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贡品惹的祸

第一百五十六章 贡品惹的祸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武神皇庭最新章节!
  
  “谢谢叶大人,我们回去,回去等消息!”有人叫道。
  
  “死难者的遗体得先留着,本官要查案。放心,暂时会用冰石保存。”叶沧海道。
  
  家属们一听,都哭喊着点头,尔后全都站了起来,不久,散开回家了。
  
  “叶大人,你是我李元奇最亲的兄弟!”李元奇一抱拳,眼含热泪,道。
  
  “不说了,咱们进去。”叶沧海说道,不久,进了院子。
  
  死难镖师的尸体全搁在一块块门板上,人数不下二十,尸体残缺不全,鲜血淋淋的,看得人有些头皮发麻。
  
  叶沧海并没有问话,而手下捕快们忙碌了起来,尸检,而叶沧海却是在认真的搜罗尸体上的气味儿和留下的痕迹。
  
  “在什么地方出的事?”检查了一番后,进了大厅,叶沧海坐下后问道。
  
  “野猪岭!”李元奇答道。
  
  “大人,野猪岭在西阳县境内,摘星关过去后不久就要路过野猪岭,也就进入了西陵郡境内。西阳县在西陵郡西南方向,跟东亭等县交接。”马超解释道,因为,叶沧海对周遭不怎么熟悉。
  
  “野猪岭是进入西陵郡西南边的通道,你们应该经过了不少次吧?”叶沧海问道。
  
  “当然,我们大大小小的也走不几十回了。
  
  野猪岭因为山势像是一只野猪而得名,其实,山也不高,路也不险。
  
  而我们也走了几十趟,如此一来,镖师们都有些松懈。
  
  哪料到会在野猪岭出事,这是他们绝对想不到的。
  
  而且,这次出事相当的奇巧。野猪岭得名还有一个原因,因为那地儿野猪出没,特别的多。
  
  而这次押的重镖,我们派出了六十个镖师,加上拉车打杂的不下上百人护镖。
  
  可是一到野猪岭,就发现了成堆的野猪冲了过来。
  
  当时镖师们也有些饿了,大为高兴,都说要杀猪烤肉吃。
  
  所以,纷纷冲向了野猪群,哪料到,变故发生,强盗们居然隐藏在野猪之中突然杀出,镖师们措手不及,一下子被搁翻了十几个。”费青说道。
  
  “等镖师们反应过来,突然又射出了一排排冷箭,又搁倒了十几个,伤了二十个。

  
  顿时,全乱了。虽说我们拚死抵抗,但是,奈何强盗太我,他们实力也不弱。
  
  我们只好丢下货物,扛起死难镖师的尸体杀了出来。”李飞鸿说道。
  
  “因为,咱们龙虎镖局以人为本。
  
  不管遇到什么,就是倾家荡产,但是,兄弟们的尸体不能落在强盗手中,也不能被他们践踏。
  
  所以,尸体倒是全抢回来了,可是,货没了。
  
  那可是几十万两,咱们镖局这次得赔个精光。”费青牙齿都咬出血来了。
  
  “谁家的货?”叶沧海问道。
  
  “罗氏绸庄。”李元奇答道。
  
  “全是丝绸?”叶沧海倒是一愣。
  
  “没错,一箱一箱的,全是丝绸。”李元奇点了点头。
  
  “有那么值钱吗?”叶沧海有些疑惑的看着李元奇,毕竟,几十万两啊,那可以买到多少匹丝绸的。
  
  “大人你有所不知,罗氏丝绸可是咱们整个东南边的顶级货。
  
  而且,这次送的货全部都是准备挑选进入王宫贡品的备选品。
  
  先要送到西南织造府,由织造府挑选出来,经确认后再送往京城。
  
  这是罗氏二年来纺织出来的精品。
  
  所以,数额很大,成色最好,价值昂贵。
  
  而他们也不敢怠慢,花了重金请我们护送的。”费青说道。
  
  “这边的货应该送到江南织造府才对,怎么反倒送到西南织造府了?”叶沧海问道。
  
  “这个倒没什么奇怪的,因为,罗氏历年的货都是送往西南织造府。
  
  西南那边他们有亲戚在织造府,货好通过。
  
  而且,我们打交道又不止一年两年的了。
  
  这次押镖飞鹰镖局还跟我们打了价格战的,最后,我们压低了价格才拿下的。
  
  但是,即便是压低了,押镖之报酬也高达二十万两,而保费更是高达八十万两。”李元奇道。
  
  “大人,罗氏是绝对没问题的,货我们验过,绝对正品。
  
  我们怀疑是飞鹰镖局干的。因为,他一直跟我们不合。
  
  最近更是对着干,我们有四成的生意被他们故意的压低价格抢走了。”费青说道。
  
  “可你们没丝毫证据。”叶沧海说道。
  
  “嗯。”费青一脸菜色的低下了头。
  
  “野猪岭一带都有什么强人?”叶沧海问道。
  
  “基本上没有,十来年了,野猪岭都没发生过什么大事。所以,才造成了镖师们都有些松懈。”李飞鸿说道。
  
  “至少,在野猪岭周遭五十里范围内没有能威胁我们龙虎镖局的强盗。”费青道。
  
  “这就相当的奇巧了,难道强盗就为了专抢你们镖局的货远道而至?”叶沧海一摸下巴,道,“范围再大些,百里内有什么强人?”
  
  “有两股,一股是飞云寨,该寨子以‘六指断掌张世平’为首。
  
  另一股‘鬼叫湖’,不过,鬼叫湖来的强盗一般只抢劫水上目标。
  
  因为,他们个个水功了得,而且,一直活动在水上。
  
  而打头的是‘幽云水母林娇娇’,是一个相当凶悍的女人。长得五大三粗,据说身若铁塔,但是,却能在水上踏波而行。”李元奇说道。
  
  “我记得那边好像有条叫‘云沙河’的大河,一直贯穿了好几个县,如果林娇娇要滑河而至,能否到达野猪岭。”叶沧海问道。
  
  “中间虽说有些分支,但是,却是能直通过来。
  
  因为,鬼叫湖就在云沙河的上游。
  
  以他们一身水功来说,要从鬼叫湖杀到野猪岭,百多里长河,一日就可以到达。”
  
  李元奇突然挑了下眉头,因为,先前他们根本就没到林娇娇列入追查范围的,现在经叶沧海一提,觉得她完全有可能干这种事。
  
  “你们稍等一下,咱们下午起程去野猪岭。”叶沧海站了起来。哮天鼻子和痕迹术对于现场的感应至关重要。
  
  只有捕捉到足够的证据,才能破解此案。
  
  “大人,野猪岭可不是咱们东阳府的范围。”一出来,陶丁就说道。
  
  “咱们是去查案,又不是去攻击当地衙门,难道他们还要反对不成?”叶沧海哼道。
  
  “这个难说,如果强盗跟地方有勾结,那就麻烦了。
  
  而且,即便是没有勾结,但当地衙门的支持太重要了。
  
  因为,咱们毕竟是人生地不熟,要查案需要他们帮忙。
  
  以前,为了案子,我就被调拔到东亭县干了好几年。”马超说道。
  
  “还有,大人,郑都指挥使只给了你一天时间,野猪岭打个来回估计就得五天了。
  
  而且,咱们把心思放在龙虎镖局大案上,明显的无法抽身去查郑家血案。
  
  这岂不让郑韦更是心怀怨恨?
  
  到时,大人有大麻烦。”陶丁说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拖的时间越长,一旦野猪岭那边遭到破坏,对咱们查案更不利。”叶沧海一挥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