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九十章 仇家越来越多

第一百九十章 仇家越来越多

    一个斗笠飞旋着过来了,叶沧海尽管用了全力闪避,但是,肩膀上还是挨了一下。
  
      顿时,血湿了衣袍。
  
      那斗笠,好像有着特殊的飞旋技巧,杀手犹如在玩飞盘一般收放自如。
  
      斗笠呼啸着又飞过来了,红衣人顿时愕了一下。
  
      因为,他发现,叶沧海居然拿着一块破铁在自己的伤口上勒了一把,尔后狠狠的砍向了自己的斗笠。
  
      这小子难道玩自残?
  
      红衣人想了想,不对,难道是一种吸血喂刀之法?
  
      不过,那又怎么样?
  
      红衣人一点不怕,因为,叶沧海在他眼中弱鸟一只,他今天死定了。
  
      滋啦啦……
  
      斗笠被砍中,不过,只是倾斜了一下打了个环儿居然一把斜着又在叶沧海腰上勒了一下,顿时,腰上又开始冒血了。
  
      这时,官道上传来马叫声,叶沧海一把冲将下去,踢飞了马上之人抢了匹快马就跑。
  
      两人已经追逃了半个时辰,再加上隔空打斗也耗去了大半精力,红衣人也累了,两人的速度都慢了下来。
  
      红衣人一看,赶紧也抢了一匹追杀了过去。
  
      “强盗强盗,还我马……”
  
      不过,叶沧海两人跑远了。
  
      这马还真是快,足足跑了一个时辰,终于给累得摔倒在地,嘴里大口吐着鲜血。

  
      叶沧海只能再次跑跑了,就这样跑跑停停……
  
      两人在比耐力……
  
      发现这里估计已经出了东阳府地境,全部陌生。
  
      “小子,哪里跑!”
  
      前方一声大喝传来,斗笠打着旋儿,带着恐怖的风噪杀了过来。
  
      叶沧海赶紧往侧面跑,不过,斗笠如影随形。
  
      终于,力量耗尽之前在叶沧海后背狠划了一下。
  
      感觉被杀猪刀狠砍了一刀,叶沧海顿时闷哼一声,整个人往前扑倒。
  
      前面居然是一个可怕的陡坡,叶沧海扑倒之后整个人像皮球一般翻滚了下去。
  
      衣袍全给树枝石块划裂,他看到,自己身上的铁布衫被一件一件的划破崩裂。
  
      一件……二件……三件……四件!
  
      当第四件铁布衫被划裂开后,尖利的石块,强大的冲击力直接面对的就是叶沧海的皮肉骨头。
  
      叶沧海感觉自己快死了,马上就要散架了。
  
      宝塔的基础屋中就有第五件铁布衫,可是,那需要一百多点的扬善值去换,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了扬善值。
  
      库存啊!
  
      叶沧海现在明白了,库存的重要性。
  
      假如说自己以前存得有扬善值,现在就可以马上兑换出第五件铁布衫,到时,至少还可以坚持一阵了。
  
      而且,铁布衫是一种功法,不过,它却是以衣袍的形式融入叶沧海的皮肉之中的。
  
      件数越多就代表着功力层次越高,其抗打击,防御能力当然就越强大了。
  
      轰!
  
