无数药材,一枚真火符弹出,一枚灵雨符弹出,水火共济,以滚滚云气蒸腾,将那无数药材的药性蒸出,然后一一化合。
  
      再收回飞云兜,打坐调息,将内力恢复。
  
      钱晨回到五湖厅外,将缚魂索化为一只黑蛇,悄悄爬到了五湖厅的房梁上。
  
      透过灵光镜看着下方觥筹交错的热闹场面,白元良在那里大放厥词,钱晨也并没有什么反应,一切准备就绪,丝丝缕缕的烟气,缓缓从五湖厅各处门缝,檐角,瓦隙中飘了进来,落在酒菜上,落在众人的鼻端,落在呼吸之间,皮肤之上。
  
      除了宗师级高手,需要绕过护体罡气,药性慢慢潜入进去,其他杂鱼很快就被钱晨下了药。
  
      钱晨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青衫,戴正了青铜蛇相面具,就这样一步一步的走上五湖厅的白玉台阶,推开殿门,一瞬间的喧闹倾泻而出,衬托着这四海堂其他地方上上下下,安安静静的,就连虫鸣鸟叫也没有的静谧,越发的诡异。
  
      有人听到开门声,下意识的回头一看,吓得筷子都掉了。整个人怔怔的呆在了原地。
  
      旁桌上的人看到他那一幅魂都丢了的样子,也都回头去看,结果他们有人想要惊叫的,却都发现自己浑身提不起力气,只能呆呆的看着钱晨轻松的走进殿中。
  
      因为大殿里人坐的非常满,从正堂之上根本看不到门口,所以钱晨一路走来,并没有被堂上的人看见。
  
      他宛如净街虎一般,所过之处,安静了一片。
  
      康千灯坐在正堂靠前的位置,有些食不知味,突然发现厅内的声浪小了许多,渐渐后面没什么声音了。
  
      这时候,有人发出了断气一半的哦哦声,这种太过恐惧而失去语言能力的表现,让康千灯有些好奇,他转头一看,却是白元良坐在他身后的那一桌,无意间抬起头来,看到了后面。瞬间整个人一瞬间变得硬邦邦的,脸上的恐惧更是不用去瞧,都满溢出来了。
  
      康千灯顺着白元良的眼光看过去……
  
      一位带着青铜蛇相面具,一身青衣的影子,正在从后面缓缓飘来,所过之处,喧闹的声音都消失了。
  
      月光顺着他打开的殿门照进来,亮的出奇,莹莹之辉仿佛有琉璃镜反射一样,由那人沐浴着走进来,青衣凝翠欲滴,越发动人。
  
      “乘…乘……乘雾神君!”有人凄厉道。
  
      钱晨已经来到正堂前,进入到所有人的目光中,他从白元良身边经过,或许是故意的,他经过白元良身边的时候,还顿了顿脚步,白元良下身传出沥沥的水声,一股黄浊的液体沿着他的小腿流到地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