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摘桃子

第一百八十四章 摘桃子

“哈哈哈,你个叶兄啊,吓了我一跳。牵连就牵连吧,既然干了也没必要害怕。康守备想怎么骂朝着我赵良来就是了。”赵良当然听懂了,这是叶沧海要送功劳给自己,哪有拒绝的?
  
  这家伙,跟卫国忠差不多,也是打着哈哈认了。
  
  后边的问询跟卫国忠大同小异,也是怕牵扯到高*层的谋*反问题。
  
  当叶沧海肯定没牵扯那么深时,也是十分满意的走人了。
  
  “来二波了,是不是还有第三波?”木叔进来,说道,“对了,在摘星关关键时刻,听说有人救了你?”
  
  “嗯。”叶沧海点了点头。
  
  “那人居然不露脸,是不是宇文化戟?”李木问道。
  
  “不是,是顾雪儿。”叶沧海说道,虽说顾雪儿躲在树林子里,但是,她身上特殊的味儿叶沧海的哮天鼻子却是闻到了。
  
  “想不到顾雪儿武功如此之高,怕不有着先天三四重吧?”李木也吃了一惊。
  
  “差不多,比我还要强一点。”叶沧海道,“不过,我好像还闻到了另一股气息。”
  
  “谁?”李木的表情居然有点紧张。
  
  “不会是木叔你也藏在暗中吧?”叶沧海心里一动,故意打着哈哈笑问道。
  
  “呵呵呵,我有那本事的话早就跟在你身边了,哪还会让人差点把你杀了?要是真的被杀,我李木怎么对起得九泉下的老太爷。”李木打着哈哈。
  
  “我开玩笑的,当然不是你了。
  
  不过,那味儿有点熟悉,我是透过武神佩感应到的,好像也是一个女子。
  
  只不过,她离我的距离太远,武神佩也无法准确感应到。”叶沧海说道。
  
  也算是半真半假,他的确闻到了另外一丝女子味儿,也的确无法肯定。
  
  估计是距离太远,当然,武神佩只是个噱头。
  
  不然,难以自圆其说。
  
  “这倒是怪了,莫不是落雨坊的小凤仙?”李木摸了一下下巴,沉吟道。
  
  “不清楚,不过,也有可能。小凤仙也是个神秘的女子,好像不简单。”叶沧海点了点头。寻思着什么时候得再接触一下,探一探情况。
  
  “叶大人在吗?”这时,外边传来了龙虎镖局总镖头李元奇的声音。

  
  “进来吧李镖头。”叶沧海答道。
  
  “想不到,真是想到,费青居然是个畜牲,畜牲啊……”李元奇一脸痛心的朝着叶沧海跪下了。
  
  “这不关你的事,费青是范西风早就安排好进入龙虎镖局的奸*细。”叶沧海伸手扶起了他。
  
  “叶大人,啥话也不说了。你说该怎么收拾范家?只要你说来,就是叫我去杀了他们全家我马上就干。”李元奇一脸激愤,脸都给气乌了。
  
  “杀他,没必要。我会以官府名义收拾范家的。”叶沧海道。
  
  “对了,唐经东现在摊上大麻烦了。”李元奇道。
  
  “怎么?”叶沧海一愣。
  
  “趁你不在,估计也是范家搞的鬼。
  
  不过,出面收拾他的却是城主王汉。
  
  唐经东的小弟死伤上百人,铺面、生意、包括矿山都给占了。
  
  唐家现在陷入了绝境,就连唐经东都给王汉派人抓了。”李元奇说道。
  
  “王汉还真是无法无天了。”叶沧海道。
  
  “这事也不能这么说,毕竟,唐经东的生意也有些‘不清楚’,他以前黑*白两道都有生意往来。
  
  正好了,王汉就抓住了这一点下了狠手。
  
  当然,其中栽脏陷害也有不少。
  
  还有,利反,威逼利诱唐经东的手下。那是多方下手,你不在这段时间,唐经东一下子就给包围了。
  
  王汉下手快,狠辣,再加上范家相帮,唐家一夜之间就倒了。
  
  现在,连老宅都得腾出来抵债。”李元奇道。
  
  “下午叫唐家人过来,到府衙鸣鼓告状。”叶沧海站了起来。
  
  “好!”李元奇点了点头。
  
  “马超,带人去把范西风抓来。我马上回府衙,打圬范家就是我开的第一刀。”叶沧海道,李元奇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头。
  
