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两个尤物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两个尤物

    “这个……叶大人,我就不敢打包票了。这事还得问一下小凤仙,不然,临时头出了什么差错就麻烦了。”潘青凤摇了摇头。
  
      “你是老板,连这个都弄不定还干什么?”叶沧海脸一板,自然,要逼这家伙一把了。
  
      不然,让自己厚着脸皮去求小凤仙,太掉价了。
  
      “我先问问她再来回大人你。”潘青风说着转进了后院。
  
      不久,一脸尴尬的走了出来。
  
      “不同意?”叶沧海问道。
  
      “她说叫你自己进去跟她说。”潘青风朝后院呶了呶嘴。
  
      “你们当年是怎么请她到这里的?”叶沧海有些好奇。
  
      “街上卖唱碰到的,后来,我们看上她了。
  
      不过,她提了条件,就是我先前说的,客人出钱,但是,还得她同意。
  
      不然,谁来都没用。我们开始也相当生气,觉得她太翘皮了。
  
      不过,她试过几场后,给我们带来了大批的客人,几夜就走红了。
  
      所以,我们落雨坊也没办法逼她。
  
      因为,我们还签定得有文约的。
  
      唉……叶大人,不好意思了,我这个掌柜的是不是特丢脸。”潘青风摇了摇头。
  
      “她没家人?”叶沧海问道。因为,有的时候,她本人不好摆平,但是,从家人哪里入手倒是好办。

  
      “就一个叫玉儿的丫环跟着她,没看到别的家人。”潘青风摇了摇头。
  
      “一个孤身女子,难道她就不怕强盗?”叶沧海问道。
  
      “是啊,我也这么想。所以,就派了二个护院保护她。”潘青风道。
  
      “她什么都要靠你,可是居然不给你面子。难道就不怕你用强吗?”叶沧海问道。
  
      “说实话,我们开始也有这想法的。
  
      你一个弱女子,难道我们堂堂落雨坊摆不平你?
  
      结果,她太刚烈了。除非你是想得到一具尸体。
  
      我们当然不会这样子干?而且,我们落雨坊是正经生意,又不是强盗。
  
      所以,反正能赚到钱,就由着她了。
  
      而且,一些客人有些非份的要求,或者要用强,都得我们出面摆平,她倒是乐得自在逍遥。”
  
      潘青风脸上苦涩的笑了笑。
  
      “呵呵,有个性,好了,不闲扯了,我进去。”叶沧海点了点头,进了后院。
  
      “叶大人,千万别用强。她可是我们的摇钱树,希望大人你手下留情。”后边,潘青风还在嘀咕。
  
      “本官是官,不是强盗。”叶沧海转头翻了个白眼进了院门。
  
      吭吭吭,居然传来了忧怨的琴音。
  
      那琴音好像一个女子在述说自己的闷,自己的失落……
  
      的确好听,叶沧海不愿意打扰她,静静的站在后院一座小桥上,桥下,是缓缓的水流过,金鱼儿在静静的游着。
  
      咔!
  
      一道尖利的声音突然响起,琴声嘎然而止,貌似,琴弦断了。
  
      “可恶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玉儿,把外面那只‘苍蝇’赶走。”里头传来小凤仙的声音。
  
      叶沧海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玉儿立在门口,指着自己道,“呃,说你呢?赶紧走,别打扰小姐弹琴。真是的,一来就断琴,扫把星。”
  
      “凤仙姑娘就不担心自己的姐妹了吗?”叶沧海问道,当然指的是还关在牢中的春夏秋冬四女了。
  
      “你要自毁清誉,断了前程,她们赔了命又如何?”小凤仙冷冷回应。
  
      “那天的事你在场,是非恩怨你也看得清,为何要怪我?”叶沧海问道。
  
      “杭征西就是再不对,但是,他是我请的客人。
  
      更何况,我请钱宗明跟杭征西过来,就是想替冬春她们四姐妹求情的。
  
      哪料到你如此鲁莽,动手就打。
  
      你把我小凤仙置于何以?
  
      你不给脸,我为什么要给你脸?
  
      回吧,今天你说什么都没用,我是不会为你出场的。”小凤仙哼道。
  
      “山不转水转,河不转路转,人,总得为自己留条后路。”叶沧海说道。
  
      “你在威胁我?”吭,一道刺耳的琴声响起,又断了一根,那是小凤仙在发泄愤怒之心。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冷月无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哈哈哈……”叶沧海念叨着南宋诗人姜夔的《扬州慢》。
  
      尔后,大笑三声,转身大步而去。
  
      “二十四桥仍在……波心荡……”小凤仙嘴里呐呐着,不久,泪顺腮落下。
  
      “他真可恶,居然用这么忧伤的诗来作弄小姐你,气死人了。”玉儿一看,骂道。
  
      “晚上他要招待丁同,我就不让他如愿。看他晚上怎么办?”小凤仙脸上涌上一丝红潮,恶狠狠的呶了呶嘴儿。
  
      “幸好城主大人早就通知了姑娘你,不然,说不定还中招了,那就太便宜他了。”玉儿说道。
  
      “唉……玉儿,王汉跟卫国忠不和,居然牵扯到咱们身上。咱们本不该陷入进去的,不过,既然牵扯到了叶沧海,我就要让他不如意。”小凤仙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
  
      “你不是说今天没空吗?怎么又来了?”叶沧海刚拐进一个普通的小院子,就听到顾雪儿冷冷的问话声。
  
      刚才叶沧海敢大胆离开落雨坊,自然是有‘备胎’。
  
      她就是顾雪儿。
  
      先前顾雪儿有叫人送信给叶沧海,请他过去一趟,为奶妈杨氏疏理一下身子。
  
      叶沧海因为丁同的事拒绝了,现在又过来了,自然,遭到了顾雪儿一阵数落了。
  
      “晚上我要招待一个贵客,你出场弹唱,最好能伴舞。”叶沧海道。
  
      “谁?”顾雪儿脸一板,问道。
  
      “省巡抚衙门的二总管丁同。”叶沧海道。
  
      “不出!”顾雪儿没丝毫商量余地,立即拒绝了。
  
      “不想给你奶妈看病啦?”叶沧海冷冷的看着她。
  
      “你威胁我?”顾雪儿大气,指着叶沧海。
  
      “刚才有个跟你差不多的女子也讲了这句话。”叶沧海说道,感觉今天还真是运背,摊上这么两个难缠的尤物。
  
      “呵呵,还有谁能让咱们的叶大人开口威胁?”顾雪儿居然笑得非常的灿烂,好开心样子。
  
      “小凤仙。”叶沧海答道。
  
      “难道我比小凤仙差吗?”顾雪儿问道。
  
      “差不多。”叶沧海说道。
  
      “你既然威胁不了小凤仙,难道能威胁我吗?”顾雪儿立即脸一板,变脸比翻书还快。
  
      “没有十成的把握,我是不会跟小凤仙翻脸的。不过,既然已经翻脸,那就说明我能摆平你。”叶沧海看着顾雪儿。
  
      “噢,不过,今天你要失望了。不管你说什么,我是绝对不出场。”顾雪儿说道。
  
      “好吧。”叶沧海点了点头,转身大步而去。
  
      “难道你还有第三个预备之人?”女人就是奇怪,别人不理她时反倒是好奇心上来了,顾雪儿在背后喊道。
  
      “呵呵,我也省心了。今后,就不必再到你这里来了。”叶沧海笑道。
  
      “你敢!”顾雪儿突然伸后一指叶沧海。
  
      叶沧海顿时心里一震,又一个先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