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河防营来了

第一百七十七章 河防营来了


  于是,把东西快速搬上船后急划而去。
  刚划了三十来里,前方杀出几十艘船,气势汹汹杀将而来。
  “下方是鬼叫湖来的强盗,给我杀!”有人站在船上把长剑往叶沧海的船队一指,大声喊道。
  “来的是什么人?”叶沧海问道。
  “不是白马县衙的,应该是西陵郡驻守白马、西阳两县交界处河防营的人马。麻烦了,他们可是正规的河巡水军。以前也跟他们交战过几次,他们也不弱。”林娇娇一瞅,脸相当的难看。
  “出剑指着我们的那位就是河防营一位百户江维,水功十分了得,有‘水蛟’之称。他的水下功夫跟大当家相比,丝毫不让,只不过功境比大当家低了一等。”姜雄说道,“大人,咱们赶紧亮出旗号解释一下。”
  “根本就跟飞天关的串通一气来的,解释没用。你没看到,他们根本就给你解释的机会,还没查验就怎么能确定我们是鬼叫湖的。”叶沧海摇了摇头,寻思片刻,突然也是一指上方杀过来的船只大声喊道,“各位,他们是飞云寨的余孽,居然冒充河防营的将士来劫货,给我杀!”
  鬼叫湖的兄弟一听,顿时都愕了愕。
  这位叶大人怎么回事,人家一来就喊杀,可是他也不解释,也直接喊杀了。
  只有叶沧海心里明白,这些人马都是西陵郡王集团的。
  对自己一伙是必杀之令,而且,故意抹黑,今后有人查证时也可以说是没看清楚推诿过去。
  既然你跟老子来这一手,老子当然也不客气了,还你也是同样的一手。
  你不亮旗号老子也不亮,到时,谁被杀了查案时都可以推诿。
  “点燃轰天雷,轰!”叶沧海说道,马超和陶丁马上行动了起来,拿出绑在箭上用烟花火药制成的土制轰天雷,尔后点燃就射了过去。
  这东东相当于一支微型版本的土炸*弹,顿时,箭喷着火花飞扎而去。
  此刻相距离还有几百米,顿时,轰隆隆爆炸声响起,水花四溅,上游的船顿时给炸得燃烧了起来。
  此等威力让林娇娇等人都吓了一跳,寻思着幸好先前没跟叶沧海他们硬拚,不然,鬼叫湖可就惨烈了。
  顿时,河防营的箭手全都哑火了,赶紧扑火。
  而林娇娇跳下河,踩着水浪冲杀了过去。
  叶沧海也不慢,草上飞绝技之下,脚一沾水一个划波就是三四十米,看得林娇娇都差点傻了眼,你这什么水功啊,好像比咱的还牛叉……
  这边,齐召带着鬼叫湖留下来的水贼们跳上独木舟冲杀上去。

  这批人全是内罡境及以上强者,河防营的虽说是正规水军,但是,也扛不住这么多先天高手和内罡境武者的攻击,顿时,血洒云沙河,鬼哭狼嚎惨叫不已。
  水蛟江维一看,赶紧跳下河去。
  不过,叶沧海眼疾手快,工尺刀旋转着亮银一闪,直接就扎穿了那家伙屁股,鲜血顿时从水里冒将出来。
  叶沧海隔空一吸把姜维直接从水中扯了出来,拧到船上,“说,谁派你来的?”
  “你好大胆子,我们是河防营的,赶紧放了我们。”姜维喊道。
  咔嚓几声脆响,叶沧海不跟他二话,直接‘分筋错骨手’,立即把姜维的骨头都活拆了。
  痛得那家伙杀猪般的惨叫着,在船上打着翻儿。
  “是……是罗……”
  嚓!那料到一支毒孥隔空飞来,一把扎透了姜维的脑袋,死了。
  那孥箭就小指头粗大,穿透力极为强大,叶沧海张开天眼通遁着箭的轨迹搜查,终于发现左侧面百米处有一丝水痕往岸边游走。
  你吗得!
  叶沧海气得在心里骂了一声,嚓嚓嚓!
  踩波飞追而去,那水痕感觉到了,泛起了一丝水浪,人往河底下潜而去。
  不过,即便是在水中,天眼通的透视能力也还有几米。
  随着叶沧海突破至先天三重境,天眼通的透视能力又加强了,看得更远一些,更通透一些。
  那人下潜的深度也就几米之处,一直在叶沧海的视线之中。
  叶沧海装得一脸迷糊的往四周搜查,那人果然中计,潜在水里不动了。
  “去你吗得!”叶沧海在心里大骂一声,工尺刀突然出手,直透水底而去。
  那人反应不及,顿时,手臂和腿都给射中,鲜血喷出,染红了水面。
  叶沧海往水里一扎,正想活捉。
  不过,发现那人已经脸色泛绿,看着叶沧海居然露出一个恶狠狠的笑,随后,挂了。
  又是咬毒自杀!
  “击杀先天二重境恶人‘水鬼康靖’,奖扬善值‘16’个点。”叶沧海看到,宝塔基础屋中的玉镜亮起来了,出现了一个数字,尔后,数字闪着青光飞入了叶沧生海手臂之上。
  一瞄,发现手臂上有一个细沙大的‘16’。
  而且,还是艺术体字形,放大后就是一个牛叉的纹身。
  “什么意思,不是存着吗?怎么标在我手臂上了?”叶沧海脑海里打了个大大的问题。
  “让你随时查验,提醒你再杀几个恶人就可以凑够一定的数目,可换取基础屋中一件宝贝了。”玉镜上一亮,闪出几个字来。
  “你简直是催命鬼。”叶沧海没好气的哼道。
  “我这是好心,别当了驴肝肺。
  而且,已经过去二个月了,你的中还丹还差一颗小还丹,中还丹需要88个点值的。
  到时,时间一到,没有你就没命。
  当然,如果你自己不要命了我也就不亮了。”玉镜闪了闪。
  “如果我现在去杀一批河防营的,可是这些士兵只是上头命令下来的,他们本身并不是恶人,难道也给扬善点值吗?”叶沧海问道。
  “给!”玉镜闪。
  “那你这‘惩恶扬善中大奖系统’岂不也善恶不分了?”叶沧海讥笑道。
  “不能这么说,这世上,善良的人也会干出坏事的。
  比如,河防营的士兵,他们虽说不知情,但是,他们现在的行为就是在行恶。
  因为,你们代表正义,你们现在所干的事就是正义的事业。
  所以,对这件事来讲,他们就是恶人,你杀了他们,系统奖你扬善值正常。
  又比如,你是个正义之士。
  如果你现在在干坏事,而河防营的士兵原本是恶人指挥的,他们却是在干正义的事,你就是在行恶。
  所以,系统将惩罚你。”玉镜闪道。
  “有些时候也会出现误差,比如,错把善良的人当恶人杀了,那系统怎么办?”叶沧海问道。
  “扣你先前所得的扬善值,如果没有扬善值可扣除,那就得用你的肉身来偿还。”
  “怎么还?”叶沧海很关心这个,毕竟,有的时候难免会出错的。
  “让你痛,降你功境,甚至,把你变成废物,最后,直至死亡。”
  “吗得,杀人的风险还如此的大啊。”叶沧海不由得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