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五十章 出丑

第一百五十章 出丑

    “大概是了,你想,你如此厉害一个人居然住在这种地方,不是躲避仇家就是在干什么见不得光的大事。而我又有病缠身,那肯定就属于第一种了。”杨氏点了点头。
  
      “他说不想惹麻烦,就怕他会露出去。奶妈,一旦治好了病,干脆杀了。”顾雪儿一脸恶狠狠的。
  
      “算啦,那个今后再说。”杨氏摆了摆手。
  
      晚上,落雨坊包场。
  
      不对外接客,所以,除了衙门一些重量级官员之外,就是一些有名望的人了。
  
      所以,干脆就在大堂吃喝了。
  
      潘青风也卖力,知道小凤仙不出场了,那只能派出别人了。
  
      所以,莺歌燕舞,开局搞得很是活跃。
  
      “呵呵呵,落雨坊最近有长进啊。”省吏堂副令宋绍扬一摸胡子,笑道。
  
      “还行吧。”貌似,丁总管的兴致并不高。
  
      “卫大人,怎么还不请小凤仙出场助兴。你看,丁总管都快睡着了。”王汉问道。
  
      “叶大人,安排小凤仙提前出场吧?”卫国忠还以为叶沧海把小凤仙安排在了最后压轴出场的,不过,丁同兴致不高,那只能提前出场刺*激一下了。
  
      “叶大人,小凤仙可是说过的,她晚上不出场。这个,先前我跟你已经讲清楚了,而且,你也去跟她商量过的。”潘青风一看,赶紧抢先解释一下,免得引起卫国忠的不快。
  
      毕竟,晚上来的全是重量级人物,都得罪了落雨坊今后还要不要吃饭。

  
      而潘青风也觉得奇怪,这么重要的事叶沧海好像都没跟卫国忠禀报。
  
      难道是想抬出丁总管和卫国忠两人联手逼小凤仙出场,那会出大事的。
  
      到时,范雨坊可就人财两空了。
  
      “还有这事?”卫国忠脸上的笑容不见了,问叶沧海道。
  
      “的确是这样的。”叶沧海点头道。
  
      “你怎么事先都不打声招呼?”卫国忠顿时火起,拿眼瞪着叶沧海。
  
      “啊,还有这事儿。这个岂不是在欺骗丁总管和宋大人了?卫大人,不必演戏了,这事你会不知道,无非,呵呵。”王汉冷笑道。
  
      “本官的确不知。”卫国忠更生气了,简直要吃人。
  
      “这事我并没跟卫大人禀报。”叶沧海马上澄清。
  
      “叶大人,你胆子不小!这么重要的事都不说,你这样子置卫大人于何地?
  
      你这往上欺骗省里来的,这边又骗卫大人,下边连我们全都骗了。
  
      叫我们来干什么?
  
      丁总管宋大人难道连歌舞都没看过吗?
  
      人家见得多了,就落雨坊这点才艺,人家哪看得上?”王汉来劲了。
  
      “算啦,回吧。”丁同一脸无趣的摆了摆手,人也站了起来。
  
      “唉……真是的,这不瞎担搁我功夫吗?”宋绍扬也气得站了起来。
  
      “丁总管,宋大人,吃完了再走不迟啊。”卫国忠赶紧劝道。
  
      “卫大人,你们这里所谓的特色酒菜我们品尝过了。不过,呵呵,跟省里的相比,还是差了点火候。再吃喝下去有味道吗?”丁同面现讥讽。
  
      “害得我白盼了几个时辰,原来是一场空,早知就不来了。”王汉打诨插科。
  
      卫国忠那脸顿时红透了,红得发紫。一拍桌子,指着叶沧海道,“叶沧海,你都干了什么?”
  
      “有请琴师!”叶沧海突然一拍手掌。
  
      顿时,陶丁跟马超俩人轻轻打开了大门,夜色之中袅袅而来一个蒙着白纱女子。
  
      “各位大人请坐,叶某今天请来了王牌琴师,绝对不会输给小凤仙的。”叶沧海说道。
  
      “切!”
  
