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二百零一章 美人计

第二百零一章 美人计


  溜到外边先打晕了张重的小弟,这边刚好李凤出来上茅厕,叶沧海立即出示了令牌,交待了一番。
  顿时,李凤脸都吓白了。
  不过,这妹还算是老辣,有些胆子,再加上经历的人也多,于是,又回到了房间。
  “哥哥,你这玉件儿哪来的,是不是什么破旮旯捡来骗我的?我一个风尘女子,你骗我有什么意思。”李凤一边继续灌酒一边问道。
  “放屁,我张重会捡破东西吗?
  哪件拿出来不是宝贝。不过,那地儿我也不清楚,大晚上的,谁看得清。
  不过,应该就在东阳府打东边,当时瞄了一眼,好像叫什么‘桃花山庄’。
  地点倒是偏僻,在大山旮旯里。”张重说道。
  “桃花山庄,没听说过。那么偏僻的旮旯,能有什么好的人家?”李凤问道。
  “不一定,别看那地儿偏僻,但是,我也吃了一惊,那宅院儿居然不小,里面摆放精致。当时怕被人发现,就顺了这件东西赶紧溜了。”张重道。
  “张爷你也太胆小了吧?你堂堂的大高手还怕了一个偏僻旮旯的土财主不成?”李凤问话相当有技巧,叶沧海都暗中竖起了大拇指,这娘们,干妓*女这一行太可惜了,人才啊,应该去干捕快审案子才对。
  “这你就外行了吧?跟你说啊,能摆放这么多贵重物品的宅院,主人肯定不简单。
  而且,还在躲在偏僻地方,不是大高手就是那些心图不轨的达官显贵,今后摊上事后有个退路。
  不然,在如此偏僻的旮旯建如此一座豪院,银子哪里来?”
  张重摇了摇头,一口喝干,在李凤身上乱来。
  李凤的脸顿时红通通的,本来,她干这一行也有些年头了,接的客人也不是一个二个的了,但是,明晓得有人在盯着,自然也感觉脸红,羞耻之心总是有的嘛。
  “哈哈哈,你这脸小儿更可爱了。”好像还合了张重心意。
  “拉倒吧,如果是有钱人,在如此偏僻的旮旯肯定请得有高手护院,你还跑得掉?”李凤夹了一块肉塞进了张重嘴里。
  “张爷我是什么人,飞天狼,衙门里的人说老子心狠如狼。
  但是,武功能飞天,有几个能逮到我?
  而且,那地儿估计也从没人敢进去过,所以,护院也有些松懈了。
  并且,爷我的速度快,只是顺了件东西就跑,不然,还难说了。”张重道。
  “爷啊,当时这玉件儿搁哪里啊?”李凤问道。
  “问这么多干嘛?”张重眼一瞪。

  “爷,你赏给凤儿我了,凤儿我当然要问清楚点。不然,今后缺钱了拿去当铺,人家打发几两银子的岂不被人宰了?”李凤答道。
  “那倒是,不过,这玉件儿可不便宜,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是正宗的金田玉制成的,这种东西我一眼就能看穿,不是假的。你到当铺随时一搁,问掌柜的要一千两,估计得把掌柜的乐死了。”张重道。
  “谢谢张爷了,奴家高兴死了。”李凤儿柔情似水,张重激兴大发,一把抱起……
  “什么,进了醉软楼,一听就不是什么好去处。”
  这么多天了,东阳府同知赵松洲砸了座小金山请来了名医,终于把外伤弄得七七八八的了。
  只不过,让赵松洲愤怒得要死的就是,当时自己下身被打伤,这外伤虽说好了,但是,下边那玩意儿居然不会‘翘皮’了。
  差点把赵松洲吓死,作为一个男人,那东西不会基本上就废了。
  赵松洲简直是暴跳如雷,正主儿谭苍他惹不起,自然,恨不得食叶沧海的肉喝他的血。
  当然,赵松洲也明白,如今的叶沧海已经非吴下阿蒙了。
  他居然敢当堂斩杀王汉,顶撞巡察使郑韦,跟杭征西叫板,打伤铁木尔达,这哪一件都不是赵松洲所敢干的,这些人都不是他所能惹得起的。
  卫国忠明摆着护着他,自己跟他刚上那肯定吃亏,所以,这厮一直在蛰伏着寻找机会。
  这不,机会来了。接到秘报后,赵松洲几乎是小跑着到的郑家的静心园。
  郑韦正在喝茶,这不,运气不错,听说过后郑韦轻轻的搁下了手中的茶杯。
  “大人你当然不会去那种藏污纳垢的地方了。”赵松洲忙说道。
  “是青*楼吧?”郑韦瞄了他一眼。虽说是东阳府人,但是,郑韦去省城也有好些年了,根本就没听说过这个地方。
  “嗯嗯,这醉软楼地处偏僻,所以,平时不显山露水的。
  不过,哪里的姑娘的确不错,千里挑一。
  所以,一些懂行的才去。而且,收费还不低。
  刚好,那楼的东家跟我认识,刚才派人过来,这叶沧海太不像话了。
  居然去那种地方?而且,一揽还两个,在包厢里喝酒狂乐,简直有辱官员声誉。”赵松洲一脸愤愤然。
  “这个,咱们海神国并没有规定官*员不准去那种地方。所以,即便是逮到,那也只能训诫一翻了事,伤不了他的根骨。”郑韦好像兴趣不高。
  那是因为,他心里堵得慌。又给了叶沧海二天时间,到时,时间一到,还不照样子拿他问罪,何必现在还去醉软楼凑这个热闹。
  “大人你想,他不去抓紧查案子却是在喝酒取乐,这不明摆着在蔑视大人你,把郑家置于何地?
  给外人看到,人家会怎么说?
  肯定会说郑家也不怎么样,人家小小的一个同知副令都没搁眼中什么的。”赵松洲道。
  啪!
  桌子被郑韦狠拍了一掌,茶杯儿都跳了起来,泼了赵松洲一身都是。
  赵松洲也不敢擦,知道这是郑韦故意的,是在警告自己。
  因为,刚才自己的话中可是把郑家讲得有些哪个了?
  不过,赵松洲却是暗暗高兴,至少,郑韦发火了。
  他一发火,叶沧海就要倒霉了。
  “走,去看看。”郑韦站了起来。
  此刻,天已蒙蒙亮。
  “听说杭新格大人也还没回省城?”赵松洲又漏了一句。
  “你是去打脸的啊?”郑韦转头看着他,眼神不由得在赵松洲下身瞄了一眼。
  赵松洲很敏感,脸腾地就红了,顿时眼都红了,牙齿都咬得嘎嘣的响。
  哪个天杀的把老子‘废了’的事传出去的?
  “呵呵,别急别急,你这个得慢慢来。”郑韦拍了拍他肩膀,一脸怜悯的以示安慰。
  “郑……郑大人,我能不急吗?如果好不了,我……我就废了,活着还有什么意思,都是这个叶沧海害的,这个杂种,我要杀了他。郑大人,你得为我作主。”赵松洲再也忍不住了,当场哭了。
  “放心,本官不会由某些人胡作非为的。”郑韦脸一板。
  “郑……郑大人,这是我赵家祖传的一只青花虎瓷儿,听说郑大人喜欢瓷器,留着也没什么用,送来给郑大人玩赏了。”赵松洲指了指地下搁着的一个小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