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白露

第一百六十七章 白露

    闻着膏药上散发出来的丝丝药味儿,叶沧海不由得有些感叹。
  
      估计是自己实力提升了,所以,中大奖系统才奖励了实品。
  
      这虚拟的奖励终归不如实物的刺*激度大,不然,直接点着钞票钱花钱的时候你会省着点,而直接刷卡消费你会很豪迈,一点不心痛。
  
      不过,到还款日就哭爹喊娘的了。
  
      “我不是作梦吧?”叶沧海把膏药凑鼻子处闻了闻才收了起来。
  
      下边,不断有人影强力弹入身体之中,叶沧海在苦练着‘灭绝刀法’。
  
      三个时辰过后,叶沧海已经学会了,只是差了火候跟实战经验而已。
  
      “桃木刀毁了,怎么就不奖励一把盖世神刀,比如,圆月弯刀,屠龙刀什么的……”
  
      这厮不由得有些犯嘀咕了,因为,没有衬手的兵器发挥不出灭绝刀法的威力。
  
      “屠龙刀有,不过,须得神虚境时才能摧动。你现在连塔门都打不开,有何资格妄想屠龙宝刀?”系统好像读懂了叶沧海的心思,青光一闪,青铜大门上又亮出字来。
  
      “那就来把差点的,比如,圆月弯刀?”叶沧海又嘀咕道。
  
      “它们同级别。”系统又亮出字来。
  
      “就没我现在用得上的刀吗?”叶沧海生气的嚷嚷道。
  
      “有!进入宝塔后可以自主选择。不过,要用所杀恶人的级别当量来换取。恶人的级别越高,功力越高,你所能换取的东西就越厉害。不过,前提是你先要进入宝塔。”

  
      “切!没意思。”叶沧海哼哼道。
  
      “算啦,这把好像是废品,给你玩玩吧。”系统又冒出字来,接着,一块黑糊糊的物事飞了出来。
  
      叶沧海赶忙接过,一看,差点气炸了肺。
  
      “就这锈迹斑斑的破铁块能有什么用,你的要话老子给我运来一马车。”
  
      叶沧海的确给气得不轻,的确废啊,就一块破铁片,上面还布满了青绿的锈斑,估计扔垃圾堆里捡破烂的都嫌脏。因为,钢材下跌,现在废铁不值钱。
  
      “井底之蛙!”又露字了。而且,那字还扭曲着,好像在嘲笑叶沧海。
  
      “你说谁呢?”叶沧海气呼呼的问道。
  
      “说的不就是你,小子,’雪饮狂刀‘听说过吗?”
  
      “考谁呢?不就是聂家家传宝刀,刀长三尺七寸,天下间至寒之物,据说还是为女娲补天所余之物“白露“铸成。当然,那只是个传说,女娲根本就不存在。”叶沧海哼哼道。
  
      “嗯,你还算是没傻到无可救药的地步。没错,这就是’血饮狂刀‘。”
  
      “骗鬼是不是,这是雪饮狂刀吗?”
  
      “当然是,不过,聂家那把是白雪的‘雪’,而这把是鲜血的‘血’。
  
      这是一把成长的刀,你杀的恶人血越精,此刀吸收的血能量越多,刀的成长就越快。
  
      现在虽说它只是一个废铁块,实际上,这就是本源之刀,是初胚。
  
      而你现在要干的就是不断杀恶,吸血,精练此刀。
  
      如果它成长起来,绝对不会输给雪饮狂刀的。
  
      因为,它就是‘白露‘。”
  
      “那我现在不就是一个打铁的吗?”
  
      “这个比喻相当形象,不错,你就是一个‘打铁’的。一把经自己历练出来的刀比用什么神兵利器都顺手。刀是用来杀人的,衬手就好。不然,不顺手,再厉害的神兵也不合适你。”
  
      “好像,还有点道理。”叶沧海点了点头。
  
      “不信,你先喂它点血。尔后敲打一番,这破铁块就能变形。”
  
      “你的意思是我可以把它敲打成我心目中的刀?”
  
