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大恶人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大恶人

    “那今后如果我杀了一个大恶人,那恶人并不会武功,是不是也有重奖?”叶沧海问道。
  
      “当然,但是,具体奖多少,那还得看系统的评估。”玉镜闪道。
  
      “可是铁木尔达只是脾气冲,不算是恶人吧?我偷袭伤了他,怎么也有十几个点的奖励?”叶沧海问道。
  
      “这是系统评估的,我也不清楚。
  
      不过,估计铁木尔达也只是个道貌岸然之辈,他行的恶你没看到而已。
  
      比如这次,他为了顾雪儿挟私仇,死了这么多人都是因为他,所以,你打伤他,也算是为民除害。
  
      系统给你奖励就太正常不过了。
  
      对了,你还是赶紧换药物保命吧。不然,麻烦大了。”
  
      “我去,差点把这个忘记了。”叶沧海回过神来,发现一个瘦脸大夫自在给自己清理伤口,包扎,他应该是黑骑军的专用药师了。
  
      只不过,这些药材就是再好,估计也得在床上躺上几个月的了。
  
      叶沧海可是没时间去浪费,估计,就是自己想躺床上别人也不可能让自己舒服的。
  
      还是赶紧好起来要紧,于是,在基础屋中挑起药材来。
  
      “你现在共计有点值84个,我推荐你用它来换小还丹一颗。”
  
      “小还丹不是要88个点吗?”叶沧海瞄了那颗丹药一眼问道。
  
      “笨蛋,这世上都兴打折,今天也是打折日,所以,少点。”玉镜闪了闪。

  
      “还有这种好事,能不能给打一折。”叶沧海顿时双眼有些放光了,连鲜血流出来都不感觉怎么样痛了。
  
      “少了四个点就算是折扣了,你要不要?”玉镜闪道。
  
      “算啦,要吧。”叶沧海也不敢啰嗦了,再啰嗦下去自己的血就快给放干了。
  
      因为,瘦脸药师一直止不了血,急得满头大汗。
  
      一旁的卫国忠都生气的骂起来了,齐召手捏剑柄,一幅你要治不了就一剑干掉你的架势,定得瘦脸药师心惊胆颤的好不害怕。
  
      小还丹飞了出来,入口即化。
  
      顿时,血管收缩,开始补血,激活全身。
  
      “止血了止血了。”药师大声的叫了起来。
  
      “这药材还真是神了,你看,不光止血了,连皮肉都开始愈合。”方白布说道。
  
      “不不,是刘药师的医术高超啊,今后,本府受伤就找你了。不错不错,回头奖你一百两。”卫国忠相当满意的点了点头。
  
      “属下定当让卫大人满意。”刘药师略显得意的拱了拱手。
  
      “狗屎啊,这是老子的小还丹发挥的作用。”叶沧海心里鄙夷了某刘一句。
  
      伤还是要养的,叶沧海也得趁机避避风头。
  
      因为,都指挥使大人郑韦正在东阳府下边县镇巡视。
  
      估计也是装装样子,实则是盯着叶沧海的。
  
      “叶大人,这次破案如此迅捷,令我东阳府大长脸面啊。”第二天,卫国忠亲自到叶家小院来看望叶沧海,探视过叶沧海的病情过后一坐下来就开始聊起了。
  
      “给大人添麻烦了。”叶沧海斜靠在床头上。
  
      “给他们点教训也好,不然,太不把咱们东阳府放在眼中了。”卫国忠哼道,“据说,飞云寨一伙贼人想造*反是不是?”
  
      “的确有谋*反之心,不过,他们也太狂妄了。一个小小的飞云寨能干什么?我海神国兵将上百万,还解决不了区区二千人。”叶沧海故意一脸不屑的说道。
  
      “有确凿的证据吗?”卫国忠居然有点兴奋,叶沧海一看就明白了。
  
      卫国忠经昨天的事一闹,跟虎关和摘星关的关系也是摸底决裂。
  
      两关头领可都是正四品守将,甚至,铁木尔达还沾点皇亲,这给卫国忠带来了无穷的压力。
  
      如果能利用飞云寨的事立个功得个大奖什么的,卫国忠也可以高升走人。
  
      毕竟,这东阳府已成是非之地,不合适再干下去。
  
      “有!不过,幸好发现得早。在卫大人英*明领导、指挥下才成功剿灭了他们。”叶沧海干脆直接就送人情了,卫国忠倒是表情如常。
  
      只是深深的看了叶沧海一眼,突然大笑道,“你个‘小叶子’。”
  
      “卫大人也知道我的小名?”叶沧海笑着应道,卫国忠叫自己小名,那是在示好,表达亲切。
  
      “这是私人场合,就不必大人大人的了。小叶子,你看得起我,就叫我一声卫兄吧。”卫国忠说道。
  
      “卫兄好,呵呵,这样也好,更亲切。”叶沧海笑道,知道卫国忠认可了自己。
  
      官场嘛,多个朋友多条路。
  
      “飞云寨只是一伙山贼,斗大的字不识几个,怎么会突然间想到造*反,应该有幕后主使吧?”卫国忠问道。
  
      “这个暂时还不清楚,并没有查到有幕后。”叶沧海摇了摇头,决定暂时不把有关西陵郡王的猜想讲出来。
  
      免得那边狗急跳墙,自己目前还太弱,扛不住西陵郡王一伙。
  
      到时,如果一上报,那可就捅了一个大马蜂窝子。
  
      “既然没有,那就是了,只要把飞云寨定性下来就是了。”卫国忠说道,叶沧海也听明白了。敢情,卫国忠也怕这个。
  
      毕竟,牵扯太大,就是卫国忠的小肩膀也扛不住的。
  
      卫国忠只想立个功作为晋升的阶梯,并不想去深挖死刨查个究竟。
  
      像造*反这种大事,涉及到的层次肯定高,卫国忠也是老官场了,当然深懂得其中潭水之深,完全可以淹死自己。
  
      “行,就按卫兄的意思办。这事,我会交待陶丁和马超作好了案底,及时向卫大人上呈。”叶沧海点了点头。
  
      “好好好,那就快点,我在衙门等着你们上报。”卫国忠站起来走人了。
  
      不过,他前脚刚走,后脚赵良和史青就来了。
  
      差不多状况,也是探问了一下病情,尔后拉开话匣子了。
  
      “听说飞云寨造*反被叶大人你们剿灭的?”赵良问道。
  
      “不能这么说。”叶沧海脸一正,道。
  
      “噢,难道不是造*反?”赵良一愣,脸上居然有点失望。
  
      吗得!又一个来摘桃子的。
  
      “当然是造*反!不过,却并不是我带人剿灭的。”叶沧海摇摇头。
  
      “噢,还有别的人?”赵良问道。
  
      “当然有,我去云州借了人马。刀子口镇长范良,以及云州守备营副守备等将领都出了力的。”叶沧海故意说道。
  
      “噢!”赵良略显失望。
  
      “这个,呵呵,叶大人,这个……赵大人这是也是冒着巨大风险到摘星关的,唉……一回去就被康守备拍了桌子。甚至,禁止赵大人半年内不得有调兵权。”史青说道。
  
      叶沧海心知肚明,史青想表达一下赵良的意思,他也想插一脚。
  
      只不过,赵良不好意思讲。
  
      这不,叶沧海不提赵良剿匪的事,史青在一旁急了。
  
      “哈哈哈,赵兄何止去了摘星关,不早就派人跟着我们去了白马县吗?”叶沧海笑道,朝着赵良拱了拱手,道,“不好意思啊,因为剿匪的事让赵大人也受了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