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争风吃醋

第一百五十一章 争风吃醋


  
      “你们别被他骗了,我跟他没丝毫关系。我恨不得食他肉,喝他血……”绝大部分人都认为顾雪儿肯定在面纱下咬牙切齿。
  
      “看看雪儿,你就这脾气。早就跟你说过,脾性要改改,不然,会得罪人的。”叶沧海一脸焦急样子。
  
      “我跟你又没关系,得罪人不得罪人跟你何干?各位大人,你们得为我作主啊。”顾雪儿抽泣之声更响亮,而且,突然的一把掀开了面纱,顿时,楚楚可怜的脸上挂着泪珠儿,真是我见尤怜。
  
      完蛋了……这妹……貌似要搞死老子……
  
      “雪儿,你再这样我可是生气了。”叶沧海赶紧脸一板。
  
      “丁大人,宋大人,卫大人,你们可不能让这样的人欺负我们这些良家女子啊。”顾雪儿哭诉道。
  
      就是叶沧海都隐隐有些心痛感,这演戏得真它吗滴完美。
  
      叶沧海甚至在想,今后自己发达了,一定要在异界设一个‘小金人’儿奖。
  
      不然,异界的人才可就太委屈了。
  
      “叶沧海,你到底对他干了什么?”丁同可是爱才的,再加上也是琴师出身,泛滥的同情心爆棚,顿时大怒,拍着桌子指着叶沧海叱责道。
  
      “卫大人,想不到你们东阳府居然有如此品性不德之官员。回省后,本官定必参他一本。”宋绍扬也给传染了。
  
      “这个,其中肯定有误会。
  
      宋大人,丁总管,咱们都年轻过。
  
      那个时候小儿女之间吵架闹事纯属正常。吵的时候你死我活的,过后好得掉进密罐里一样的甜。”

  
      叶沧海如此帮自己,卫国忠当然意志坚定的支持着自己的下属。
  
      “卫大人,你包庇下属。
  
      我都被欺负成这个样子了你居然讲是误会。我顾雪儿怎么可能看得上这种无良之人。
  
      更何况,我只是路过东阳城。
  
      难道了卫大人认为儿女之情会如此简单,一天两天就好上了?”顾雪儿剑指卫国忠。
  
      “这个……”卫国忠一时也有些语塞。
  
      “好了卫大人,你就不必啰嗦了。”丁同都生气了。
  
      “卫大人根本就是想包庇叶沧海,这个,大家还看不出来吗?”王汉冷笑道。
  
      “王子犯法,与遮民同罪。卫大人,你应该坚决的拿下叶沧海,替顾雪儿伸张正义。”有人高喊了起来。
  
      “对!此等恶官一定要踢出官员队伍之中,不然,会污辱了我们神圣的海神国王族。”
  
      “我说他对我郑家的案子一拖再拖,不作为。
  
      原来是把时间花在了欺负良家女子上,哪儿还有心思破案。
  
      卫国忠,你如果不拿下他我郑方桥连你一起参了。”
  
      郑方桥站了起来,气呼呼的指着卫国忠说道。
  
      卫国忠板着脸,一时也是千头万绪的,纠结啊。
  
      “顾小姐,你也被叶沧海欺负过?”这时,小凤仙居然袅袅的走了出来。
  
      “当然,不过,难道凤仙小姐也被他欺负过?”顾雪儿看着小凤仙,两人都互相盯着对方。
  
      “呵呵,屋漏偏逢连夜雨,叶沧海这下子就是跳进咱们东阳江也洗不清了。”
  
      “那当然,你看,就是卫国忠也顶不住了,那脸板得像冰块。”
  
      “叶沧海倒了。”
  
      “唉……他的确是个有能力的官员,只不过,没倒在政绩上却是倒在女人身上。”
  
      “英雄难过美人观,古往今来,有多少英雄好汉都拜倒在石*榴裙下的。”
  
      “也不错啊,作鬼也风*流嘛。”顿时,大堂里小声的热议开了。
  
      “别说了,看这两个女人怎么样搞死叶沧海。”
  
      ……
  
      “我没有!”小凤仙摇了摇头,一指顾雪儿道,“其实,你也没有!”
  
