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玄伯

第一百六十九章 金玄伯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武神皇庭最新章节!
  
  “再大的事也没有打仗重要,军令如山。我不敢乱报,不然,要杀头的。”门卫头目一脸严肃的说道。
  
  “看来,进不了门了,还借屁的兵!”齐召都气得爆粗口了。
  
  “你过来。”叶沧海朝着门卫头头招了招手。
  
  “跟你说过,再不走我得赶你们走了。”门卫头头还算是客气。要是齐召没拿出海神卫令牌,估计早给抓起来了。
  
  “过来,本官要找你问话。”叶沧海脸一板,拿眼看着门卫头子。
  
  那家伙缩了缩脖子,有些害怕了。
  
  最后,想了想还是走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说道,“不是我李河不通报,是将军有令啊,大人也不能怪我。”
  
  “这个够了没有?”叶沧海拳头在李河面前舞了一下,李河顿时色变,头点得鸡啄米一般赶紧道,“属下马上通报……通报,您稍等。”
  
  齐召顿时一愣,也没看清楚是什么,只是看到叶沧海张开了拳头一下就把李河差点吓尿了。
  
  到底什么玩意儿?
  
  不久,李河飞跑着出来了,后边还跟着一个大步过来的中年男子。
  
  “叶大人,本人石方,金玄伯叫你们进去。”石方说道。
  
  “嗯,前面带路。”叶沧海点了点头,齐召更奇怪了,还摆官架子?
  
  这石方可是齐苍浪的师爷,你摆什么官架子?
  
  不久,进了一侧偏殿。
  
  “怎么不在主殿见客?”齐召在心里犯嘀咕。而且,进去后发现就齐苍浪一个人大马金刀的坐在老虎椅上。
  
  “叶沧海见过金玄伯。”
  
  “齐召见过伯爷。”
  
  叶沧海发现,齐苍浪的确年轻得可怕。
  
  虽说下巴处有一小撮胡子,但一眼看去就不老。
  
  更令叶沧海有些吃惊的就是,天眼通瞄过去,居然看不清楚齐苍浪的内脏,连衣袍都无法透视进去。
  
  有护体之罡?
  
  难道此人是神虚境的小宗师了?
  
  叶沧海不得不吃惊了,因为,神虚境强者才能形成护全的先天之罡,好像在身体外披了一件由先天之气凝成的罡甲一般。

  
  而先天者只能有一丝薄薄的气纱,那是无法隔绝天眼通的透视的。
  
  当然,这得取决于双方的实力。
  
  如果叶沧海再晋两级,就是小宗师也无法隔离他的天眼通了。
  
  除了这个,一些特殊的护甲也能隔绝你的偷窥。
  
  当然,那种护甲也是宝贝了。
  
  “坐!”金玄伯一指旁侧客座椅子。
  
  两人拱了拱手,坐了下来。
  
  “叶大人哪里的?”齐苍浪开口就问道。
  
  “本人叶沧海,青木县人氏,现在东阳府任府同知副令。”叶沧海道。
  
  “叶大人还有一个职位,他是东阳信王陵护陵队队长。”齐召补充说道。
  
  “你是?”齐苍浪看着齐召,虽说见过一面,但是,估计早把他给忘了。
  
  “本人齐召,护陵队一个千夫长。”齐召并不愿意多说自己的事。
  
  “嗯。”齐苍浪点了点头,并没有问齐召你是不是王族一系什么的,毕竟,在海神国,姓齐的可不少,几百万人,王族子弟,哪有那么多给撞上。
  
  “伯爷,我们是特地过来借兵的。”叶沧海说道。
  
  “借兵,这个没办法了。
  
  你估计也看到了,前方正准备开战,老刀子口前天传来协防令,我们已经被他们抽走了一半人,现在就剩下七八百兵士,人手本来就不够。
  
  如果叶大人没别的事,本伯就不陪你们了。”
  
