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九十四章 擒王汉

第一百九十四章 擒王汉

    不过,随身的捕快却是给拦了下来,只有几个人跟在身边。
  
      嗬!
  
      好家伙,城主府好多人。
  
      一队队劲装汉子拿着刀剑势气昂扬的站着,五步一岗,十步一哨。
  
      快到大堂时,两边排着威风不凡的黑衣大汉,一路排到了大堂。
  
      “王汉这是要给大人下马威啊。”陶丁小声说道。
  
      “呵呵,王汉就是个山大王的料子,上不得台面。”叶沧海笑道。
  
      “可是人家现在已经是十等海神卫了,跟大人品级相当。听说王汉斗大的字不识一筐,可见他靠山有多硬?”陶丁小声道。
  
      “查清他的靠山没有?”叶沧海问道。
  
      “听说跟一个王姓侯爷有亲戚,其封地就在东阳府周遭地带。不过,还没落实下来。”陶丁说道。
  
      “不过,王汉这些年大把撒银子,在省里也接交了不少权贵,王家在省里也有人。”马超挨近过来说道。
  
      “管他谁,今天谁都没用。不说了,咱们见王汉去。”叶沧海一摆手,大步朝大堂而去。
  
      发现王汉都没站在门口迎接一下,而是大马金刀的坐在虎皮交椅上,两边分坐着城主府一些’官员‘。
  
      当然,这些’官员‘都得加个引号。因为,都不是衙门正儿八经的官员。
  
      其外挂的身份都是这些亦官亦商,比如,贵族身份,还比如,坛主执事什么的。

  
      在水蓝大陆,朝庭都执行两分制。
  
      什么叫两分制,拿一座城来说,衙门是代表朝庭的,但是,城主府却是朝庭的附庸。
  
      但是,城主府却是江湖上的设置。
  
      比如,东阳城城主就相当于江湖门派中一个坛主,省城城主就相当于舵主。
  
      而王汉就是东阳坛坛主,其手下还有一些主事、执事之类的职位。
  
      这些主事、执事都是由当地有头有脸的名人担当的。
  
      比如,唐经东就是东阳城主府一名主事。
  
      朝庭如此配备,主要是方便用来管理江湖门派的。
  
      而城主府就是管官东阳这块地界上江湖门派的机构,当然,城主府只是衙门的附庸,有事还得衙门为主。
  
      但是,如果城主跟府主不会符,就形成了两派。
  
      也许,这个也是朝庭故意如此设置的。
  
      互相监督,权力分散,以免造成衙门独断专横。
  
      当然,像坛主之类往往授的都是一些闲职,比如,海神卫就是最好的闲职了。王汉现在就是十等海神卫,相当于从五品,跟叶沧海品相相当。
  
      唐经东以前是主事,挂个民团副使,就相当于从六品官员。
  
      所以,一个东阳府就形成了两套班底。
  
      实则,有点像是现代社会的党*委跟政府两套班底。
  
      不过,城主府虽说只是附庸,都是些没有实权的闲职位置。
  
      但是,却是可以作为晋升的阶梯。
  
      比如,王汉如果后台硬,或者说立下大功,也照样子可以转到衙门任职的。
  
      当然,按规矩,如果你在城主府是从五品,到衙门后只能担当正六品职位,也就是降一级使用,跟转业军官降一级到政府任职差不多。
  
      “叶大人带着大批捕快过来,是不是我王汉犯了什么事要绑了带回衙门?”王汉还真是直捅捅的,丝毫不给叶沧海面子,连个招呼都不打,坐在虎皮椅子上冷冷的问道。
  
      “唐家人把王城主你告到了巡察使郑大人手上了,本官奉郑大人之令过来提审唐经东等一干人等。”反正都撕破脸皮了,你不客气,老子当然也不客气了,叶沧海直截了当。
  
      “你有郑大人令符吗?”王汉问道。
  
      “当然有。”叶沧海看了马超一眼,马超从背包里抽出了一支小令箭来。
  
      “我可是听说郑大人把此案交给了叶大人审理,但是,这令箭嘛,只是个信物而已。并不能代表是郑大人指示叶大人过来提审唐经东的。”这时,城主府主事张望东冷笑着说道,此人是张家堡堡主,也是东阳城有头有脸的人。
  
      挂了个三等男爵封号,张家堡一带地盘都是王族封给他的。
  
      跟王汉是拜了把子的兄弟,当然是铁了心当’跟屁虫‘了。
  
      “郑大人把此案交给本官审理,本官过来提审当事人,难道不行吗?”叶沧海眉毛一挑,反问道。
  
      “唐经东作恶多端,欺压良善,这些年下来,干尽坏事。
  
      欺行霸市,划地为王,打杀抢掠的事都干了。
  
      事情败露,已经被王城主拿下,并且,已经审理清楚。
  
      而且,唐经东还是城主府原主事,所以,此事,本就是城主府份内的事。
  
      城主府要铲除内部恶人,无关官衙什么事。”
  
      另一个坐在张望东对面,穿着紫布衫,圆胖脸蛋,保养非常到位的老者一脸轻蔑的说道。
  
      “你是拜月山庄的吧?”叶沧海问道。
  
      “本人庄长天,也是城主府主事。”胖子老气横秋的看着叶沧海回道。
  
      “马超、林娇娇听令,拿下!”叶沧海突然的脸一板。
  
      “啪!”
  
      桌子被庄长天一拍,他长身而起,杀气腾腾的指着叶沧海道,“你要拿谁?”
  
      “拿的就是你!你跟范西风同流合污,串通一气,龙虎镖局一案你也有份。”叶沧海冷冷对着他,马超跟林娇娇大步走向了庄长天,王汉居然没吭声。
  
      “你算个什么东西,老子在东阳城的时候你还指不定在哪条母狗的肚皮里哭?”庄长天大怒,一指叶沧海,先天之气突然散发出来,卷起一道风噪隔空抽向了叶沧海。
  
      啪!
  
      这道耳光声非常的清脆亮眼,庄长天直接被林娇娇一巴掌抽得摔砸向了椅子,撞散架了。
  
      “你敢打我?”
  
      庄长天咆哮着跳起,铁青着脸随手拿起椅旁大刀一个腾空劈向了林娇娇。
  
      滋!
  
      林娇娇诡异的一伸手直接切入刀势之中,一把拿捏住了庄长天的手腕,反手一掰,咔嚓一声脆响,这次更刺耳。
  
      在坐的都心跳了一下,而庄长天已经惨叫一声,手腕耷拉了下去,貌似,被林娇娇直接掰断了。
  
      在坐的都一脸震惊的看了林娇娇一眼,这泼妇是谁啊?
  
      怎么如此强悍,要知道,庄长天闭关出来已经突破先天了啊?
  
      难怪叶沧海敢如此嚣张,原来请到了如此厉害的人物?
  
      “我踢死你!”
  
      庄长天狂吼一声,飞起一脚踢向了林娇娇的下身。
  
      这个动作对女人来讲可是大忌,林娇娇顿时气得红了脸,一掌往下一斩,直接把庄长天大腿斩断,这边,手掌顺势的往上一滑。
  
      啊……
  
      就是叶沧海都痛苦的抽搐了一下嘴唇,女人,太可怕了。
  
      林娇娇居然一把顺着大腿根部上去捏碎了庄长的卵……蛋子。
  
      庄长天下身一片鲜血顺着大腿流到了地上,触目惊心。
  
      “哪里来的强盗,胆敢攻击我城主府主事,来人,给我杀了!”王汉一看,一拍椅子大吼着站起。
  
      外边,几十个手下杀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