      终于停了下来,叶沧海最后撞击在一石块巨大的石头上才停下来的。
  
      短暂的昏乎过后才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快不成人样了。
  
      不过,他咬牙在坚持着不让自己晕倒。
  
      因为,一晕倒就彻底没戏唱了。
  
      因为,他在贮存力量,这最后一刀就是灭绝刀法第五式‘无坚不摧’。
  
      而灭绝刀法是一种自残式打法,杀敌一千,自残八百。
  
      当然,这种打法也是恐怖的。
  
      因为,它能发挥出超越平时十倍的攻击能量,可以超越一阶杀伤敌人。
  
      只有这样才能把人体的最后潜力发挥出来,而叶沧海自从逃跑开始,陆续的就伤了多处。
  
      而最后又被斗笠划斩了好几下,灭绝刀法之‘无坚不摧’已经贮存到了极至。
  
      此刻,叶沧海双眼通红,蓬头散发的像个疯魔。
  
      但是,他很清醒,即便是‘无坚不摧’发挥到了极至,但是,最多也只能伤到先天四重境强者。
  
      但是,斗笠客估计有着五重境实力,所以,硬拚还不行,还得搞偷袭。
  
      所以,这货装得快死样子,满脸鲜血,好像快断气样子的斜靠着石头躺着的。
  
      “你小子命真大,居然还没死?”
  
      斗笠客的声音有些讶然的传来,他好像一片落叶样飘落在了叶沧海面前。
  
      尽管此人有用高阶的易容术易过容,但是,叶沧海还是看出来了,此人脸上有一条刀疤,那条刀疤直接从鼻子中尖划下,连嘴唇都给劈裂开了,看上去有点像是兔唇。
  
      “你是谁,为何要杀我?”
  
      叶沧海故意挣扎了一下,手指了指,好像都没力气抬手样子又耷拉了下去。嘴里一边吐血,一边愤怒的问道。
  
      “因为,你该死!”刀疤客冷笑道。
  
      “你是青龙会的杀手?”叶沧海问道。
  
      “青龙会算个干什么东西?”刀疤客貌似否认了。
  
      “不是杀手,你替谁卖命。噢,对了,你肯定是范家请来的是不是?”叶沧海问道。这边,把孔雀兰之毒摧动了,那毒悄悄发散了出去。
  
      现在,叶沧海需要时间让毒性充分发挥到空气中。
  
      功力越高的武者防御当然也就越强,想要让他们中毒不容易。
  
      像神虚境强者,本身外边就有一层内气罩子,你这毒首先得穿透内气罩子,这个难度就太高了。
  
      “范家,一伙跳梁小丑而已。”刀疤客眉毛一挑,一脸不屑。
  
      “王汉请来的。”
  
      “不是。”
  
      “那就是杭家请来的。”
  
      “杭家还算是有点份量,不过,他们也算不上什么。”
  
      “铁木尔达,抑或是”谭苍?“
  
      ”哈哈,你小子结下的仇家可不少,好像把东阳这块地盘上的牛人全都得罪了。“刀疤客给叶沧海弄得大笑了起来。
  
      正好了,你笑吧,笑得越开心越好。
  
      因为,大笑的时候孔雀兰之毒更好容易侵入。
  
      ”都不是他们,那就是老侍郎了。“叶沧海想了想,又愤怒的问道。
  
      ”郑方桥要杀你,根本就不会这样干,直接把你弄进大牢弄死就行了。他们这些当官的才不会如此笨蛋,这种软刀子杀人的方法,比咱们厉害得多,这才是最上乘的杀人手段。“刀疤客摇摇头,一脸可怜的看着叶沧海,”哈哈哈,小子,你永远也猜不着。到地下去猜吧……“
  
      刀疤客说完,斗笠一转就要收割叶沧海的命。
  
      ”慢着,肯定是西陵郡王!“叶沧海突然又喊道。
  
      ”噢,你怎么会想到他?“刀疤客居然愣了一下,看着叶沧海。
  
      ”给我说中了是不是?肯定就是他了,这个混蛋,想造*反,被我识破了,所以,要杀我。这个杂碎!飞云寨就是他培养的。“叶沧海说道。
  
      ”哈哈哈,小子,你脑子很灵。“刀疤客笑着走到了叶沧海跟前,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道,”不过,小子,你还是猜不到。“
  
      ”我再想想!“叶沧海赶紧道。
  
      ”好,就让你再想想。
  
      我给你千息时间,如果你能想出来,等下子给你一个痛快。
  
      并且,随手把你埋了,免得让野兽吃了,落个尸骨无存。“
  
      刀疤客突然间童心大发,蹲下身子看着叶沧海,一脸笑眯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