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就剩两天

第一百九十三章 就剩两天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武神皇庭最新章节!
  
  而且,可以扯起郑韦的虎皮耍一阵子大旗了。
  
  “哼,你就剩二天了。”郑韦一甩袖子,气呼呼的。
  
  吗得,黄世仁啊……
  
  叶沧海心里又苦闷开了,两天内要破了郑家血案,玩完了……
  
  “郑大人,到时,叶沧海还破不了郑家血案,本御使道也要参他。”杭新格也是一脸狠样。
  
  “唉……叶大人,这个坎儿你得挺过去才是。”两人走后,卫国忠叹了口气道。
  
  “不管了,先把唐家的事处理掉。”叶沧海道。
  
  “唐家的事还在后边,你先保住自己才最重要。
  
  所以,这两天你不要管别的了,先把郑家案子破了才是正道。
  
  留得青山在才有柴烧,不然……”
  
  卫国忠都有些急了,小声又说道,“关于飞云寨之事我已经上呈巡抚大人。我看这两天内你也不可能破了郑家血案的,你得另有打算才是。”
  
  “卫大人有什么好的办法?”叶沧海问道。
  
  “不如辞了东阳府这边的副同知一职?这只是暂时的,到时,一旦风波平息。
  
  你不如换个地方再说。虽说可惜,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有的时候,就要快刀斩乱麻,懂得取舍之道。
  
  不然,一旦犹豫不决,最后,你官没了,还得下大牢。”卫国忠道。
  
  “叶大人,这叫壮士断腕!壁虎为了逃生能自断尾巴,你何不效仿?”李师爷也说道。
  
  “郑韦跟杭新格两人盯得紧,我就是辞了躲到护陵队也没用。而且,飞云寨之事我又是主事方,躲不了。”叶沧海摇摇头道。
  
  “怎么躲不了,你说王族有机密大事需要出去公干。一走了之,难道郑韦跟杭新格还能拦着不成,量他们也没那胆子。”卫国忠道。
  
  “没错,到时,你就一直拖着。
  
  他们俩个也不可能在东阳住太长时间的。
  
  到时,一回省里,你不就可以回来了。
  
  当然,正好卫大人所说的,东阳你也不能再呆下去了,得换地儿了。”李师爷道。

  
  “就这样灰溜溜的夹着尾巴走人,我不甘心。”叶沧海摇头道。
  
  “你呀你,真到了壮士断腕的时候,再不走就迟了。”卫国忠一脸痛心的指着叶沧海,像个老大哥。
  
  “叶大人,当断不断,其心自乱了。你得赶紧下决心才是,迟则生变。”李师爷说道。
  
  “多谢两位老哥了,不过,我已经决定了,就是下大牢也不走。”叶沧海目光炯炯的仰望着衙门外的苍天,有些悲壮的说道,“两位老哥,为人一世,如果真这样走了,我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这官当来还有什么意思?
  
  而且,也愧对东阳百姓,没脸见李镖头,唐经东,还有郑老侍郎。
  
  你们就别劝了,我意已决。”
  
  “唉……好吧,需要什么帮助,你尽管说来。”卫国忠叹了口气。
  
  “第一,我现在就去城主府把唐经东提出来。”叶沧海道。
  
  “你这样子去王汉不可能交人的。”卫国忠摇了摇头。
  
  “除非你有十足的证据,不然,王汉怎么可能放人?”李师爷道。
  
  “不交也得交!”叶沧海哼了一声,大步走出大堂,换了官袍,尔后点齐人马,直奔城主府而去。
  
  “麻烦大了,表哥,你得赶紧拦着才是。不然,如果叶沧海跟王汉在城主府搞起来,那可就成了东阳府衙跟城主相斗了。到时,会惹出更大的乱子。”李师爷道。
  
  “叶沧海明知这两天破不了郑家血案,所以,他想把唐家跟镖局的事处理掉,尔后等着郑韦和杭新格来降罪。
  
  唉……算啦,弄起来就弄起来吧。
  
  叶沧海有这样的勇气,我卫国忠还不表现点魄力吗?
  
  一直这样忍着也不是个事儿,干脆就让他闹一回。
  
  表弟,有的时候,格局一旦形成就僵持住了。
  
  也许,叶沧海就是打破格局的人。”卫国忠道。
  
  “怎么破,这不正中了王汉的圈套。
  
  他就是想这样干的,因为,他早就盯着你的位置了。
  
  更何况,城主府高手可不少。这些年下来,王汉大把撒钱,请了不少的私人护卫。
  
  叶沧海这过去肯定吃亏,到时,一闹腾起来全被人打趴下,反倒丢了衙门的脸。
  
  而他自己指不定还会被王汉以闹事之罪抓起来。
  
  到时,郑韦和杭新格一起哄,叶沧海就真的完蛋了。
  
  并且,也将牵扯到表哥你身上。到时,表哥你想抽身都难。”李师爷道。
  
  “我说过,叶沧海有这勇气,我也得拿点魄力出来。闹吧,越大越好。”卫国忠目光阴冷的看着外边,道,“你去组织一批人,通知赵良一声,叫守备营也派些人马过来。到时,我去处理后事。”
  
  “你要亲自带人过去?”李师爷吃了一惊。
  
  “有什么办法,叶沧海肯定摆不平,到时,肯定被打趴下。所以,我上阵吧。到时,干脆一锅端了。今天既然要破局,那就打破沙锅捅到底。”卫国忠狠狠的说道。
  
  “表哥你真要动王汉了?”李师爷一脸震骇。
  
  “动!不动它吗滴是孙子!”卫国忠捏了捏拳头,罕见的爆了句粗。
  
  “好!”
  
  李师爷一丝意外闪过,过后再没讲话,表哥既然已经决定,就是明晓得要掉脑袋他也会去执行的。因为,他是表哥的影子。
  
  而且,李师爷还有丝丝兴奋夹杂其中。
  
  毕竟,来东阳府也有几年了,一点变数没有也倍感没劲。
  
  而变数往往是大洗牌,跟王朝变更也差不多,往往这个时候最会出英雄,最有机会了。
  
  作为表哥的影子,李师爷当然希望表哥的官越做越大,青史扬名。
  
  城主府一切如常,叶沧海带着捕快过来并没有引起什么惊慌。
  
  先礼后兵!
  
  “报……报城主,叶沧海带着大批捕快过来了。”
  
  看门的护院头目杨河还是有些惊慌。毕竟,傻子也看得出来,来者不善。
  
  不然,如果叶沧海是来拜访城主的,何必带了一百多号人马过来?
  
  “慌什么,来就来嘛,难道还能把我王汉吃了?”王汉正在书房,眼一瞪,顺手把书一扔站了起来。
  
  看书真烦人哪,王汉最不喜欢看书的。
  
  可是吴云师爷硬逼着他看,还说,今后要当知府了,是这东阳城真正的主人,没有文化可是不行。
  
  如此这般,王汉硬是被吴师爷逼着每天得看上一个时辰的书。
  
  “来了多少人?”吴师爷问道。
  
  “一百多。”杨河回道。
  
  “来的都是什么人,有守备营的吗?”吴师爷又问道。
  
  “没有,好像全是衙门捕快。”杨河答道。
  
  “呵呵,一百多捕快也想找茬,叶沧海这脑门子是不是给驴踢坏了?”王汉冷笑一声,大步出了书房。
  
  “肯定是来讨要唐经东的。”吴师爷道。
  
  “卫国忠来了都没用,他算什么东西。走,看看去。”王汉应着,往客厅而去。
  
  不久,叶沧海在杨河引路下到了大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