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什么都有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什么都有

    紧接着,只见他一个跳跃就窜上了石壁之上,如壁虎一般趴在了石壁之上游走自如。
  
      他冲出了山洞,在树林,竹子之间如灵动的狸猫一般跳跃游走。
  
      最后,憋了一口气踩在一片草尖上飞奔了几里路。
  
      叶沧海发现,自己好像变轻了似的,脚踩在草尖上草儿也仅仅只是弯了下腰,人只是微微的下沉了一点点借力就可以再次前行了。
  
      他又试了试,到跳到树枝上时,像二指粗的树枝在草上飞绝技之下完全可以承受自己的重量。
  
      当踩在一指粗的树枝上时,树枝只是微微下沉,而自己完全可以随着树枝随风晃动,轻若无物一般。
  
      这种感觉真爽!
  
      而叶沧海还发现,当‘弓身弹影’借着草上飞之力时速度比先前提高了一倍。
  
      还真是如离弦之箭一般瞬间到达,如此一来,蚀月三杀的威力绝对提高了一倍不止。
  
      哒哒哒……
  
      打字声又响起了。
  
      “应该是要打开塔门了,马上就可以进入塔内……”叶沧海心里狂喜,盼望已久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
  
      青光再闪,门上露出字来:
  
      你勇气可嘉!宁愿选择提高实力而不是选择保命,说明你心存正义,只有自身实力提高了,才能斩杀更强大的恶人,不错不错!
  
      所以,系统决定……
  

      不过,这时门上青光一直在闪,就是不冒字。
  
      “不会是系统良心发现,要马上奖我一颗小还丹,干脆帮我解了毒吧?”
  
      叶沧海心里高兴啊,双眼死死的盯着青铜大门,好像它就是一个极品美女。
  
      终于冒字了:
  
      杀恶扬善,扬我本心,主持天下正义,仗刀行天下。
  
      鉴于你的勇气,系统格外奖你‘七伤拳法’一套。
  
      “切!我还以为是小还丹……”叶沧海不由得有些丧气。
  
      七伤拳:
  
      此拳法出拳时声势煊赫,一拳中有七股不同的劲力,或刚猛、或阴柔、或刚中有柔,或柔中有刚,或横出,或直送,或内缩,敌人抵挡不住这源源而来的劲力,便会深受内伤……练至化境,拳可震伤山岳,击碎星辰。
  
      “吹得很神啊!”
  
      叶沧海嘀咕了一句,不久,一道道拳招摆着各种姿势冲进叶沧海身体之中。
  
      叶沧海顿时犹如被鬼上身了,身体跟着拳招而动,噼哩啪啦,在树林,山野之中跳跃,狂击,腾挪……
  
      天明的时候,叶沧海已经初入门道,一拳出去,先天之气分成七股,并且,可以随着自己心意调配,或伤或碎,或死或生,的确威力惊人。
  
      不过,系统的哒哒声又响起,青光之中又冒出字来:
  
      “注意事项:但这七伤拳倘由内力未臻化境的人来练,对自己便有极大伤害。
  
      人体内有阴阳二气、金木水火土五行,一练七伤,七者皆伤。
  
      所以所谓“七伤”,乃是先伤己,再伤人。
  
      你现在就先天二重境,此套拳法适合神虚境强者,而你属于提前修炼……
  
      什么意思?
  
      那岂不是说遇到强者自己用了此拳招也得受重伤,甚至,死亡?
  
      叶沧海有些无语了。
  
      这不是自残式打法吗?
  
      “不自残,怎么有如此威力?
  
      但凡威力巨大的武学招法,都是自残式的。
  
      这叫什么,杀敌一千,自残八百。
  
      当然,好处也是显尔易见的,你完全可以用它攻击高过你阶位的强者。
  
      本来,你是打不过他的,不过,你用了此拳招,胜负五五之数,甚至,击伤他。
  
      当然,自己也伤了。但是,如果没有此拳招,你有可能没命了。”
  
      哒哒哒,系统读懂了叶沧海的意思,自动回应道。
  
      “我还得给你送张锦旗,感谢你教我自残啊。”叶沧海讥讽道。
  
      “感谢不必,一切为了惩恶扬善,主持天下正义。”哒哒哒。
  
      “我用七伤拳肯定能打开宝塔之门了是不是?”叶沧海问道。
  
      “你可以试一下,前提是你不怕自残。”哒哒哒。
  
      “下回老子杀一个三重境,你自动就得开了。”叶沧海甩狠话了。
  
      “杀了再说。”哒哒哒。
  
      “呃,里面到底有什么?”叶沧海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什么都有。”哒哒哒。
  
      “诱惑老子,不上当,坚决不自残!”叶沧海哼了一句,转身大步而去,顺便的修炼‘草上飞’。
  
      叶沧海发现,在短时间内,自己的速度完全赛过千里马。
  
      但持久力还是不足,关键是自己丹田没气了。
  
      “大人,你跑哪了,李总镖头都急死了。”叶沧海补了个回笼觉,换了身官服刚回到衙门,就听到马超说道。
  
      “是不是龙虎镖局出事了?”叶沧海问道。
  
      “五十万两的货啊,就这样被劫了。而且,死伤了一大半镖师,龙虎镖局全乱套了。”陶丁叹了口气。
  
      “走,到龙虎镖局。”叶沧海说道,点齐人马正准备赶过去。
  
      哪料到刚走到大门前就看到一顶官轿堵在了门口,一个身穿三品官袍的中年男子正在跟卫国忠讲话。身后,是一排英武的护卫兵丁们。
  
      “叶大人,你跑哪去了,害得郑‘都指挥使大人’都等了半天了。”卫国忠还是很聪明的,随口一句就点出了来人的官名,姓氏,以提醒叶沧海注意分寸。
  
      姓郑,八成跟郑老侍郎有关系。而此人是省都指挥使,正三品大员。
  
      来者不善!
  
      “下官正在寻找线索,所以,一去就二天。为免断了线索,所以,不敢中途返回。”叶沧海马上说道。
  
      “查到什么了吗?”郑都指挥使冷着脸问道。
  
      “唉……可惜死了。而且,是服毒自杀,线索又断了。”叶沧海叹了口气。
  
      “尸体呢?”貌似,指挥使大人要刨根问底。
  
      “已经保存在大牢的地窖了。”叶沧海道。
  
      “去看看。”郑大人说道。
  
      “叶大人,这位是老侍郎的亲弟弟郑韦大人。你前面带路,等下把案情详细的给郑大人说说。”卫国忠一边走一边说道。
  
      “好。”叶沧海点了点头,不久,下了地窖。
  
      郑韦细查了一番尸体,良久不语。
  
      “郑大人,看出是什么毒了吗?”卫国忠问道。
  
      “此人跟郑家血案有关系吗?”郑韦问道。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此人想暗杀下官。幸好下官用了迷药让他晕晕欲睡,不然,下官就没命了。”叶沧海道。
  
      “你结下的仇家还不少嘛,而且,挺强的。”郑韦哼道。
  
      “下官要破案,自然,凶手不会让下官查下去。”叶沧海说道,意思是老子是为了你们郑家惹上这种强敌的。
  
      “事还没查清楚,你也不能肯定他就是为了郑家案子而要杀你的。叶大人,没有证据的话可不能乱讲。”郑韦训道。
  
      “下官并没有指出是因为郑家。”叶沧海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