  “得令!”马超应了一声,马上往府衙带人。
  
  “林姑娘,你跟着马超去一趟。”叶沧海交待林娇娇道,毕竟,马超实力太弱,大风园的护院可不少。
  
  传说中的鬼叫湖大当家林娇娇是五大三粗像男人,实则,全是谣言。
  
  真正的林娇娇却是个美女,不过,属于那种肥胖型号的。
  
  当然,换个角度说就是性*感。
  
  而且,年岁还不大,才三十出头而已。
  
  “奶妈,这下好了,他欠我一个大人情了。”小院,顾雪儿进了房间,一脸得意的说道。
  
  “嗯,也好。”杨氏点了点头,“对了,你没露出什么吧?”
  
  “没有,我躲在远处直接用金丝带救的他,任何人都不会知道我的。”顾雪儿摇摇头,“不过,那个混蛋的武功还不低,我先前都被他骗了。”
  
  “噢,有多高?”杨氏笑问道。
  
  “居然能跟铁木尔达斗成一团,要不是费青突然偷袭了他,我根本就没有出手的机会。”顾雪儿道。
  
  “想不到龙虎镖局出了这个大个漏子,不过,能跟铁木尔达斗成一团,不简单啊。”杨氏少有的夸奖了一句。
  
  “那有什么?还不是比我差。”顾雪儿哼哼道。
  
  “他怎么能跟你相比,你打小可就是把高档药材当糖果吃的。”杨氏说道。
  
  “我天份高,就是高。”顾雪儿不服气了。
  
  “是是,你天份是高,因为,你出身高贵嘛。”杨氏打趣着笑道。
  
  “等他伤好点,我就去找他,要求他彻底给奶妈你把伤治好。”顾雪儿道。
  
  “恐怕没那么容易,这事,不能逼他,慢慢来吧。而且,我另有打算,你不要太过份。”杨氏说道。
  
  “我就要逼他,谁叫他欠我人情。”顾雪儿哼哼着出了屋间。
  
  “这丫头,你这叫赌气。
  
  不过,这个,好像赌气也是小儿女吵架时经常干的,爱得越深,赌气越大。
  
  丫头,你有麻烦了……”杨氏看着她背影寻思良久,眉头都皱得老高老高的。
  
  “平昌,这次多亏你了。”叶沧海说道。
  
  “这是奴才应该的。”
  
  罗平昌一身黑衣跪伏于地,自从突破先天,更是坚定了他跟着叶沧海的念头。
  
  因为,他感觉到,这一切都是叶沧海带给他的。
  
  以前,哪敢想先天这个词儿,现在,梦想成真了。
  
  “你草上飞练得不错,不然,这次也难如此迅速的到处奔波。今后还得加强练习,真正的做到草上行走如飞。”叶沧海道。
  
  “奴才会的。”罗平昌一脸虔诚的抬起了头。
  
  “全面调查一下唐经东的事。”叶沧海说道。
  
  “奴才这就去。”罗平昌说着,像鬼影一般闪人了。
  
  “哈哈哈,不错不错,你小子这个‘影子’养得很好。”居然听到了宇文化戟的声音,这老小子居然从屋顶爬起来的,刚才就躲在屋梁上,其实,叶沧海早就闻到了,只不过没有点破而已。
  
  “你来干嘛?”叶沧海没好气的哼哼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