      “咱们同是女子,你怎么能这样说?”顾雪儿板着脸哼道。
  
      “直觉!因为,叶大人不是这样的人。”小凤仙说道。
  
      “他不欺负你那是因为他看不上你!”顾雪儿肯定一脸高调。
  
      “你的意思是你美若天仙,我只是平庸之姿?”小凤仙冷冷问道。
  
      “不然,他怎么不欺负你?像他这种人,见色忘德。”顾雪儿讥笑道。
  
      “美!”
  
      “太美了!”
  
      “完美啊……”
  
      哪料到小凤仙一把掀去了脸上面纱,顿时,看呆了全场的人。
  
      “顾雪儿,拿掉你的面纱。”小凤仙一脸高傲的盯着她。两位,貌似较上劲了。
  
      “姐姐是美,不过,妹妹我也不差。”果然,话落,那片薄纱似的面巾飞走了。
  
      而且,这一飞还飞得非常的奇巧,居然不小心的就飞到了叶沧海肩膀上。
  
      “好一式‘飞花摘月手’,妹妹,你功力如此之高,叶大人根本就不是你对手,他怎么欺负你?”小凤仙笑了,百花顿时开放了,一片灿烂,美不胜收。
  
      “那当然,就凭他也想欺负我。”顾雪儿头一仰,一脸轻蔑的瞄了叶沧海一眼。
  
      “顾雪儿,刚才你是在作弄我们是不是?”
  
      “作弄是你们,我没兴趣。”顾雪儿一脸轻蔑。
  
      “你刚才明明是在作弄我们的。”
  
      “我只是表演一下而已,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子,应该是德才皆备。琴声能让你哭让你笑,掩面之间能让你心痛,这才是真正的才女。”顾雪儿环顾了周遭一眼,道,“刚才,你们心痛了吗?”
  
      “妙!太妙了!”丁同拍掌相和。
  
      “你这才真是令人心痛不已啊,本官差点要掉泪了。”宋绍扬大笑道。
  
      “唉,叶大人,你受委屈了。”卫国忠说道。
  
      “其实,叶大人也很有才。你们看,刚才他演得真好,好像她们俩个真是一对似的。”小凤仙笑道。
  
      “凤仙姑娘,你错了。”叶沧海摇了摇头。
  
      “叶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哪里错了?”小凤仙问道。
  
      “我们俩本来就是一对儿,不然,怎么会配合得如此的默契?只不过,雪儿一时惊一时诈的,我好害怕。我得重新考虑一下我们俩的关系了。”叶沧海一脸正经的摇了摇头。
  
      “你胡说!我跟你没关系。”顾雪儿气坏了,指着叶沧海。
  
      “又来了,两位,都不会搞点新剧出来?”王汉最尴尬了,当即打着哈哈掩饰一下。
  
      “我没演戏,跟他真没关系。各位,请别乱讲。”顾雪儿一脸正经的说道。
  
      “唉,演得真像,我差点就信了。”有人嘀咕道。
  
      “叶沧海,你赶紧给证实一下。”顾雪儿这次可是急也。
  
      “雪儿,有就有嘛,还怕他们说。
  
      咱们俩个男未婚女未嫁,良辰美酒咱们想喝就喝,谁能指责我们?
  
      既然他们如此了,咱们干脆就亮出来就是。
  
      免得他们在背后说三道四的,反倒败坏了我的人品官德。”叶沧海摇摇头道。
  
      “凤仙姐姐,你赶紧给说说,你的直觉很灵的是不是?”顾雪儿有点慌了,这下子玩大了。要是给现场的人认定之后,自己今后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