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花名册

第一百五十八章 花名册

    嘿嘿,咱这出自地球的脑筋急转变玩死你们了吧?
  
      叶沧海心里自得的笑了。
  
      “大人之心思千转百回,逸宣我服了。”方逸宣朝着叶沧海拜伏下去了。
  
      “大人,我们都服了。”所有士兵都跟着脑袋叩地。
  
      “哈哈哈,实则,我是有些取巧了,不能说你们都错了,都站起来吧。”叶沧海大笑着说道。
  
      “你们看到没有,这就是解元老爷的厉害之处。今后谁不听话,你们就等着挨整吧。”方逸宣抚须大笑道,顿时,哄笑声一片都是。
  
      “大人,这是护陵分队的名册,请您过目。”进到房间后,方逸宣拿出了名册来。
  
      叶沧海翻了翻,顿时有些讶然。
  
      “不是听说才四五十人吗?”
  
      “呵呵,这是机密。实际上驻扎得有二百人。再加上巡山的,打杂的,总计四百零八人。大人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方逸宣有些狡辩的笑问道。
  
      这家伙,还不服气,要找机会找回面子。
  
      叶沧海心里哼了一声,道,“这是海防前线,小分队的目标并不光是驻守王陵。
  
      而且,还得防备海盗,战时还可以拉出去打仗。
  
      这信王陵前有虎关,后有东阳城,如果虎关被攻破,也算是东阳城的第二道防御关口。
  
      而且,虎关有危险,信王陵分队可以接应,后边还可以跟东阳城呼应,这样,小分队的地位就特殊了,转承起合,至关重要。

  
      不然,也不会在王陵之处修建这么坚固的工事。
  
      不过,我倒是觉得二百人还是太少了点。
  
      真的遇到外敌入侵,能抵挡几时?”
  
      “嗯,大人讲得对,我也有如此想法。
  
      不过,最近二三十年下来海防这边都没什么大的战事,朝庭也就松懈了。
  
      甚至,有人认为驻守二百人都太多了,纯属浪费。
  
      因为,咱们可是黑骑军。
  
      就是驻扎,守护海州省城的黑骑军也就几百人而已。
  
      小小一个东阳府何必如此劳师动众?
  
      还不如把人马派往更需人的地方去。
  
      不过,最后,王族以守护信王为由硬性弹压了下来,才不致于削减了人马。”方逸宣说道。
  
      “有些时候,一旦松懈就会出大事。像龙虎镖局,稍微一松,就死了几十条人命,关防重地,松不得啊。”叶沧海叹了口。
  
      “我知道了,大人这个时候来是不是想要调兵出山?”方逸宣还真是厉害。
  
      “嗯,你也知道的,东阳府衙那些个捕快跑跑腿儿还行。真碰到强大的山贼匪寇们只有挨打的份。而且,这次是异地办案,遇到事时鞭长莫及,我总得带些精兵强将过去。”叶沧海道。
  
      “这个没问题,暂时我们这边也没什么大事。除了两个副队长有公务出去了,别的兵将都在,大人需要什么直接吩咐再下就是了。”方逸宣说道。
  
      “给我挑十个人,那个章丛不错,他算一个。不过,另外九个之中如果有半步先天境位的更好。”叶沧海说道。
  
      “两位副队长都是先天之境,不过,他们现在不在。半步先天境位的有几个,全是百夫长。倒是有个千夫长,叫齐召,职定六品,12等海神卫,他有着先天境身手。”方逸宣说道。
  
      “好,带一个先天更好,就他了。”叶沧海说道。
  
      “这个……这……”方逸宣表情有些古怪。
  
      “怎么?是不是抽不开身,真抽不开身就算了。”叶沧海摆了摆手。
  
      “那倒不是,不过,齐召可是王族子弟。”方逸宣说道。
  
      “难伺候是不是?”叶沧海眉毛儿一挑。
  
      “倒也不是,不过,因为一些原因造成他生性冷傲,平时都不讲话,也不愿搭理人。
  
      而他守在王陵的后山之处,谁叫他他都不换地儿。
  
      还说,这是上面指定的。
  
      所以,他到咱们信王陵三年了,从没挪过地儿。”方逸宣说道。
  
      “什么原因?”叶沧海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据说是王族一个官员的私生子。”方逸宣答道。
  
      “走,咱们巡山去。”叶沧海道。
  
      “那好。”方逸宣点了点头,亲自在前面带路,往后山而去。
  
      信王陵的主峰高达上千米,翻过大山之后就是后山。
  
      不过,后山背临的全是悬崖,派不派人守护根本就不重要。
  
      像这种地势,没有好的身手根本就上不来,也不可能会出现大批人马冲上来的场面。
  
      “齐召是千夫长,他专门领得有个小组。小组中共计十二名成员,全是齐召自己挑选的。当然,因为他王族的身份,队里也就由着他挑了。”方逸宣说道。
  
      “平时都不下山?”叶沧海问道。
  
      “基本上不下山,这粮食什么都是下边派人送上去的。当然,肉类就没送了,因为山上野味多,他随手打就能吃饱。”方逸宣答道。
  
      半个时辰过后,一行人到了后山。
  
      叶沧海发现,在往外突出的一块巨大的石头上居然还建得有座茅屋。
  
      “大人,那座茅屋就是齐召自己建的,他一个人住,手下全都住在二里之外。”方逸宣一指茅屋说道。
  
      “齐召真实实力如何?有没人跟他切磋过?”叶沧海问道。
  
      “当然有,开始的时候就有人不服气,找他挑战。结果,全被打残了,后来就没有了。本来两位副队长也跃跃欲试,后来,也打消了这个念头。”方逸宣说道。
  
      “千夫长,叶队长来巡视了。”方逸宣老远就喊道。
  
      不过,茅屋里半天没动静。
  
      “难道不在?”章丛嘀咕道。
  
      “章丛,马上去找一找。”方逸宣皱了下眉头。
  
      “不必了,他就在屋子里。”叶沧海摆了摆手。
  
      虽说自己的‘天眼通’还无法透视如此远距离,但是,哮天鼻子早就闻到了屋里的人味儿。
  
      “不好意思队长。”方逸宣一脸尴尬的说道,几人走近了茅屋。
  
      发现那扇直接用原木拼揍在一起的门大大的敞开着,里面一个穿着宽松黑色睡袍的年轻人正在专心致志的擦自己的剑。
  
      年轻人剑眉星目,显得相当的有形。
  
      不过,脸却是板着的,给人一种极冷极冷的感觉。
  
      “齐召,叶队长来了,你怎么不出来迎接?”方逸宣也有些生气了,官名都不叫了,直呼其名。
  
      “他来他的,管我什么事?”齐召头也没回的哼了一声,继续擦剑。
  
      “你是下属,上级来了就得迎接,这是规矩。即便你是王族子弟,但也不能例外。”方逸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队长!”
  
      齐召突然站起,手中银亮之剑突然往叶沧海一指,陶丁和马超还以为此人要突然袭击,那是赶紧飞身扑上阻挡。
  
      结果,啪啪两声,两人直接被剑背拍得翻滚了出去。
  
      “你干什么齐千夫长?”方逸宣气坏了,指着他厉声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