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八十九章 超级杀手

第一百八十九章 超级杀手

    “什么?胆敢反抗,反天了反天了!”接到手下禀报,郑韦差点气爆了肺,桌子都差点给拍烂了,“马上通知守备营,叫他们派兵协助抓捕!”
  
      “大人,范家护院中高手不少,我们的人被打伤了。”
  
      “范家,你们真要找死吗?”郑韦一脸阴冷,站起,气匆匆往大风园而去。
  
      “范家如此干就不怕被满门抄斩吗?”后堂,李师爷说道。
  
      “呵呵,有胆做就有胆的理由。”卫国忠笑了笑。
  
      “大人是指范家有依仗?”李师爷问道。
  
      “看着吧,郑韦挟雷霆之怒杀去。结果,肯定会悄悄回家。”卫国忠说道。
  
      “嗯,看来,范家省里的后台出手了。
  
      不过,郑韦可是都指挥使,堂堂的三品大员。
  
      省里除了抚台、总督以及提督军门这些要员能压制住他,还有什么人能让他忌惮?”李师爷想了想问道。
  
      “有些压制,并不一定要官大。”卫国忠道。
  
      “利益……”李师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没错,郑韦在省里肯定有着许多的利益纠葛。
  
      只要抓住要害,反正镖局的事跟他无关,他何必为此损害自己的利益?
  
      所以,此案,肯定还会回到叶沧海手中。”卫国忠小泯了一口茶,望着门外。
  
      “白忙活了。”李师爷叹了口气。

  
      “是啊,叶沧海很聪明,巧妙的挖了个坑让郑韦跳。郑韦也的确跳进去了,只不过,却是被范家的事牵连了。”卫国忠点头道。
  
      “嗯,范家的事不管了,王汉的事肯定也不管了,郑韦估计会甩手走人。
  
      原本,他认为彻查镖局的事能立功,所以,硬抢了过来。
  
      哪料到这却是块烧红的烙铁,太烫手了。
  
      现在一扔出去,王汉这块小烙铁当然也不要了。
  
      唉……倒霉的还是叶大人啊。”李师爷摇了摇头。
  
      “呵呵,天要降大任给一个人,肯定会让你不痛快的。
  
      甚至,会让你诸般困扰,甚至,把你逼入绝境。
  
      置之死地而后生,飞蛾才能脱壳而出。
  
      一旦出壳,他就是亮灿灿的金蝉了。
  
      叶沧海就是这样的人,师爷你看,在他身上发生了多少事,自从到东阳府,没一天舒坦过。
  
      但是,这官也升得快啊,不小心就从五品了。
  
      这就是老天要降大任给一个人的先兆。”卫国忠笑道。
  
      “所以,大人你冒着得罪虎关以及摘星关的危险也要替叶沧海出头。”李师爷笑道。
  
      “也不全是,其一,的确有这层意思。
  
      其二,我也想干点事。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叶沧海讲得对。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都为了利益而活,那格局就太小了。
  
      所以,为官的本职还得做到,这才不枉活一世一生。
  
      大王这些年下来,励精图治,就是想把咱们海神国发展得兵强马壮。
  
      他肩上的担子很重啊,几大国虎视眈眈,再不努力有亡国之危啊。
  
      我卫国忠是海神国的官员,是大王的手下,当然得为大王分忧。”
  
      卫国忠目光炯炯。
  
      “士为知己者死,大人,这辈子,我跟定你了。”李师爷也是目光坚定。
  
      “好,咱们就共同开创一翻天地。”卫国忠豪情满怀,哈哈大笑。
  
      “我永远就是大人的影子。”李师爷道。
  
      “你真不想为官?”卫国忠一愣,看着李师爷。
  
      “大人能提拔,我也一样的高兴,就让我永远站在大人的身后吧。”李师爷道。
  
      “你个……”卫国忠又大笑了起来。
  
      “我怎么感觉大人在东阳不长久了。”李师爷手指头动着。
  
      “噢?你这次不会算错了吧。我可没有突然升官的感觉。”卫国忠一愣,摇了摇头。
  
      因为,李师爷可是一名正宗的‘巫师’,谁也不晓得,他可是出身于天师教。
  
      “最近又进了一层。”李文远点了点头。
  
      “那你给叶沧海算算。”卫国忠居然有丝丝兴奋。
  
      “好!”李师爷点了点头,从袖中拿出一对蛇眉铜儿的阴阳卦,嘴里念念有词,尔后往地下一掷!
  
      “怎么回事,蛇头歪着,这预示着什么?”卫国忠一看,有些迷糊了。
  
      “我再来一遍。”李师爷重新捡起,这次手势更为复杂,指头在卦上指指点点,圈圈画画。
  
      最后,还往蛇眉铜儿上喷了一口血,尔后往地下一掷,道,“这是我们天师教相当有名的血算之法。大伤身体,但是,也是最准的。”
  
      不过,两人往地下一瞄,顿时傻眼。
  
      “还是一样的。”卫国忠嘀咕了一声。
  
      “此人的命数太乱,算不出来。表哥,以后有机会碰到师尊我请他算一卦。”李文元摇了摇头。
  
      “这种情况一般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卫国忠问道。
  
      “如果被算之人命数很乱,算不出来。
  
      当然,还有一种,对方命数很高,根本就不是我这种道行所能算出来的。
  
      甚至,有的时候你去算他,还会遭到反噬,叫你当场吐血,甚至,受重伤。
  
      这是老天在警告你别乱来。”李文远说道。
  
      “你没被反噬,这说明应该是第一种了。”卫国忠说道。
  
      话音刚落,卟哧!
  
      李文远张口喷出一大口血,脸瞬间惨白如纸,整个人痛得蹲了下去。
  
      “表弟!”卫国忠吓了一跳,赶紧掏出一颗补精丸递了过去。
  
      李文远接过后吞下,良久才长舒了一口气。
  
      “不得了不得了。”
  
      “那他属于第二种了?”卫国忠说道。
  
      “暂时还不清楚,我写封信问一下师尊。”李文远摇摇头道。
  
      嚓嚓嚓……
  
      叶沧海连出了七刀,一脚踢飞了方白衣,“快跑!”
  
      “大人……”
  
      方白衣被踢得翻滚着下了山,发现二道黑孥箭穿空而过。
  
      幸好叶沧海踢翻了自己,不然,自己可就被二箭穿心了。
  
      发现叶沧海已经迅速的往相反的方向狂跳而去,那速度,犹如在草上飞一般,脚踩草叶,一跳就是二十米,几个纵跃,人已经远去了。
  
      不过,后边一道淡红色身影像鬼影一般一直跟着的。
  
      那影子更恐怖,一滑就是二三十米,先天之气卷得杂草像被风刮过一般东倒西歪。
  
      “不好!”
  
      方白衣吓坏了,撒开脚丫子往王陵飞奔而去。因为,马已经被射杀了。
  
      不过,方白衣认为叶沧海死定了。
  
      因为,对方太强大了。即便是护陵队赶过去,也找不到人了。
  
      但是,方白衣只有一个念头,不管怎么样,就是拚了命也要找到队长的尸体。
  
      士为知己者死!
  
      方白衣一边拚命跑,一边却是泪洒满面。
  
      对方身上明显带有前几次暗杀自己的刺客一样的气息,八成是西陵郡王集团的。
  
      所以,虎关跟摘星关都不能去了。
  
      但是,守备营根本也指望不上。
  
      因为,对方太强大了,叶沧海用余光透视过,对方,估计有着先天五重境实力。
  
      幸好自己有草上飞,不然,跑不过三里路就会被对方追上,那就玩完了。
  
      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