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关辉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关辉

“呵呵,东阳府又出了一新年轻的杰才,真是东阳之幸事。我钱宗明以前也在东阳府干过,叶大人,咱们也算得上是同僚。”钱宗明还真是根墙头草,哪边风大就往哪边倒。
  
  “呵呵,算是吧。不过,钱大人在东阳府干过,我希望钱大人今后可得多帮衬着东阳府。而不是倒戈相向,这样,才是一个真正的东阳府‘老官员’。”叶沧海皮笑肉不笑的应道。
  
  “叶大人说笑了。”钱宗明脸一僵,不过,见丁同几个看着自己,发作不得,只好挤了点笑打着哈哈。
  
  “呵呵,叶大人荣升,真是我东阳之福。”王汉拱了拱手。
  
  “那当然,本官绝对不会像某些人当着东阳的官,却是不为东阳干事儿。”叶沧海说道。
  
  “呵呵,叶大人讲得极是。”王汉心里也是恨极,跟钱宗明差不多,打着哈哈。
  
  反正都尿不到一个壶里了,得罪就得罪了。
  
  而且,叶沧海肯定得偏向卫国忠,今后肯定会跟王汉掰上‘手腕’的。
  
  不如现在就表个态,让卫国忠心里舒坦一下。
  
  “丁管家,宋大人,晚上一起到东阳酒楼坐一坐怎么样?一来,庆贺一下叶大人高升,二来,你们也难得来一次,品尝一下咱们东阳的特色菜怎么样?”卫国忠热情的邀请道。
  
  “这就不必了,我们还有事,午饭吃了就走。”丁同摇了摇头。
  
  “嗯,我还得赶回省里向堂令大人禀报。”宋绍扬点头道,两人之中当然是丁同为首了。因为,他是个不是官的官。
  
  “那好吧,师爷,中午安排一些特色菜让两位大人品尝。”卫国忠有些失望,好不容易逮到一个亲近巡抚大人的机会,没料到又没机会了。
  
  “丁总管,宋大人,我们东阳的曲儿可是相当有名气的。”叶沧海说道。
  
  “曲儿,我想起来了,好像是有个女子弹得相当好。去年听哪位说起过,一时想不起来了。”丁同寻思了一下说道。
  
  “应该就是落雨坊的小凤仙了。”卫国忠一摸胡子,笑道。因为,又看到希望了。
  
  “对对,就叫小凤仙。”丁同点了点头。
  
  “你们还不知道吧,丁总管以前可也是乐师出身的。
  
  不光会弹琴,还会吹箫弹唱,巡抚大人劳累了,偶尔会叫丁总管来上一首曲儿。

  
  顿时,心里就舒服着了。
  
  巡抚大人说啊,丁总管就是他的乐子。”宋绍扬笑道。
  
  “略懂一点而已,不精不精,让各位见笑了。”丁同拱手笑道。
  
  “那晚上就留下来听小凤仙一曲怎么样?”卫国忠再次试探着问道。
  
  “这个,晚上的确有事,唉,下次吧。”丁同想了想,还是拒绝了。看来,是真有事。
  
  “丁总管,摘星城有个流香园有听说过吗?”王文长突然插了一句。
  
  “流香园,当然听说过。而且,我还去过。顾雪儿弹得就非常的好,而且,还能唱曲儿,伴舞,真是多才多艺。”丁同笑道。
  
  “丁大人有邀请过顾雪儿伴舞吗?”王文长笑道。
  
  “唉,我是邀请过,不过,她没同意,让各位见笑了。”丁同一脸遗撼的摸了摸胡子。
  
  “可是叶大人就让顾雪儿伴舞过一场。”陶丁一脸得意。
  
  “有这事吗叶大人?”貌似,丁同还不相信。
  
  “嗯,是有这么回事。
  
  当时,我一时兴起,胡乱的击打乐器,扯开这破嗓门乱唱。
  
  没料到顾雪儿居然喜欢上了这种调调,居然主动伴舞了。
  
  那次,纯属意外而已。”
  
