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意外突破

第一百九十二章 意外突破

”去死吧,吗得,真是衰气!“叶沧海爆吼一声,出塔了。
  
  有些垂头丧气的伸手去抽自己的白露刀。
  
  突然,异变发生,一股强在无匹的力量从白露刀上传来,刀上闪动着玉色光泽,叶沧海一下子被吸附住了。
  
  他发现,沿沿不断的血色能量涌进了自己身体之中。
  
  咔!
  
  叶沧海整个人像皮球一般给冲得跳了起来,落地时顿时大喜。
  
  自己给这一冲,居然冲开了先天第四道关卡,踏入了先天四重境门槛。
  
  ”哈哈哈……哈哈……“叶沧海的笑声在山谷中回荡着,震得飞鸟四处乱窜。
  
  这个人类很可怕!
  
  ”玉镜,你算个什么东西,小爷不求你,照样突破,突破了。“叶沧海嚣张的指天狂喊。
  
  ”我早跟你说过,白露是神铁,是成长之刀。
  
  这次他吸尽了宋蛙的血,血中能量太恐怖了。
  
  再加上,宋蛙身上居然带有高手一丝贮存的神虚之气,估计是宋蛙吞服了高阶丹药。
  
  所以,全给白露吸收了。
  
  最后,白露反馈给了你。你只不过运气好而已,不过,这种运气太罕见,别整天指望着它。
  
  所以,杀强敌,换升仙丹才是你突破的不二法门。
  
  切记切记……“玉镜又闪了闪,就没影了。
  
  ”神虚之气,神虚强者级的灵丹……这宋蛙到底什么来头,居然能得到如此灵丹?看来,我的对手越来越强大了。难道还真不是西陵郡王……“
  
  此刻,叶沧海的想法有所感观……
  
  “大人,你没死啊……”方白衣的确急疯了,把整个护陵队员都拉出来了。
  
  “多谢各位了。”叶沧海抱拳相谢。
  
  “大人,凶手在哪?”一个精壮,全身黑色铠甲,威风不凡的中年男子问道。
  
  “你是?”叶沧海看着他。
  
  “禀报队长,属下是副队长张丁,刚完成差事赶了回来。”男子半膝下蹲拜见道。
  
  “嗯,很好,传令收队!”叶沧海道。
  
  “大人,哪凶手是不是被大人杀了?”张丁问道。

  
  “杀不了,此人太强了。不过,我跳进河里才转道回来了。”叶沧海撒了个谎。
  
  “吗得,敢刺杀我护陵队的人,老子掏出他卵蛋子来。”张丁一脸凶悍的骂道。
  
  “方大人,这事没往外传吧?”叶沧海问道。
  
  “还没来得及,我们只急着找大人了,所以,除了护陵队谁都没说。不过,已经三天过去了,大人还是赶紧赶回去向卫大人解释一下,免得引起误会。”方白衣说道。
  
  “也好。”叶沧海点了点头,打马而去。
  
  “方大人,大人好像不愿意讲凶手的事。”张丁看着叶沧海背影道。
  
  “大人不愿意讲咱们当下属的就不要问。”方白衣道。
  
  “吗得,白白便宜了那家伙。”张丁捏了捏拳头。
  
  “便宜,张副队,真碰上的话就倒霉了。”方白衣道。
  
  “方大人,呵呵,你不知道我这次回来有好事吗?”张丁略显自得的笑道。
  
  “你不会是突破了吧?”方白衣一愣。
  
  “呵呵。”张丁笑了笑,道,“刚才,本来是想跟队长过过招的。不过,见他太忙就放过他了。不然,非打趴下他不可。”
  
  “张丁,你可不能乱来。”方白衣赶紧摇头道。
  
  “放心,我有分寸。”张丁说道。
  
  得暗中提醒一下叶大人,这个张丁可是个好斗之人。真给他打趴下那就丢脸了……
  
  方白衣在心里暗暗说道。
  
  “卫大人,叶沧海是不是你手下?”郑韦一脸严肃的盯着卫国忠。
  
  “当然是,不过,人都有急事。叶大人这次虽说没跟我告假,肯定是碰到急事儿了。”卫国忠说道。
  
  “急事,我看根本就是想逃避责任。”杭新格在一旁冷笑道。
  
  这两个家伙今天上午就来了,点名要叫叶沧海出来。
  
  可是叶沧海不告而别,卫国忠赶紧派人到护陵队,可是那边好像有行动,陵园那边大门都不让进。
  
  而且,剩下的几个人全都一脸严肃,并且,以王陵机密不可告知为由拒绝了,派出传信的人只好把信留下走人了。
  
  “官员不尽职尽责,这是对王族不忠,本御使一定要奏他一本,告他玩忽职守,遇事推诿,逃避之罪。”杭新格一脸阴冷。
  
  “下官回护陵队处理一些事,怎么就成了玩忽职守了?”叶沧海的声音突然传来。
  
  “你不告假失踪三天,这不是玩忽职守是什么?既然你说是处理一些事,那是什么事?你说!本官听着的。”杭新格一脸不屑的看着叶沧海。
  
  “你没资格听。”叶沧海一脸高调的看着他,差点把杭新格气死,指着叶沧海,嘴唇都有些颤抖,“你们看看,他居然敢说我没资格听?我杭新格是御使副道令,分管东阳府这一块事务,叶沧海,你这是藐视上官。”
  
  “王族机密,你有资格听吗?你如果真要逼着下官向你禀报,那下官就禀报给你听怎么样?”叶沧海一脸玩味儿表情笑看着杭新格。
  
  顿时,杭新格脸涨得通红。
  
  “不听就不听,拿来吓唬谁!”
  
  “杭大人不就被吓唬着了吗?”叶沧海讥笑道。
  
  “叶沧海,你想干什么?”杭新格差点气晕了,寻思着绝对不能中了这小子圈套。
  
  王陵的事绝对不能听,要是听出什么麻烦来岂不倒霉?
  
  毕竟,王族的事,外人掺和进去是大忌。
  
  摘了顶戴是小事,不小心砍了脑袋也是小菜一碟。
  
  “好了,叶大人。本巡察事多,你得抓紧把飞云寨谋反之事,以及唐家告王城主之事处理清楚。还有,郑家案子就剩下二天了,到时,有言在先,你自己看着办!”郑韦逼道。
  
  “郑大人,飞云寨之事不是郑大人你要亲自审理吗?而且,唐家告状的时候也是郑大人你接的案子,唐家人以及全城百姓都看着的。”叶沧海说道。
  
  “本巡察就指定你处理了,难道,你要抗令?”郑韦脸一板,耍横了。
  
  “下官不敢,不过,既然郑大人点名下官出来处理,那请给个手谕。不然,下官不好处理。”叶沧海马上说道。郑韦一愕,吗得,敢情中了这小子圈套。
  
  “是啊郑巡使,百姓一看就知道这事并不是郑大人不管,只是差事缠身,忙不过来。
  
  不过,郑巡使还是交待了叶大人处理此事,说明郑大人还是把这事挂心上的。
  
  不然,老百姓会引起误会,有损郑大人声誉。”
  
  卫国忠在一旁打诨插科。
  
  “拿去!”郑韦气得从手下背着的箱子里拿出一支令箭扔给了叶沧海,一脸恶狠狠的说道,“叶大人,令箭也给你了。但是,可别坏了本官声誉,我限你十天内处理好这两件事。不然,本巡察将拿你问罪。”
  
  “下官定必甘脑涂地,公平公正的处理好,绝不让郑巡察丢脸。”叶沧海心里大乐,有了令箭那就好办得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