      顿时,遭到了一片唾弃。
  
      “叶大人,咱们东阳城还有比小凤仙还厉害的琴师吗?”王汉讥笑道。
  
      “的确没有!”叶沧海老实的点了点头。
  
      “我就说嘛!”王汉冷笑道。
  
      “赶紧叫她滚,别在这里丢人现眼。”卫国忠拳都捏起来了,要不是太多人在场,叶沧海肯定会被他暴打一顿。
  
      “宋大人,咱们连夜回省里吧。”丁同说着朝前走去。
  
      “也好。”宋绍扬点了点头,跟在后边。
  
      “走走走!咱们都走吧。”王汉好像在赶鸭子。
  
      卫国忠脸终于气得成黑碳头了,话都不讲了,只是紧紧的盯着叶沧海。
  
      “吭……吭吭……”琴声突然响起,丁同顿时一愣,站住了脚步。
  
      他一停,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因为,他堵住了门。
  
      吭吭吭……
  
      金戈铁马……
  
      琴声激扬,好像回到了战场上。
  
      所有人都站着,在听,在静静的听。
  
      一曲毕。
  
      “你是顾雪儿?”丁同问道。
  
      “嗯!”顾雪儿轻轻的应了一声,还是从鼻腔里哼出来的。
  
      “啊,顾雪儿,摘星城流香园的头牌。”
  
      “对对,我听过她的歌,真是神仙之音啊。”
  
      “她舞跳得更妙,如天仙下凡尘……”
  
      “神来之音啊,坐!”丁同哈哈大笑一声,转身大步走到桌前,双手往四周一按,道。
  
      所有人赶紧都坐了下来。
  
      现在轮到王汉红脸了,红得发紫。
  
      “呵呵呵,卫大人,你总是令人意外。这是不是你特意安排的?”丁同一摸下巴一小撮胡子,大笑道。
  
      “当然是卫大人安排的,卫大人说了,要给丁总管一个大的惊喜。”叶沧海马上接腔道。
  
      “呵呵,就怕丁总管不喜欢,我这也是在冒险啊。”卫国忠笑了笑,向叶沧海投去一个感激的目光。
  
      “这个惊喜不错!来,咱们为顾雪儿小姐干一杯。”丁同大为高兴,举着杯子又站了起来。
  
      “干杯!”
  
      堂上,顿时火热一片。
  
      “是叶沧海那个无耻之徒逼我来的。”顾雪儿这一语出,石破天惊,震得满堂全傻眼了。
  
      “顾小姐,叶沧海怎么逼你的,赶紧道来,本总管为你作主。”丁同虎目一紧,威风霸气的问道。
  
      “嗯嗯,他欺负我一个弱女子。”顾雪儿耸动着肩膀,好像要哭的架势。
  
      “胆大包天!说,她怎么欺负你了。”丁同一拍桌子,卫国忠的心都跳了一下。
  
      “他……他……555……”顾雪儿终于哽咽出声了。
  
      娘们!
  
      你这戏演得太像了吧?居然还有眼泪从面纱下流下来,是不是眼药水啊?
  
      叶沧海彻底无语了,这还真是一报还一报。
  
      先前自己在顾家小院前耍疯,想不到现在轮到顾雪儿报复了。
  
      “顾雪儿,赶紧说啊。有各位大人在,是不是叶沧海污辱了你?”王汉催道。
  
      “八成了是,想不到啊,叶大人居然逼迫一个良家女子。”
  
      “难道是强娶?”
  
      “娶怎么可能,叶大人怎么可能娶一个琴师为妻,肯定只是玩玩。”
  
      顿时,叶沧海被一片唾沫淹没了。
  
      “雪儿,家事就不必往外说了,咱们回家后好好说,别在这里丢人现眼。我还得为官做人是不是?”叶沧海赶紧说道。
  
      顿时,大堂一片哗然。
  
      难道这两个还真是一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