  叶沧海欲擒故纵的说道,自然是要引丁同上钩了。
  
  因为,爱好极有可能就是你的软肋。只要投其所好,目标往往都会中招了。
  
  “还主动伴舞,没有精湛的道艺那是不可能的。想不到叶大人还有如此才艺,晚上丁某我得留下请教、欣赏一番了。”丁同一摸胡子,笑道。
  
  “好!本府晚上就把酒宴设在落雨坊,特请小凤仙出场为丁总管助兴。”本来以为没机会了,哪料到丁同又给叶沧海说了回来。
  
  卫国忠自然心里高兴,当即说道。
  
  “卫大人客气了。”丁同笑着应道。
  
  “叶大人,别来无恙啊”把丁同安排好后,叶沧海刚拐出衙门,很意外的发现史青一脸笑意站在拐角处,好像在候着自己似的。
  
  “什么风把史大人也吹到了东阳城,呵呵呵,史兄别来无恙啊。”叶沧海心情不错,笑着走了过去。
  
  “呵呵,叶大人都到东阳了,史青我自然得紧跟上脚步才是。跟叶大人共事,史青心里痛快。”史青笑道。
  
  “史兄,咱们私下就不要大人大人的了,显得生份。”叶沧海笑道。
  
  “我早有这个想法,那今后就改口称叶兄了。”史青笑道。
  
  “叫我老弟就是了史兄。”叶沧海说道。
  
  “使不得使不得,还是叶兄好。”史青摇摇头道。
  
  “那好,随你就是。”知道史青绝不敢在自己面前托大,叶沧海也不纠缠这些了。
  
  “不对,史兄刚才那话什么意思?”叶沧海突然反应过来。
  
  “该打该打,本来是来向叶兄禀报一下的。
  
  不过,刚才省里来人正在宣布叶兄高升的事,就没有打扰了。
  
  叶兄,我也调拔到东阳了。
  
  今后,就可以经常跟叶兄一起喝茶打猎了。”史青一脸笑眯眯的,看来,心情不借。
  
  “那我得恭喜了,史兄肯定也高升了。”叶沧海拱手相贺道。
  
  “这还是沾了叶兄的光。”史青道。
  
  “这话我就不明白了,离开青木也有一个多月了,我还是头次见到史兄,你怎么又沾上我的光了?”叶沧海的确有些疑惑。
  
  “还是黄蜂寨惹出来的,我这是捡漏。
  
  叶兄离开后,陶大人叫我再回黄蜂寨清理一番。
  
  无意中居然抓到了黄蜂寨的老寨主‘关辉’,此人当时在我们攻打黄蜂寨时受了重伤。
  
  后来居然给成功逃走,并且,一直躲藏在后山一处洞穴之中。
  
  那天我去黄蜂寨清理,关辉也大意了,刚好出来透口气,居然被我逮到。
  
  万幸啊,他重伤未愈,行动不方便,不然,叶兄就看不到我了。”史青一脸后怕。
  
  “关辉当时我也查到过此人,不过,在黄蜂寨知道他的也并不多。只不过,后来一直没找到,史兄这是为青木县出了一大害啊。”叶沧海感叹道,这天道还真有轮回。不是不报,是时间未到。
  
  “有件事叶兄绝对想不到。”史青往四周看了看,压低声音说道。
  
  “史青你说。”叶沧海问道。
  
  “关辉居然是咱们官府的人。”史青道。
  
  “官府的人,咱们派到黄蜂寨的探子?是哪位派去的?”叶沧海顿时吃了一惊,倒真没想到还有这种意外。
  
  “密探!执掌木令的密探。而且,关辉此人一直不肯露出来。一直审问不出东西来,我一气之下要杀了他,他没办法了,只好抛出了密探身份来。”史青小声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