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八十八章 巡察也敢坑

第一百八十八章 巡察也敢坑

    “唐员外,你这话怎么说的。
  
      郑大人巡视西南,怎么可能推托?
  
      对上,这岂不是辜负了抚台大人的委托?
  
      对下,他岂不是置黎民百姓之冤屈于不顾。
  
      他绝不是这种人,唐员外,你这可是有些不信任郑大人了。”叶沧海马上说道。
  
      郑韦气得差点吐血,吗蛋的,你这不是逼着老子接下案子了。
  
      不接上就辜负了抚台大人,下边还对不起百姓,这大帽子能扣死人。
  
      “我们不是不相信,我们还是怕官官相护啊。郑大人,只有你审理我们才放心。因为,郑大人你是我们海州省官员的榜样,东阳府哪个不知,谁个不晓?”唐鱼哭喊道,这家伙,拍马屁的功夫也一流,不亏是老手了。
  
      “郑大人从来秉承公正,人品昭然,他不是那种人。”叶沧海在一旁煽风点火。
  
      “郑大人以前任过按察副令,破获了不少大案,有郑青天的美誉,唐员外,这个你倒不必担心。”卫国忠也来了一个巧妙的助攻。
  
      “把案卷呈上来。”郑韦是骑虎难下,没办法了,接吧。
  
      他哪有不懂的?王汉的案子可是一烫手山芋,会烫死人的。
  
      “叶沧海,这两起案子本官都接手了,一定会作出公平判决。不过,我问你,郑家血案几天了?”今天还真是运背啊,本来是想来找叶沧海麻烦的,哪料到一下子就摊上了两件大麻烦。
  
      郑韦是越想越气,接过案卷后一拍桌子,指着叶沧海叱责道。

  
      “属下无能!”叶沧海一下子低下了头,难堪啊。这它吗得什么鬼案子,还真没个头绪。
  
      “本官先前有说过,给你几天时间?”郑韦问道。
  
      “五天,不过,五天的确太短了。”叶沧海赶紧说道。
  
      “今天几天了?”郑韦冷冷的看着叶沧海。
  
      “差不多五天了。”叶沧海道,“不过,我是去办理镖局大案了。”
  
      “是啊郑巡察,叶大人也是情有可原。龙虎镖局的案子也大到天了,居然牵扯出了造*反之事。”卫国忠也原着说道。
  
      “造*反之事当然重要,但是,郑家血案发生已经二个月了,你们都干了什么?
  
      朝庭每年发那么多俸禄是给你们喝酒歌舞的吗?
  
      不是说我是郑家人要逼你们,可是,就是一个外人,失去亲人之痛你们能理解吗?
  
      这么久了,案子一点进展没有,你们有什么脸站在这里跟我讲?
  
      本巡察代抚台大人巡视西南,今天不严惩一些不作为的官员是不行了。
  
      来人,把叶沧海给我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
  
      给全省官员作个典范,这就是不作为的下场。”郑韦一拍桌子。
  
      只不过,没人挪脚步。
  
      郑韦一看,才想起来,自己的手下全去范家了,堂上的全是东阳府的人,那是气得咬牙连拍桌子道,“怎么,抚台大人的令谕都不管用了?卫国忠,东阳府衙想带头违抗上命吗?”
  
      “郑……郑大人,能不能再给叶大人一段时间?”卫国忠也难啊,这剑都悬在头上了。
  
      “再给,再给咱们能对得起九泉下的死难者吗?卫国忠,今天你再啰嗦,连你一并治罪。”郑韦是铁了心了,一摸,啪地就把巡抚大人给的令箭拍在了桌上。
  
      这相当于尚方宝剑,代表着的就是巡抚大人。
  
      “打!你们过来打!”叶沧海朝着捕快说道,不过,捕快都不敢过来。
  
      “卫国忠!”郑韦盯着他。
  
      “打!”卫国忠从牙缝里嘣出来的。
  
      捕快们也没办法,一脸抱歉的看着叶沧海,拿着板子慢慢的走了过去。
  
      叶沧海主动的趴下了,屁股朝郑韦翘着。
  
      这厮的确有些难过,有些恨自己不争气,怎么就查不出郑家血案来。所以,甘愿受这皮肉之苦。
  
      不过,捕快们举着板子不敢往下落。
  
      “打!打重点。”叶沧海喊道。
  
      “哼,你们敢弄虚作假的话本官就把板子算在你们头上。”郑韦冷冷的盯着两个高举板子的捕快。
  
      两人一啰嗦,吗得,死贫道不如死道友了,那是闭上眼狠狠的拍了下去。
  
      “叶大人,出大事了!”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捕快一听,赶紧停下了,那板子刚好沾到叶沧海屁股上还没落下,来的居然是方白衣。
  
      “出什么事了?”叶沧海赶紧问道。
  
      “队长,赶紧回去。”方白衣一脸惊慌的叫道。
  
      “你是何人,胆敢扰乱公堂,给我拖下去重打。”郑韦一听,气坏了,指着方白衣大声叱责道。
  
      “大人,本人是信王陵百户方逸宣,王陵出大事了,要是晚了,会砍脑袋的。”方白衣煞有其事。
  
      “出什么事了?”郑韦一听,问道。
  
      “海州王特使到了,要叶队长马上回去禀报。”方白衣说道。
  
      “啊,这个……好吧,那先回去。不过,叶沧海,丑话讲在前头,本巡察再给你五天时间,不能破案,摘下顶戴过来请罪。你得立下令状,不然,先打了再走。”郑韦较上劲头了。
  
      “我立!”叶沧海站起来,当堂就要立下公文。
  
      “队长,特使在等着的,不能久候,赶紧走。”方白衣催道。
  
      “算啦,回来再立。”一听,郑韦也不敢拦着了。
  
      毕竟,那可是海州王派来的特使,要是出了什么状况,自己这官也当到头了。
  
      “不必,我立了再走。”叶沧海摇了摇头,签字画押,尔后才匆匆而去。
  
      “队长,你怎么这么傻啊。”出了城后,方白衣说道。
  
      “不是傻,我是要逼自己一下。郑韦讲得没错,郑家血案都二个多月了,还破不了,这是我失职。”叶沧海摇摇头。
  
      “可是你也没必要拿自己的前程去赌啊。”方白衣道。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郑家抛开他们官家的身份,他也是我治下百姓,我理当为他们解忧。不然,我就是失职,我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官员。”叶沧海一脸正经。
  
      顿时,方白衣肃然起敬。
  
      “唉……叶大人,方某跟你比,惭愧啊。”方白衣一脸愧疚。
  
      “咱们赶紧走啊,别让特使久等了。”叶沧海催道。
  
      “这个……这个……”方白衣一脸尴尬。
  
      “难道你是骗人的?”叶沧海一愣,看着他。
  
      “这个,的确还没来。听说是要来,不过,现在还没到。”方白衣脸微微有些红了。
  
      “唉……算啦,我知道你是想帮我。不过,这事要是给郑韦知道了,后果很严重的。”叶沧海明白了。
  
      “我明白,不过,叶大人,有句话怎么说,士为知己者死。”方白衣白袍飘飘,长身而立。
  
      “好,我没看错人。”叶沧海拍了拍他肩膀。
  
      “叶大人,你赶紧去查案子吧。”方白衣道。
  
      “不,还是先回一趟王陵,这样子总得装一下,你也好交待过去。”叶沧海摇摇头,两人直奔王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