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二百章 谛听

第二百章 谛听


  先前斩杀王汉的奖励还标在手臂上,因为王汉属于大恶之人,所以,系统这次给的奖励不少,居然高达106个点值。
  于是,这厮跑进了宝塔之中,在基础屋中溜达了起来。
  现在进入宝塔基础屋非常方便,只要有想法,另一个自己就会出现在基础屋中,好像自己的魂儿一般。
  丹药兵器叶沧海都不看了,专门挑武功心法。
  不过,貌似没有关于能修炼‘听力’的武功。
  这厮不由得有些丧气,抬头看了看屋顶。
  “我说玉镜,是不是修炼听觉的武功心法在第二层楼?”叶沧海跑到玉镜面前问道。
  “我找找。”玉镜闪了闪,一些扫描纹光出现在镜面上,不断的闪动着。
  不久,停了下来,闪闪,“好像没有修炼耳朵的功法。”
  “切!有天眼通怎么就没有顺风耳。只有搭配起来才能形成天视地听啊,再加上我的哮天鼻子,那是不是就更完美了?”叶沧海翻了个白眼。
  “你讲起这个我倒是记起来了,不就是狗吗?哮天犬是狗,传说是二郞真君的宠物。不过,还有一只更厉害的狗。”玉镜闪了闪露出字来。
  “什么狗,哈巴狗、藏獒、金毛犬、哈士奇……”叶沧海问道。
  “‘谛听’,听说过吗?”玉镜闪闪。
  “当然,听说它也是一条狗。”叶沧海道。
  “它可不是普通的狗,传说是地藏菩萨的坐骑,谛听的原身是一条白犬。
  虎头、独角、犬耳、龙身、狮尾、麒麟足……长得四不像。
  不过,此物专听天地,比那什么顺风耳厉害得多。
  而且,连你心里的想法都能听出来。
  只不过,那得需要高深的道行才能办到。”玉镜金光闪闪,显得高大上。
  “有吗?赶紧,我要换。”叶沧海兴奋了起来。
  “就你那点点值也想换,那你把谛听也想得太简单了。即便是有,估计也在第五六层宝塔之中,暂时你还没那资格。”玉镜闪动。
  “切!讲这些没用的诱惑人啊。”叶沧海翻了个白眼,突然一愣,“不对,刚才我好像看到了它?”
  “不可能,它是不可能出现在基础屋中的。”玉镜十分肯定的闪动着。
  “你看看,这个是不是像。”叶沧海赶紧跑到一具玩具面前。
  “这玩具谁雕刻的,倒真像是谛听的翻版,只是微型版本了。
  只不过,它只是一个玩具。
  应该是一些武功前辈们用来把玩的,是了,应该是有些武功前辈也听说过谛听之后按传说搞出来的,好像还是一具傀儡。”玉镜冒字。

  “我就换它了。”叶沧海道。
  “你可想好了,也许,它就只是个玩物而已。这个,你的点值又得清零了,像王汉这样的恶人可是极少见到的,点值难赚。”玉镜居然冒字劝道。
  “换了!”叶沧海作了决定。
  “好吧。”
  叶沧海把手臂伸了过去,一按,顿时,青光一闪,手臂上的点值化为了一团金光冲进了玩具之中。
  不久,那玩具狗居然活了似的汪汪叫了几声。
  尔后,居然一把缩小,化为一团影光冲进了叶沧海耳朵之中。
  吓了这家伙一跳,不久,叶沧海顿时感觉耳朵一震,好像耳背者加了助听器一般,声音突然间给放大了数倍。
  “哈哈哈,真是一个玩具谛听,好像有放大声音的作用。”叶沧海兴奋了起来。
  “你小子捡到宝了,它应该是武者中的器师炼制出的一种像谛听法器。
  一般的兵器成为法器之后攻击力就强大了,而此人炼制这东西出来就是为了放大声音用的。
  只不过,跟修炼耳功相比,这个更直接,装上就能用,它现在就装得你耳朵里了。
  可惜不是灵器,不然,直接可以融入你耳朵里面,跟皮肉融为一体。”
  “感觉还不错,耳朵也不难受。只是在耳朵里长了个小沙粒而已。”叶沧海兴匆匆的开始了偷听,这次听得清清楚楚的了。
  “老子张重怕什么,小凤儿,你肯定不知道,老子就是无恶不作的大盗‘飞天狼’。吃喝嫖赌样样俱全,凡是给老子瞧上眼的,我都得弄到手。”尖嘴猴腮那家伙一边喝一边口沫横飞的吹嘘着。
  “那女子‘不从’怎么办?”李凤坐在他膝盖上,戏笑着问道,自然没当回事了。不然,还不吓尿。
  “不从,老子有软香散,包你烈女变**,英雄变爬虫。就是你们那什么破侍郎的儿子怎么样?”张重嬉笑道。
  “郑通,怎么啦,一个死鬼你说他干嘛?”李凤嗲着声音问道。
  “就是老子杀光!那小子就那几招,堂堂侍郎的儿子还经不起老子几巴掌。”张重吹嘘道,叶沧海差点笑出声来,可以肯定这家伙是在吹牛了。
  虽说这家伙实力强悍,但是,郑通是被杀手抓住萧公子的剑杀的,并不是巴掌拍死的。
  “我的张爷,你英雄,你厉害,你武功盖天地……”李凤尽往他嘴里灌酒。
  “吴捕头怎么样,哈哈哈,堂堂海州府总捕头,也给老子玩得团团转。到现在,肯定在家里抱着娘们哭。”张重嘴越吹越玄乎,不过,叶沧海突然的愣了一下。
  吴捕头,海州府的总捕头的确就叫吴信峰。
  是了,前段时间还发了通辑令过来,听马超说是协查抓捕一个江洋大盗。
  说是他家伙为了抢劫杀了好些人,最近还把一家十几口灭了门,难道就是张重?
  只不过,叶沧海事多,也没注意到这些。
  现在想想,张重居然是先天强者,还真有江洋大盗的嫌疑了。
  瞄了一眼,发现这家伙门口还站得有个小弟。
  那小弟居然也有着内罡六重境实力,再瞄了瞄,发现大门旁居然还躲着一个。
  此人,八成就是被通辑的江洋大盗了。
  奶奶的,郑通的凶手查不出来,倒是逮到一个送上门来的傻货。
  “看到没,这是我跑路时顺手牵羊的,送给你了。”这时,张重为了显摆,摸出一个小盒子来,尔后打开,里面居然是一块饰物样东西硬塞给了李凤。
  李凤自然也没客气,当即嬉笑着收了。因为,那饰品看上去像是玉件,应该能换点钱。
  不过,叶沧海却是吃了一惊。
  刚才那东西藏在盒子里倒是没闻到什么,不过,一拿出来后叶沧海顿时精神一振,因为,那玉件上居然有杀死郑通的凶犯味儿。
  先前没闻到,估计是因为那个盒子有些特殊,居然能混杂气味儿。
  现在一亮出来,那丝味儿就溢出来了。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但是可以肯定,张重身上并没有杀死郑通凶犯的味儿。
  如此一推测,难道张重当时跑路时顺手牵羊,阴差阳错的就进过凶犯的房间?
  这个线索它吗得太重要了,叶沧海都快激动得哭了。
  于是,马上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