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六十五章 飞天关

第一百六十五章 飞天关

    “估计每年的孝敬也不少吧?”李元奇问道。
  
      “那是自然,而且,一个缪雄也不可能完全罩住飞云寨,毕竟,白马县不远处还有个关口,叫‘飞天关’,驻守着一个三百人的兵营。
  
      由一位百户领队,是西陵郡进入西北边境道路上的一个相当重要的关口。
  
      只要飞天关掐他们脖子,他们就不方便进出了。
  
      而且,真要拿下他们的话,只要飞天关肯调兵,跟白马县合作,飞云寨基本上插翅难飞。”缪雄说道。
  
      此人应该是林娇娇的狗头军师,对周遭地带都相当的熟悉。
  
      “你的意思是他们跟飞天关也有勾结?”叶沧海问道。
  
      “那是自然,没勾结怎么飞天关都不管。
  
      即便是遇到被劫的商人报讯,可飞天关也从来不理,由着飞云寨在自己皮眼子底下活动。
  
      当然,上头有的时候也问起过。
  
      可飞天关却说,军事要塞之地,一切以防御外敌入侵为主。
  
      抓捕强盗只是地方官府的事,不要打乱了他们的布置……”姜雄说道。
  
      “飞天关上头哪个衙门管着的?”叶沧海问这话是有目的。
  
      “西陵郡王府。”缪雄道。
  
      “正因为如此,明晓得飞天关有问题,但是,也没人敢去捅那个带刺的马蜂窝。
  
      我们忍飞云寨也许久敢,可是,他们衙门有人,我们只能忍着。

  
      不过,既然张世平要我林娇娇的命了,我林娇娇也不是泥捏纸糊的。
  
      这次,再怎么说都得出手了,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林娇娇一脸凶厉的说道。
  
      “大当家,他们打人太狠了,你怎么能跟他们如此?”这时,一个鼻青脸肿的家伙走了进来。不正是被马超打了个半死的家伙,现在上了药,喘过气来了。
  
      只不过,那面相,的确有点惨,叶沧海都想笑。
  
      “好了张重,以前是敌人,现在不一样了,你到账房领一千两银子补偿吧。”林娇娇摆了摆手。
  
      “银子我不要,我就是不服气。这样,也太便宜他们了。大当家,底下的兄弟都不服啊。”张重气呼呼的说道。
  
      “怎么,不听话了?”林娇娇脸一板,张重缩了缩脖子,有些怕怕,只能点点头道,“那好,我回去养伤了。”
  
      这女人,还真是个悍女,能把手下治得如此服贴,就是陶丁马超心里都暗暗佩服不已。
  
      “你过来一下。”叶沧海突然朝着他背影喊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叫我过来就过来啊?”张重突然大怒,转头恶狠狠的盯着叶沧海。
  
      “叫你过来就过来,马上过来!不然,老娘打断你的腿!”林娇娇发脾气了,一拍桌子指着他臭骂道。
  
      “哼!”张重哼了一声,不得不走向了叶沧海。
  
      嚓!
  
      变故突然发生。
  
      “你干什么?”林娇娇一拍桌子,指着叶沧海,而手下全拔出了兵器。
  
      “当……当家的,我要死了!”张重痛苦的大叫着,因为,双腿已经被叶沧海一刀斩断,整个人鲜血淋淋的摔倒在了地下。
  
      “叶大人,你如此做我们鬼叫湖就是拚了命也要一战,大不了大家一起完蛋。”姜雄冷冷的盯着叶沧海。
  
      “说!你是怎么样盗取了大当家的耳钉送给张世平的?”叶沧海跨前一步,一脚踩在了张重脖子上。
  
      顿时,林娇娇一愕。
  
      “叶大人,你胡说什么。张重跟我是好兄弟,怎么可能出卖大当家?”姜雄生气的吼道。
  
      “叶大人,张重在鬼叫湖已经十几年了,跟着我们出生入死打天下打出来的。这鬼叫湖能有现在的规模,也有他的功劳,他不可能出卖我。”林娇娇也不信。
  
      “大当家,不要说了,叫他杀了我就是。我张重一心为了鬼叫湖出生入死,生是鬼叫湖的人,死也是鬼叫湖的鬼。来吧,杂种,朝我下刀子就是。”张重咆哮道。
  
      “这是什么?”叶沧海一把撕开张重的衣袍,从夹层里掏出了一张纸条递给了林娇娇。
  
      林娇娇一看,顿时色变。姜雄挨过来一看,也差不多表情。
  
      “张重,你猪油蒙了心啊,你怎么能出卖大当家,出卖我们鬼叫湖?”
  
