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八十章 一个比一个横

第一百八十章 一个比一个横


  
      “不好意思,奉守备营千户赵良大人指令,我们要到摘星关执行任务。”东阳守备营百户蔡劲东一抱拳,说道。其实,这货也吓了一跳,也是硬着头皮答话的。
  
      毕竟,跟虎关相比,守备营就是普通军*队,而虎关却是王牌军,两方人马根本就不在一个级数上。
  
      “废话少说,蔡劲东,马上把你的人马撤走。不然,将以扰乱、刺探虎关军情抓捕。”杭西征打马过来了。
  
      “杭大人,我也是军令如山,”蔡劲东赶忙说道。
  
      虽说杭征西也是百户,跟蔡劲东一个级别。
  
      但杭家权势比蔡家大得多,蔡劲东首先就弱势了下来。
  
      “众将士听令,现在开始清山。”杭征西根本就不鸟蔡劲东,一声令下,虎关军士们大声吼着冲向了守备营。
  
      守备营的士兵一看,吓得全慌乱了起来,缓缓的往后退去。
  
      “杭大人,你这是要干什么。我们只是到虎关关口守候而已,又没干扰你们操练。而且,我可以下令士兵们小心点,绝不会打扰你们的。”蔡劲东赶紧说道。
  
      “你滚不滚!”杭征西越来越嚣张,一指蔡劲东,杀气腾腾。
  
      泥人也有三分气,好歹老子也是一百户,不跟你同级别的吗?
  
      蔡劲东脾气上头了,朝着手下大喝一声道,“众位听令,这里是东阳府的地盘,我们是守卫东阳府的守备营,是朝庭军队,谁要扰乱我们执行任务,抓起来!”
  
      不过,守备营的士兵都缩了缩脖子没人动,叫他们去抓虎关的人,谁肯去找死?

  
      “哈哈哈,一群废物!”杭征西自然看在眼中,极度轻蔑的说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犯若我,我必诛之。众位,我们都是娘养的,不是废物!虎关再乱来,我们打回去。”蔡劲东气得脸色铁青,一把抽出了宝剑朝天一挥。
  
      一看当官的带头了,手下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顶。不过,脚步还是比较慢。
  
      “来呀来呀,来打老子啊。”杭征西拍着胸脯,还真是嚣张跋扈。
  
      “打!给老子打,打趴他们。”齐云通顿时兴奋了起来,挥着大刀狂喊着冲向了守备营。
  
      给他带头一冲击,顿时,守备营前面十几个士兵给打翻在地,惨叫不已。
  
      守备营乱了,士兵纷纷往后退。
  
      “嚓!”
  
      蔡劲东一挥剑,一个后退的士兵被他一剑斩杀,脑袋旋转着飞出去老远。
  
      这一剑可是吓坏了守备营的士兵,没人再敢退了。
  
      “打!”
  
      蔡劲东也是臭脾气上来了,以前东阳府有指示,要让着虎关的人。
  
      不过,最近风向标有些转向了,知府大人亲自下了指令,将照章办事,不再忍让。
  
      “我们不是废物,给老子冲!”士兵们终于也爆好,忍了这么多年,是人都是有脾气的,他们大声的喊着冲向了虎关的人。
  
      虎关士兵们也没料到守备营的这些杂牌军敢如此大胆,给他们一冲击,顿时乱了阵脚,一下子也给放倒了十几个。
  
      “谁在我摘星关闹事,全杀了!”这年月居然还有更横的,一声爆吼传来,从山上冲下来一队人马,杀气腾腾而至。
  
      打头的黑面黑须,长相相当的生猛。
  
      此人叫孟操,正是铁木尔达的左膀右臂之一,跟吴青分担左右。
  
      吴青给派去围杀叶沧海了,孟操留下来在摘星山周遭布防。
  
      “孟大人,我们是借你们摘星山操练一番。咱们虎关跟摘星关也是亲如兄弟,应该互相帮助才是。”杭征西也不敢太托大,因为,这个孟操可是铁木尔达的亲信,实力也了得。
  
      “你们来干什么?”孟操脸一摆,气势汹汹的问道。
  
      “风闻最近有人作乱,所以,过来一边操练,一边排除虎关周遭安全隐患。”杭征西话有所指。
  
      “好,你们留下,守备营的给老子滚蛋。”孟操手中长枪一指蔡劲东。
  
      “这摘星山脉都是东阳府地盘,我们是东阳府守备营,在自家地盘上操练,执行任务,孟大人,还请通融一下。”蔡劲东也难啊,一个杭征西都对付不了啦。
  
      哪料到又跳出一个孟操来,这家伙也是出了名的牛脾气,一言不和就要杀人,上*纲上线的令人害怕。。
  
      “我数十下,不滚就杀了。1……3……4……8……”孟操更嚣张。
  
      “孟大人……”蔡劲东还想争辩,哪料到孟操根本就不给他机会,长枪一挑杀将过来。
  
      顿时,杭征西一包夹,蔡劲东立即给挑下马来,鼻青脸肿。
  
      而守备营也给包了饺子,顿时,乱成一团。
  
      惨叫之声不断响起,乱枪之下,顿时死伤几十个。
  
      “大胆,这里是东阳府的土地,不许私下斗殴!”突然间传来了卫国忠那威严的喝声。
  
      双方人都赶紧停了下来,只见卫国忠带着赵良等一伙人马冲了上来。
  
      孟操一看,马上交待了什么,一个手下匆匆溜走了。
  
      “卫大人,这里是摘星关的防御范围,马上带你的手下离开。”孟操虽说还是嚣张,但口气软了一点。毕竟,他面对的可是一方‘封疆小吏’卫国忠。
  
      “笑话,摘星关就不是东阳府的土地了吗?”卫国忠冷笑一声。
  
      “土地是,不过,我摘星关守将飞虎将军受王族之令守御一方疆土,包括东阳府都是我们防守的范畴。卫大人主持地方事务,但是,在防御一块上还是得听我摘星关的。”孟操说道。
  
      “孟大人人,你搞错了没有?东阳府守卫是我们守备营的事。摘星关只要守住关口就行了,怎么把整个摘星山都划进去了,是不是连东阳府都在你们的管辖区内了?”赵良冷笑道。
  
      “有何不可?”
  
      这时,一道高傲的声音传来。从上面下来一队人马,居然是飞虎将军铁木尔达亲自下来了。
  
      “国忠见过将军。”铁木尔达可是四品,卫国忠可是从四品,所以,也得执下官礼仪。
  
      “你还知道本将军比你职位高啊?”铁木尔达眉毛一挑,一脸轻蔑的看着卫国忠。
  
      “下官当然不会忘了,不过,职责不同。
  
      将军守护摘星关,而国忠我处理东阳府事务。
  
      怎么,我东阳守备营在自己的地盘上执行任务都不行?
  
      如果说是要进入摘星关须得报经将军同意,但是,这里可是摘星关下,是半山腰。
  
      下官查找过,王族没有哪条法令规定东阳府须得接受摘星关的指示。
  
      你看看,摘星关是用来抵抗外敌入侵的,怎么能把大刀长矛对准我们自己的将士?
  
      骨肉相残,将军,我要求你严厉处罚这次摘星关的领军将领。”
  
      卫国忠一指被杀的士兵,一脸痛心的说道,矛头直指孟操。
  
      “你算个什么东西,惹得老子火起连你一块杀!”孟操见来了主子,顿时火起,一指卫国忠杀气腾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