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到信王陵

第一百五十七章 到信王陵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武神皇庭最新章节!
  
  “叶大人。”这时,传来了史青的声音。
  
  “史大人准备去哪里?”叶沧海打招呼道。
  
  “我是专程来找你的。”史青说着,看了陶丁和马超一眼。
  
  两人心领神会,找了个说词闪到一边去了。
  
  “关辉给你的。”史青掏出了一个盒子。
  
  “他还送礼啊?”叶沧海笑道。
  
  “前次不是答应过你吗?”史青一愣。
  
  “海神卫腰牌?”叶沧海一愣,打开盒子一瞄,果然是令牌。
  
  “叶兄今后有了这十等令牌,行事也方便得多了。”史青也看了一眼,顿时吃了一惊,尔后笑着恭喜道。
  
  “关辉能量不小啊。”叶沧海感叹了一声。
  
  “9等海神卫令牌相当于五品正职的衙门官员,看来,关大人跟海神卫的头目关系很好。”史青一脸羡慕的说道。
  
  “呵呵,我官衙的职位只到从五品,倒是关辉先帮我提了一级。”叶沧海笑道,心情也是大好。
  
  这密探令不方便随时掏出来吓人,但是,海神卫身份就方便得多了。
  
  无形中自己又升官了,最近好像鸿运高照,这官升得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别人十年八年才爬了一级,自己动不动就是一级两级的。
  
  好像,天生自己是当官的料子。
  
  “关大人有说别的吗?”叶沧海把玩了一下令牌,当即盘腿于地滴血验牌,尔后就势收入袖中后问道。
  
  “说是有事时再找你。”史青道。
  
  “又欠了一个人情债,算啦。”叶沧海苦笑了笑。
  
  跟史青分道后叶沧海决定先去信王陵移交,因为,他是有目的地。因为,要到野猪岭,自己这边实力明显的不够。
  
  因此,他决定假公济私,带几个黑骑军过去。
  
  东阳王陵位于东阳城外南郊之地,当年信王战死后就葬在一片大山之中。
  
  那山面对大海,信王一心忠心为国,死后也要卫护东南沿海一带,赤诚的爱国之心令人敬佩。
  
  叶沧海站在海边,仰头看着那片苍莽的丛林,海神国精英铁骑军一个小分队就驻扎在这片丛林之中。

  
  当然,信王毕竟是王爷,是王族直系王爷。
  
  这信王陵海神国也拔了重金修建的,一条可以并排八匹马的石阶大道一直往山上延伸,犹如一条巨龙曲折而上。
  
  信王陵周遭五十里范围都是王陵禁地,未经允许,擅入者就地格杀。
  
  而山上有座陵坊,建得高大气派,旁边还有房舍,应该是黑骑军将士们生活起居的地方。
  
  “来者何人,马上滚开,王陵重地,不得停留,不然,就地格杀!”正观赏着,一道霸气的声音传来。
  
  抬头一看,牌坊下边站着几个人。
  
  叱责人的正是一个身披黑色蚕丝鳞衣,头大眼小的十夫长。
  
  眼虽小,但是,势气却是相当的吓人。
  
  走下来时脚步虎虎生风,好像带着一股风旋似的。
  
  “大人,一个十夫人好像都有着内罡颠峰实力。”陶丁暗暗咋舌道。
  
  “这还不算什么,身上带有一股血杀之气,此人极有可能是从军营中挑选出来的。”马超说道。
  
  “果然来对了。”叶沧海笑道。
  
  不过,陶丁跟马超却是一脸茫然,不晓得叶沧海讲这话什么意思。
  
  “你叫什么名字?”不久,几个兵甲在十夫长带领下站在了叶沧海三人面前。叶沧海当然是魁然不惧,指着小眼家伙问道。
  
  “大胆!这是我们十夫长‘章丛’章大人,你不活了吗?”小眼年轻人身旁一个矮个子士兵一指叶沧海,凶巴巴的叱责道。
  
  当然,因为叶沧海没穿官服,别人也不知道你是谁?
  
  而且,黑骑军驻守在这里,极少外出,对于东阳城发生的事基本上不知。
  
  “我是叶沧海。”叶沧海说道。
  
  “我管你叶沧海还是李沧海的,马上给老子滚蛋,不然,杀了!”章丛凶道。
  
  “咳咳咳!”矮个子士兵好像被呛着了,咳起来了,哪料到章丛回头看着他道,“马标,你小子又在放什么屁!难道又是在提醒老子要怎么样?”
  
  “大人,咱们新来的头儿好像就叫叶沧海。”马标赶紧说道。
  
  “嗯?”章丛一听,顿时愕了一下。尔后,冷冰冰的盯着叶沧海,问道,“你也叫叶沧海,是不是东阳府衙的那个?”
  
  “大胆,见了大人还不叩见?”这下子轮到马超耍威风了。
  
  “叩见,那得看他有没那本事。”哪料到章丛居然一脸轻蔑的看着叶沧海。
  
  “噢!难道你不服气?”叶沧海好笑的看着他,这人兵营中多的是热血武者,他们个个都很骄傲,自然不服人。
  
  基本上每个头领上位之初都会接到手下的挑战的。所以,没有实力,这个头儿你是当不了的。
  
  “当然不服气,你一个文官跑来管我们干嘛?还不赶紧回家抱媳妇生窝仔子去。”章丛一脸生猛的说道,一旁的马超跟陶丁差点笑出声来,憋得十分的难受。
  
  “你的意思是打不过你就回家抱媳妇生仔了,那如果你输了呢?”叶沧海也想笑,反问道。
  
  “我……我不喜欢臭婆娘,输了这十夫长就不当了,给大人当马夫去。”章丛一脸正经的说道。
  
  “嗯,这个提法不错,本官还真缺了一个马夫。”叶沧海捏着下巴,点了点头。
  
  “吃我一刀!”
  
