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奖惩分明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奖惩分明

    “当然,有奖也有罚。你得分清楚,不然,后果严重。这是本系统不允许你胡乱杀人的结果。可是,本系统又要求你多杀人,当然是恶人。”
  
      “杀!”
  
      叶沧海一声愤怒的吼,冲进河防营中,大开杀戒,老子不怕,他们在行恶。
  
      “斩杀内罡五重境把总‘刘满’,奖扬善值一个点。”
  
      “击杀十名锻体境士兵,奖扬善值一个点。”
  
      “杀……”
  
      叶沧海发现,手臂上的数值一直在跳动,在变换,前前后后杀了几十个,最后,数字停留在了23就不动了。
  
      真累人啊,杀这些内罡境的弱鸟太难赚点值了,靠他们想换到基础屋中任何一件宝贝无异于痴人说梦。
  
      真要换一颗小还丹,估计得杀光一个普通的守备营的人马才够。
  
      “所以,想要心仪的宝物,想要升级,杀吧,杀强者才是王道,最直接,便捷的通道就是击杀超过你二到三阶位的强者,比如,杀一个先天颠峰者,你一下子就可以得到小还丹了。”玉镜又闪了一下,极具诱惑力。
  
      “老子还不想早死!”
  
      叶沧海翻了个白眼,赶紧挥手制止了齐召的追杀。
  
      唉……
  
      死的人够多了,河面漂浮着的全是尸体和破烂的船木,一条河都给染红了。
  
      “大人,此地不可久留,不然,西陵郡会活拔了我们人皮的。”齐召兴匆匆的回来,马上说道。

  
      “麻烦已经惹上了,现在想抽身都不可能。不管了,咱们赶路。”叶沧海也不想多想了。
  
      前方,不晓得还有什么在等着自己。
  
      可是大批高档丝绸加上飞云寨收缴来的货足足有十几马车,想轻装简从都不可能。
  
      不过,白马县河防营攻击之后叶沧海加快了行船速度,料必即便是西陵郡王集团一时也难就近找到能对付自己一伙的势力了。
  
      如此一来,西陵郡王也不可能亲自指挥亲卫军杀过来?
  
      那会落人口实的,料必齐剑南不会如此傻。
  
      这西陵郡简直就是一个死亡泥潭,回家的路,仿佛很远很远。
  
      终于,叶沧海一伙顺利冲出白马县境进入了西阳县境内。
  
      “队长,西阳县靠近咱们东阳府,更靠近摘星关,前面的路估计更难走。”齐召挨过来说道。
  
      “不管有多难,都得回到东阳。”叶沧海一脸坚定的看着远处那高耸如云的摘星关。
  
      “上岸了,咱们到哪里歇息?”陶丁过来请示道。
  
      “汤水镇。”叶沧海道。
  
      “汤水镇不是离西阳县城比较近吗?还不如在玉珑镇。一旦碰到西阳县来的攻击,咱们可以迅速往东阳而去。”陶丁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那样更好了,摘星关杀下山来,刚好包了咱们‘饺子’。”叶沧海哼道。
  
      “西阳县属于西陵郡,摘星关按理讲还在东阳府境内,怎么可能帮他们?”林娇娇对以前的事不熟悉,才这样问道。
  
      “相比于西阳县,摘星关更可怕。”叶沧海哼道。
  
      “这相当的麻烦了,摘星关只有两条道。一条小道,一条大道就是摘星关。摘星关真要跟咱们死磕,根本就不可能通过。”姜维在马超说词下也知道了顾雪儿事件。
  
      “到时再说,晚上大家都累了,得好好休息一下,就去汤水镇打尖了。”叶沧海作了决定,众人也不再问,闷头赶车。
  
      汤水镇是个大镇,叶沧海一行人赶到时已经是中午时分了,肚皮都差点造*反了。
  
      虽说想低调行事,但是,十几辆马车的货的确太扎眼,根本就不可能做到低调行事。
  
      叶沧海干脆不遮掩了,大大方方的选了镇上最大的汤水客栈。
  
      “前辈,叶沧海现在碰到危险了。”史青匆匆回到了自已那座普通的小院,见‘关辉’正懒散的打太极拳,赶忙说道。
  
      “那岂不更好,我还欠他两级官帽子,死了就不用还了。”关辉头也没回的应道。
  
      “前辈不是这种人!”史青摇摇头道。
  
      “你错了,我关辉就是这种人。”关辉哈哈大笑起来了。
  
      “前辈,你得伸手才是。不然,叶沧海很可能回不来了。”史青可是急了。
  
      “谁叫那小子牛叉哄哄的得罪了那么多人,死了活该。”关辉哼着斜躺在了院子里的躺椅上。
  
      “叶沧海叫我传话了,这次你帮了他,以前的一笔勾销。”史青道,自然是秘密背着公孙先生回来的罗平昌传的话了。
  
      其实,叫罗平昌先赶回来,自然是寻求帮助的。
  
      最好是能找到宇文化戟,不过,那家伙神出鬼没的,要找到他希望渺茫。
  
      “一笔勾销,让我想想划不划算。”关辉眼珠子转了转,好像在心里盘算。
  
      “嗯,先说说,他的对手是谁?”关辉想了想又问道。
  
      “铁木尔达。”史青道。
  
      “他?”关辉愣了愣,摇了摇头,道,“他怎么摊上这个大麻烦,要摆平基本上不可能。费的劲可是比帮他升两级官帽子还要难,太不划算了,不干不干。”
  
      “不是叫前辈你去跟铁木尔达打架,而是送封信。”史青道。
  
      “送信给铁木尔达干嘛?那家伙脾气爆躁得像头牛,信有屁用,他可不会卖我面子。”关辉摇头哼道。
  
      “不是送给铁木尔达,是送给关口守御使黄天翔。”史青道。
  
      “那小子什么时候又认识了黄天翔?”关辉问道。
  
      “还不是顾雪儿惹出来的事……”史青说了出来。
  
      “哈哈哈,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啊。想不到这两位居然会争风吃醋,有趣,有趣啊。”关辉差点笑喷了。
  
      “前辈,得抓紧啊。不然,就来不及了。”史青催道。
  
      “真是麻烦,算啦,送就送了。你得当个证人,升官的事今后就别找我了。”关辉一脸正经。
  
      “叶沧海不是个讲话不算数的人。”史青道。
  
      “信拿来!”关辉伸手道,史青赶紧递上了信。
  
      “什么东西还搞得如此神秘,怕我偷窥啊。”关辉啰嗦着把信收入了袖子中。
  
      至于他怎么把信送给黄天翔,史青也没那个胆儿去问道。
  
      “放心,三个时辰过后就会到达。”关辉瞄了史青一眼。
  
      “那谢谢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史青说着,匆匆而去。
  
      “呵呵,继续搬人。这次搬谁?卫国忠,好像铁木尔达也不卖他的账。还有谁呢……”关辉看着史青的背影呐呐自语道。
  
      “这事还真是麻烦啊,我们能怎么样?派兵,那岂不是要跟摘星关打仗了?”东阳府守备营千户赵良听了史青的说词后,脸色有些阴沉。
  
      “小道肯定走不了啦,而且,叶呛海运送着大批物资,必走摘星关。”史青说道。
  
      “铁木尔达不会卖我面子的,这事,根本就无从下手。”赵良说道。
  
      “叶大人也知道你没办法出手,不过,他有交待,说是请你到护陵队走一趟。找到方布衣,这边还有一封信,是他写给方布衣的。”史青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