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潜入飞云寨

第一百六十八章 潜入飞云寨

“为什么他突破我没突破?”叶沧海悲怆的在内心嘶喊着。
  
  “不好意思,你突破主要来源是杀恶人扬正义。”青铜大门上的字露出一个古怪的笑来。
  
  “咋不早说啊,害得我白白浪费了一贴神药啊。”
  
  叶沧海欲哭无泪了。
  
  “这是本系统的宗旨,除恶扬善,是你自己记性不好。”
  
  “大人,刚才你给我服的什么神药?”转头一看,齐召正一脸贪婪的盯着自己。
  
  “滚一边去,神个屁!”正气头上,叶沧海没好气了。
  
  “明明是神药嘛,我一贴就突破了一级。”齐召嘀咕道。
  
  “再给你一贴要不要?”叶沧海古怪的看着他。
  
  “不,不要了,打死也不要了。”齐召赶紧摇头。
  
  “算你小子识相,走,咱们去飞云寨。”叶沧海调头就走。
  
  “不是去刀子口吗?”齐召一愣赶忙问道。
  
  “骗他们的,我怕他们不敢去。所以,忽悠人了。你知道,咱们去刀子口肯定没结果。”叶沧海说道。
  
  “好吧,大人怎么说就怎么办。”齐召想到叶沧海的神药,想到自己的病,只能咬牙跟上了。
  
  “咱们俩个先潜进去,暗中先干掉一些高手。如果能逮到张世平就更好了,擒贼擒王,到时,飞云寨不攻自破了。”叶沧海道。
  
  “嗯嗯。”齐召点头道,寻思着飞云寨那么好破的话早给人破了?那还轮得到咱们俩个去捡漏?
  
  早上,两人到达了飞云寨。
  
  叶沧海有天眼神和哮天鼻子,一路过去,暗哨早给他发现了,所以,都绕过去了。
  
  当然,怕打草惊蛇,叶沧海也没行动。
  
  不久,两人找了个制高点趴了下来,发现寨子中央居然有一伙人正在操练。
  
  热火朝天的,相当有气势。
  
  “队长,有问题啊。”齐召小声说道。
  
  “嗯,一伙劫匪居然操练得如此有板有眼,跟正规的兵营也差不多。难道有兵营的人帮他们操练?”叶沧海说道。
  
  “光是这操练场就有千来人了,这飞云寨估计不下二千人马。而且,他们训练有素。好些操练方法都是兵营中正规兵法,肯定跟兵营有勾结。”齐召点头道。

  
  “他们想造*反,当然得正规了。”叶沧海答道。顿时,齐召一愣,失声道,“造*反?”
  
  “不造*反操练来干嘛,劫个财物的,又不是两军对垒,何必如此?难道商家那些护院家丁还会排兵布阵,就是镖局的镖师也没这能力。打起架来全乱来,不可能排好阵跟你打的。”叶沧海道。
  
  “队长,这事很大啊,得赶紧向上禀报才是。”齐召说道。
  
  “干脆一锅端了。”叶沧海道。
  
  “怎么端,就咱们那几个人,送死。”齐召摇摇头。
  
  “走,咱们离开。”叶沧海说道,两人悄悄的又溜了出来。
  
  “大人,咱们回东阳吗?”齐召问道。
  
  “不!去刀子口。”叶沧海道。
  
  “大人,去真没用,我不骗你。”齐召说道。
  
  “国家大事何等重要,容不得我们再犹豫了,不用说了,你带好路就是了。”叶沧海摆了摆手,齐召张了张嘴,叹了口气,终于没再支声,带着叶沧海往刀子口而去。
  
  途中雇了快马,一天后终于到了刀子口。
  
  “好雄伟的城池。”看着刀子口,叶沧海不由得赞叹道。
  
  “大人,刀子口虽说只是一个镇。住是,这是往来客商进入领国的第二个歇脚之地。
  
  而老刀子口是边防重地,盘查得更严密。有些客商觉得太拘谨,所以,往往选择这里打尖休整。
  
  如此一来,刀子口虽说当地居民就几千人,但是,加上驻守营的官兵家属,以及往来的客商总计不下三四万人,其繁华早超过了一些县城。
  
  所以,刀子口镇上面派得有一位六品的通判下来管辖,以协助金玄伯齐沧浪处理百姓之间的事务。”齐召说道。
  
  “这个镇长很气派啊。”叶沧海笑道。
  
  “那当然了,比县令还要高上二级。”齐召应道。
  
  “你跟齐苍沧认识吗?”叶沧海问道。
  
  “见过一面,不过,谈不上认识。”齐召面上闪过一丝忧郁,看着叶沧海道,“齐苍浪到过我家,不过,他是堂堂的金玄伯,根本就没拿正眼瞧我一下。”
  
  “令尊的地位料必不凡了。”叶沧海装得很随意的问道。
  
  “那跟我何干?”齐召哼道。
  
  “唉……算啦,我们靠自己也能出人头地的。你现在也是六品千夫长了,境界又达到了先天三重,升五品是不久的事了。”叶沧海安慰道。
  
  “没错!我齐召并没有靠家族,就是这个千夫长也是靠我自己争取来的。”齐召说道。
  
  “那是。”叶沧海有些敷衍。
  
  ”我知道大人不信,肯定也听说过我的一些什么闲言杂语。不过,我想告诉大人,我齐召的确没靠家族。我是自己考的武进士,而且,立下大功才提了六品千夫长的。可是,这世上,又有谁能信?“齐召一脸正经的说道。
  
  ”倒是相当的令人意外。“叶沧海说道。
  
  ”抓起来。“两人正聊着,突然冒出一队巡逻队员把两人给围了。
  
  估计是见两人站在城墙远处一个角落点前指指点点,怀疑两人是奸*细。
  
  毕竟,刀子口离边境不远了,敌国的奸细经常混入的。
  
  ”放肆!“呛,齐召脸一板抽出宝剑来。
  
  ”攻击!“那个大鼻子的小头目一看,马上喊了起来。
  
  ”吗得,瞎了狗眼了,没看到这个吗?“齐召突然伸开了手掌,大鼻子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怀疑是假的啊,拿出好好验验。“齐召把11等海神令抛向了小头目。
  
  那家伙接过后摸捏了几下,赶紧小跑着到双手递还给了齐召,道,”齐大人,本人刀子口巡逻十夫长范江,奉命行事,请谅解。“
  
  ”金玄伯在城里吗?“齐召问道。
  
  ”在!早上他还到城楼上巡视过。“范江躬身答道。
  
  ”最近盘查得很近啊?以往好像不这样。“齐召问道。
  
  “前方好像要打仗了,所以,这些天下来,城里戒严了。”范江说道。
  
  “又要开战啦?”齐召吃了一惊。
  
  “听说是,不过,将军都在备战,这些天很忙。”范江道。
  
  “没事了,你先去巡逻吧。”齐召摆了摆手,等范江一伙走后,道,“这下麻烦更大了,要打仗了,就更不可能借到兵。”
  
  “不废话了,咱们赶紧过去。”叶沧海道,两人打听清楚了路线后匆匆往衙门而去。
  
  一路过来,发现行人匆匆,经常会碰到巡逻的士兵。
  
  叶沧海俩人都给逮到盘查了好几次,终于到了刀子口守备衙门。
  
  “我们有事拜访金玄伯。”齐召直接向看门的兵出示了海神令牌。
  
  “将军有令,8等海神令,或者,四品官员之下的不接待。”门卫板着脸,把令牌还给了齐召说道。
  
  “我们有要紧事,你通传一下。”齐召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