      “一下子还办不到,可以敲出一个初胚。
  
      当然,你硬要一下子就让它看上去像把刀,估计得把你身上的血喂光。
  
      而且,够不够还不清楚。
  
      当然,你至少得喂它一点血,因为,这是滴血认主。”
  
      “好嘞!”
  
      叶沧海顿时来了兴趣,毫不客气的朝着自己胸口来了一拳。卟哧,一大口鲜血喷在了废铁上。
  
      “你干嘛?”
  
      “听说心脏精血最能喂刀,既然要喂,当然要用好血了。”叶沧海理直气壮。
  
      “傻冒!”系统亮了二个字就暗淡了下去。
  
      叮叮当当!
  
      叶沧海搬起石块开始打铁了,以前在地球上玩过捏泥人,就按这种办法搞。
  
      这刀要帅!
  
      刀要锋利。
  
      刀要……
  
      叶沧海一边想着,一边敲打着它。
  
      不过,太硬了,打了一会儿后根本就变不了形了。
  
      肯定是血不够,再来……
  
      叶沧海又喂了它一些血。
  
      还真是灵念,又可以敲打变形了。
  
      二个时辰过后,叶沧海赶紧不行了,再喂的话估计自己得死在这里。
  
      可是这废铁根本就不像是一把刀,不要说刀,连个刀型都看不出来。
  
      这厮心里不甘心啊,眼珠子一转,朝外喊道:
  
      “齐召,赶紧过来。”
  
      “队长,有什么事吗?”齐召赶紧跑了过来。
  
      “来!弄些血帮我喂一下刀。”叶沧海说道。
  
      齐召也二话,直接朝自己割了一刀,滴了好几大滴血到刀上。
  
      叶沧海又叮叮当当打铁了。
  
      “再来点。”
  
      齐召又挤血了。
  
      还不够……
  
      齐召再滴。
  
      “再来再来再来,你看,刀变形了。”叶沧海兴奋的叫了起来。
  
      “大……大人……我喂不饱它了,快不行了。”听到齐召沙哑的声音,叶沧海转头一看,顿时愕然。
  
      只见齐召脸儿苍白,明显因为失血过多快不行的样子。
  
      “不好意思啊。”
  
      “大……大人,我还有,还能挤点。”齐召挣扎着,朝着自己胸口来了一记猛拳,卟哧,一大口精血喷在了刀上。
  
      “嗯,齐召,你不错。实在不行再来一点点就行了。”叶沧海点了点头,丁丁当当。
  
      不过,齐召却是脸如死灰。
  
      完啦,得搞死人了。
  
      “快放血,你看,刀锋快出来了。”叶沧海兴奋的大叫道。
  
      又是一滩血喷在了刀上,叶沧海兴奋的抽打着它。
  
      丁丁当当……
  
      “哈哈哈,成了,总算有个刀样了。不然,别人还以为我拿的是一块破铁片。”叶沧海乐不可支的笑了。
  
      转头一看,顿时傻眼了。因为,齐召已经趴在了地上,奄奄一息。
  
      “刚才忘了提醒你,黑玉断续膏既然能生死人,肉白骨,当然拥有超强的造血能力。”青铜大门上又露出字来。
  
      “不早说!”叶沧海发了句牢骚,赶紧撕开,给齐召贴了一贴。
  
      不久,齐召身上开始泛出红色气团来。
  
      下一刻,齐召全身红雾腾腾。
  
      噼啪!
  
      齐召大吼一声,一掌劈去,不远处一颗水桶粗的树给他隔空劈断了。
  
      “哈哈哈,三重了。我终于晋级啦!”齐召狂笑着,精神振振,哪还有一点失血过多的模样。
  
      吗得,比老子还强,先天三重啦……
  
      叶沧海计上心来,也赶紧撕了一贴给自己贴上。
  
      红雾也来了,心血也上了。
  
      不过,除了气血比先前还旺之外,好像别的没啥感觉,肯定没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