  齐苍浪根本就不问原因,直接就拒绝了。而且,下了逐客令。
  
  “有人要谋*反!”叶沧海决定抛出一枚定时炸弹。
  
  “谁?”果然有效果了,齐苍浪人都站了起来。
  
  要知道,刀子口虽说只是一个关口,但是,方面百里之地都是他军事管辖之。
  
  如果出了谋*反之事他自己都不知道,那责任可就大了。
  
  而且,如果谋*反者里通外国,刀子口岂不危险了。涉及到自身,金玄伯也不得不吓了一跳。
  
  “飞云寨一伙人……”叶沧海把事说了一遍下来。
  
  “就一伙山贼,谋什么反?叶大人也太看得起他们了。”齐苍浪一听,反倒松了口气,人也坐了下去。
  
  “金玄伯想养虎为患吗?”叶沧海站了起来,冷冷的盯着他。
  
  这个时候,你如果一软,人家更不拿你当回事了。
  
  干脆硬气一回,看看能否震住他。
  
  “放肆!”
  
  齐苍浪果然火起,一拍桌子,指着叶沧海道,“不要拿鸡毛当令箭,你‘那个’东西不算什么?以为本伯害怕了是不是?”
  
  齐苍浪当然指的是叶沧海的铁级密探令,不过,一旁的齐召听得云里雾里的。寻思着啥东西啊?
  
  “如果你不借兵,谋*反之事爆发,到时,本官将参你坐视不管,置国家大事于不顾,置国之安危于不理,不当不作为之罪。”叶沧海针锋相对的说道。
  
  “你敢!”嘭!桌子被金玄伯一巴掌直接拍碎了,木屑飞扬,一旁的石方都吓了一跳。外边的护卫们以为有人攻击齐苍浪,全都冲了过来。
  
  “将军!”
  
  “干什么?滚出去!”金玄伯吼道,吓得护卫们全都潮水般的退到了外边。
  
  “我叶沧海为国为民,一心为了王族安危,有什么不敢的?”叶沧海双手朝着天抱了抱拳。
  
  “来人,给我拖下去杀了!”齐苍浪大喝一声,护卫们应着又冲了回来,抓向了叶沧海。
  
  “伯爷,我是齐召,咱们在王府见过面。”齐召一看,这下麻烦了,赶紧抽剑冲上去拦在了叶沧海面前。
  
  “齐召是不是,本伯早知道你是王府的,什么东西!给老子滚开,今天本伯要杀人!胆敢拦着,连你一块杀!”还真没想到,齐苍浪居然早认出了齐召。
  
  只不过,人家在装傻而已。
  
  或者说,人家根本就把你当回事。
  
  “要杀叶大人,先过我这一关。”齐召晃了晃雪亮的宝剑,杀气腾腾。表现得非常神勇,叶沧海暗中点了点头。
  
  毕竟,如果是虚情假意的话肯定过不了金玄伯这一关的。
  
  那有可能真的会送小命的,虚情假意者在生死关头往往都会露出原型的。
  
  “齐召,你让开,我看他金玄伯是否有胆杀了我。”叶沧海一把推开了齐召,堂堂正正的站着,眉头都没皱一下。
  
  “老子就亲自杀了你又如何?”齐苍浪更是个高傲的人,双手一动,叭,直接隔空一掌抓起叶沧海往地下一按,好像被打桩机干了一下,叶沧海直接被按得趴在了地下动弹不得。
  
  齐召一看,挺剑飞击。
  
  几个手下被齐召一扫劈飞在地,齐苍浪一看,气得一脚飞过去,隔空一腿就把齐召打得翻滚了出去。
  
  轰然一声,撞在假山上爬不起来了。
  
  叶沧海也就在这一瞬间透视了进去,可以肯定,齐苍浪还没到达神虚之境,估计已达半步神虚了,体外护罡已经像薄纱一样成型了,倒没穿高档护甲之类的宝物防身。
  
  剑已经刺在了叶沧海脑袋上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