  章丛还真是生猛无敌,说打就打,抽出刀后一个跳跃从空中砍向了叶沧海。
  
  气由体生,看刀带起的风噪,那绝对是一刀能砍掉你脑袋的节奏,绝不是唬人的。
  
  叶沧海未动,旁边几个士兵还以为他吓傻了,一个个都缩了缩脖子。
  
  章丛的刀瞬间就到,叶沧海手一伸,直接从空档处切入刀缝之中抓住章丛的手往外一抛。
  
  呼啦一声,章丛像坐飞机一般飞跌了出去,撞进草丛里压倒了一片杂草。
  
  顿时,几个士兵全成了木鸡。
  
  “刚才不算,再来!”章丛气坏了,咆哮着,青筋像蚯蚓一般爬在皮肤上,一个虎跃翻腾着卷起刀光杀将过来。
  
  “呵呵,跟当年的我碰到大人时一样的个性。”马超小声的笑了笑。
  
  “你不是他一拳之敌。”陶丁摇了摇头。
  
  “嗯,厉害。这章丛好像也天生神力,估计就是碰到半步先天者也能斗上百招的。”马超一脸佩服的点了点头。
  
  呼!
  
  章丛突然扑了个家,叶沧海居然不见了。
  
  他一愕之后大吼一声,旋转了一下刀锋。
  
  不过,始终不见叶沧海的身影,气得大骂道,“躲在树林里算什么,有本事跟我来啊。”
  
  “十……十夫长,叶大人在你身后。”马标叫道。
  
  “马标,你他娘的也敢骗老子?在我身后老子还不会知道啊?”章丛破骂道,根本就不信。
  
  “大人,是真的。你转叶大人也跟着你转,所以,你没发觉。”另一个士兵也赶紧说道。
  
  “是是是,一直在你身后。”所有士兵都点头道。
  
  章丛高叫一声,一个爆棚的旋转,这不是真的吗?叶沧海正含笑看着他。
  
  哐当!
  
  章丛再笨也明白了,敢情是人家手下留情了。
  
  不然,背后随便的捅自己一刀,自己早死翘了。
  
  “大人,我服了。”章丛单膝跪地,刀给他扔到了一边。
  
  “大人,我们都服了。”士兵们全都跪了下去。
  
  “哈哈哈,章丛,平时人五人六的。躲在这里,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啦?今天碰到对手了吧?”这时,一道敞亮的笑声传来。
  
  陵坊门里走出了几个人,打头的眼神老练,却是一身的白袍布衣。
  
  “呵呵,让‘方布衣’你见笑了。”叶呛海一摸下巴,可惜还没长胡子,于是笑了笑。
  
  此人叫方逸宣,平时都是一身布衣白袍,所以,落下了个‘方布衣’的称号。
  
  不过,别看他一身布衣,却是黑骑军小分卫一名百户,十等海神卫。
  
  一身功夫了得,早就跨入了先天之境。
  
  在驻守信王陵的高手之中绝对能排进前三甲,而且,此人善长心计,也是小分队的军师。
  
  “方逸宣见过队长。”方逸宣单膝下跪拜见,身后之人全都跟着跪拜了下去。
  
  “呵呵,这入门考验算是本官通过了。”叶沧海笑道,却并没有叫大家站起的意思。
  
  叶沧海不点头,所有人都跪着的不敢起来。
  
  搞得大家心里都有些恼火,你这也太大条了吧?
  
  “大家一定在怪本官有些大条,不过,既然你们的入门考验本官通过了。只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那本官也得给你们出一道题。”叶沧海笑道。
  
  “队长请说。”方布衣拱手问道,不过,脸上闪过一丝轻蔑。
  
  “树上有五只鸟,本官出箭射死了三只,还剩下几只?”叶沧海问道。
  
  “哈哈,二只。”章丛拔得头筹,得意不已。
  
  “大人,你出的题也太简单了吧?”另外一个叫赵秋的十夫长有些轻视的问道。
  
  “来个复杂的,咱们可是王族精英,不是傻瓜。”罗标兴奋的叫道。
  
  “好了,你们丢不丢脸。”方布衣转头瞄了大家一眼,哼道。
  
  “军师,咱们答对了,还丢什么脸?”赵秋摸着脑袋问道。
  
  “是啊,他们都答对了,怎么还丢脸?”马超小声问陶丁道。
  
  “难道这里头还有奇巧?”陶丁也是迷迷糊糊的没摸着头脑。
  
  “树上五只鸟,虽说被大人射死了三只,但是,鸟还在树上啊。”罗布衣说道。
  
  “啊……”
  
  “还是五只……”
  
  “这个,我们真没想到。”
  
  “还是军师厉害。”
  
  ……
  
  “呵呵,这个答案却是不少,也不能说他们就答错了。
  
  比如,如果三只死鸟掉下来了,那当然只剩下二只了。
  
  如果掉下来一只,还有四只,掉下来二只。”
  
  叶沧海还没讲完,马标抢答道,“还剩三只,掉下三只,就只剩下二只了。”
  
  “厉害,还有这么多答案……”
  
  这次,就是军师方布衣也有些傻眼了,脸都涨得微微有些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