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七十章 六品镇*长

第一百七十章 六品镇*长

    “叶沧海,你求饶啊,你求饶本伯爷就饶你不死。”
  
      你是个笨蛋!“叶沧海呸了一口,不过,因为头给压着,只能呸在地上了。
  
      不过,这个举动可是激怒了齐苍浪,剑往前一伸,顿时,叶沧海头皮冒血。
  
      “齐苍浪,你敢杀叶大人你就是我齐召一辈子的仇人!我齐召以父亲名义起誓,如违此誓,断子绝孙!”齐召挣扎着,一边吐血一边咬牙切齿的发毒誓。
  
      “伯爷……”一旁的师爷石方支了一声。
  
      “说,本伯哪里笨蛋了?不讲清楚,谁也保不了你。”齐苍浪的剑已经刺入叶沧海头皮之中。
  
      “放着如此大功不去争取,你不是笨蛋是什么?你打十仗,还不如剿灭一伙反贼。”叶沧海哈哈大笑。
  
      “一伙小毛贼也称得上是反贼,简直可笑,可笑至极!
  
      真如此的话,我齐苍浪将成为王族笑柄。
  
      叶沧海,你就这点眼光,我齐苍浪真是高看你了。
  
      杀你脏手,滚!”齐苍浪冷笑一声,收了宝剑。飞起一脚把叶沧海踢得翻滚了出去。
  
      叶沧海早知道,齐苍浪绝对不会杀了自己。
  
      密探是一个因素,但是,最重要的因素是齐召。
  
      齐召极有可能是某王的私生子,而且,该王爷在海神国份量还不轻,齐召如此卫护自己,齐苍浪可不是笨蛋,他是金玄侯,国之栋梁之才,再杀气冲天也要掂量掂量。
  
      果然如此,齐苍浪马上给自己找了个台阶干脆就下马了。

  
      “大人,我说过,齐苍浪太高傲了,根本就瞧不上咱们。这下好了,兵没借到,倒惹了一身的骚。”两人互相扶着,一拐一拐的离开了。
  
      “是我高看他了。”叶沧海说道。
  
      “大人,现在怎么办?”两人到了一个偏僻角落后一边上药一边谈着。
  
      不过,因为先前黑玉断续膏的药力还没完全消除,一点皮外伤,半个时辰就完好了。
  
      “找镇长去。”叶沧海说道。
  
      “范良,找他有什么用。
  
      他只管着刀子口这个小小的镇,虽说还兼着云州通判一职,一个通判也没多大能耐。
  
      而且,远水也解不了近渴。
  
      至于本镇方面,他处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还行,像大事都齐苍浪都不会让他插手的,就更别说借兵这种事了。”齐召说道。
  
      “呵呵,刚才在路上不是有闲言杂语,说他跟齐苍浪不和,而齐苍浪太霸道。不过,齐苍浪虽说手下仅有一千多兵将。但刀子口组织的民团却是有一二千人马,而团练使就是范良。”叶沧海笑道。
  
      “民团在战时是需要为兵营服务的,现在正值开战前昔,估计人马早给调拔到守备营打杂了,哪还能借给我们?”齐召摇了摇头。
  
      “咱们只用二天而已,而且,齐苍浪可以不鸟我,不过,范良就不敢了。不用说了,咱们过去试试。如果成了,咱们也要让齐苍浪好好的后悔一场,让他痛一痛。”叶沧海哼道。
  
      “那好吧。”齐召点了点头,兴致不高的跟着去了。
  
      不久,两人到了城主府。
  
      齐召的11等海神令在守备营没用,在这里倒是管用,一亮出来,马上就通报了进去,不久,范良亲自出来迎接叶沧海二人进了府。
  
      “王陵需要我范良做些什么吗?”双方客气了一下就坐了下来,范良问道。
  
      “我想借些人手。”叶沧海道。
  
      “要多少?”范良还以为叶沧海这个护陵队长要运送王陵物资或者什么。
  
      “二千。”叶沧海道。
  
      “要是换成以前可以,不过,现在不行。你也看到了,大战在即,我们大部分人马都给守备营抽调走了。”范良摇了摇头,看着叶沧海,道,“不过,你们怎么不去守备营借兵。他们那边可全是精兵强将,一个可以抵我们这边三四个。”
  
      范良并不笨,感觉到了什么。
  
      不然,叶沧海二个肯定会先去守备营才对。
  
      估计是碰了一鼻子灰才到自己这边来的,想想齐苍浪那性格,一个从五品的护陵队长人家堂堂金玄伯也瞧不上眼。
  
      当然,范良并不知晓齐召的身份。
  
      “大战在即,不能劳烦守备营了。
  
      而且,只是一些杂务而已。
  
      当然,事关王陵机密,需要人手。
  
      不然,要是出了差错,有关王族,可就是不得了的大事了。”
  
      叶沧海一本正经的忽悠人道,齐召听得都想笑。
  
      “大人,前天因为人手不够,咱们向云州府借了一支兵丁过来,以备不时之需,不如……”这时,一旁的师爷田绍看了范良一眼,道。
  
      “那是准备留给战时之需的,要是冒然调走,出了什么事云州府可饶不了我。”范良皱了下眉头。
  
      “没事,如果真有事,我来承担。”叶沧海说道。
  
      “叶队长,此事万万不能。不是我不借,实在是没办法借。这是专为守备营准备的,不能挪走。这样,我去整合一下,给你们三百人马怎么样?”范良想了想说道,估计这也是范良能调动的最多人手了。
  
      “范大人你过来。”叶沧海朝他说道,范良一愣,有些不明白,不过,还是站起揍到了叶沧海面前。
  
      叶沧海袖子翻了一下就合上了,范良顿时瞳孔抽了抽。
  
      “好吧叶队长,我就冒险借给你了。那边有八百兵丁,是由副守备丁阳大人统领的。到时,你跟他解释一下。还有,我这边民团再挤五百人给你。”
  
      “范大人,此事最好由你亲自带队。我需要你协调,不然,不好统领。”叶沧海说道。
  
      实则,这是叶沧海给范良好处。
  
      到时,真的立了功,范良可就赚大了。
  
      叶沧海如此干,就是要打齐苍浪的脸,要让他眼红心痛才是。
  
      “叶队长之令,范良遵从就是。”范良拱了拱手。
  
      不久,丁阳过来了。
  
      不过,此人倒也没问什么,听着交待就是了。
  
      晚上,队伍先打散发了城,尔后悄悄出发了。
  
      毕竟,涉及王陵机密,范良跟丁阳都不敢问。
  
      一天一一夜,跟陶丁一伙汇合了。
  
      “两位大人,现在我跟你们说实话。我们无意中发现了一伙叛*党,是飞云寨一伙……”叶沧海才讲出实情。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叶大人,你下令就是。”丁阳顿时来了劲头,要是打仗还是有些害怕的,但是,对付一伙山贼他顿时有了底气。
  
      而范良也是若有所思的看了叶沧海一眼,道,“大人拳拳的报国之心令范某我佩服。”
  
      “打头的一定要强而精,人数不要太多,先把对方的暗哨干掉。
  
      尔后,大部人马拉开一定距离在后边。
  
      一旦前面扫清了暗哨,再大举进入。
  
      这是我简单绘制的飞云寨地图,咱们几个合计一下。”叶沧海把当时整合的草图拿出来摊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