      “我没有,这是他耍的把戏,根本就不是我的。”张重嘴硬道。
  
      “我来告诉你们吧?张重肯定是张世平的什么人,两人都姓张。张重,根本就是张世平埋伏在鬼叫湖的一枚棋子。一旦时机成熟,鬼叫湖就是飞云寨的了,带我去张重住的地方。”叶沧海说道。
  
      林娇娇点了点头,亲自带着叶沧海过去的。
  
      不久,在竹楼的地下挖出了几件强有力的证据,这自然是叶沧海的哮天鼻子和天眼通立下了大功。
  
      “哈哈哈……”当证据摆在眼前时,张重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好!
  
      叶沧海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掰开他的牙齿,没发现东西,又透视向了胃部,还是没东西。
  
      不过,张重已经双眼发绿,不久,全身紫绿一片,吐出了几口紫血,头一歪,死了。
  
      “什么毒,如此厉害?”姜雄一脸震惊。
  
      “不清楚。”叶沧海摇了摇头,实则,心里震惊不已。
  
      因为,张重所中的毒跟前几次碰到的自杀者一样的。
  
      难道,张重也是叛*党孟飘雪一伙的?或者说,是西陵郡王集团的。
  
      如此说来,飞云寨跟当时的黄蜂寨一样,也是西陵郡王布下的一道局而已。
  
      再联想到飞天关,难怪飞天关会睁只眼闭只眼,根本就是一伙的。
  
      西陵郡王齐剑南如此布局,是想从江湖到衙门再到兵营三位一体,完全拿下这片区域,为今后谋*反作准备。
  
      这局,越挖越深,涉及到的官员,武者越来越多,实力也越来越强大,令人胆寒。
  
      “各位,既然飞云寨残害百姓,其行为极为令人发指,我叶沧海是海神国官员,理当铲除他们。”叶沧海当即作了决定,既然已经陷进去了,想抽身是不可能了。
  
      不如,干掉一批是一批。
  
      而且,叶沧海感觉到,对自己几次的暗杀行为是不是都是西陵郡王集团指使的。
  
      “我们鬼叫湖响应官府号召,为民除害,铲除他们。”林娇娇此刻表现得也是一脸正气,令人可笑,真是贼喊抓贼。
  
      “林当家的,你给我说说飞云寨的情况,越详细越好。”下边,双方开始商量铲除计划。
  
      “说实话,先前我一直忍着他们,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官府有人撑腰。
  
      二来,他们实则实力比我们强得多。
  
      特别是六指断掌张世平,跟他相比,我不敌他百合。
  
      而且,他们除了张世平之外,三当家‘草上飞萧天’实力也不弱,我们鬼叫湖除了我能压住他,别的都不行。
  
      此人,早就跨入了先天一重境。
  
      特别是一身轻功了得,有草上飞的美称。
  
      刚才叶大人施展了一手轻功,我看那萧天施展出来也差不了多少。
  
      除了他们俩个,寨中还有半步先天境者多达三四个,分别是宋青、洛虎、崔德志和齐阳。
  
      除了这几个人,他们更有着大批的武者,内罡境的有十来个,而总人数估计七八百左右。
  
      以前,青木县的黄蜂寨名声很响,实际上,黄蜂寨虽说人多势众,但跟飞云寨相比,根本就不堪一击。
  
      再加上他们勾结官府,已经成了西北几县一大祸害。
  
      百姓是敢怒而不敢言,临近的县府见白马县和西陵郡都不管了,他们当然更不会管了,哪个县出了事只能自认倒霉。”姜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