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连升两级

第一百四十三章 连升两级

    “那好,你先办,我等着就是。”杭格新手一扬,退到了侧旁,摆出了一幅不管你办什么公事,老子打定了的架势。
  
      “奉巡抚衙门委定,着海州吏堂下来宣令。
  
      叶沧海在青木县时攻破了东阳府久攻不破的黄蜂寨,惩大恶,除妖邪,百姓称快。
  
      又连续两次得到了王室海神勋章褒奖,到东阳府后屡破大案,特别是柳家血案,一夜侦破,让百姓安心,受害者得以昭血。
  
      而望山芽子事件突然发,叶沧海在衙门无兵可调的情况下组织招募义兵,解刀带了几个人上山谈判,弹指间嘴咬虎头,挥手间让望山芽子寨民胆寒。
  
      大涨了我海神国王室威仪,彰显了东阳府办理迅速得力。
  
      东阳知府卫国忠管理到位,秉承为国为民之心,着即奖银一千两,由巡抚衙门直拔,衙门二总管丁同代授。
  
      经承报批示,奖叶沧海银五百两,提东阳府同知副使,品定为从五品。
  
      另外,代提督衙门委令,加封叶沧海为‘东阳王陵守护队队长’,执掌王陵守护队。
  
      原东阳守备营把总陶丁表现突出……提为东阳府刑典副使,品定从七品……
  
      潘宏调东阳府任刑典正令,级定七品。
  
      洛朝阳调东阳府任府尉,级定五品……
  
      马超升东阳府副总捕头,品定从七品……”
  
      宋绍扬撑开公文,当堂大声宣读道。
  
      宣读完后,顿时,全堂一片安静。

  
      杭新格脸都变得有些乌紫色了,钱宗明一脸的不自然。
  
      跟着来的几个家伙都有些萎缩,还特地往门口靠了靠。
  
      不过,此刻要溜走貌似不给省里来人面子。
  
      至于王汉,脸繃得紧紧的像块冷馒头,好像谁欠了他一万两似的。
  
      “呵呵呵,卫大人,这是巡抚大人特地从私库中划拔出来褒奖你的,拿着拿着。”丁同一脸笑眯眯的掏出了一张千两的银票递了过去。
  
      吗得,你刚才不是说碰到宋大人的吗?原来是送银票来啊……
  
      杭新格在心里不满的骂道。
  
      “谢巡抚大人厚爱,国忠我必甘脑涂地,为国效忠,为民办事!”卫国忠一脸激动的跪下接过了。
  
      当然,区区千两纹银卫国忠也不至于激动得这样。
  
      关键是这是巡抚大人的褒奖,还特地叫二总管亲自下来一趟给的,涨脸啊。
  
      当然,在场的众位都心知肚明,这肯定跟柳世才这个师爷在巡抚身前吹耳边风脱不了干系。
  
      “叶大人,巡抚大人叫我代句话给你。”丁同突然转脸朝着叶沧海说道。
  
      “你请说!”叶沧海躬了下身子。
  
      “柳家案子破得痛快,但是,老侍郎家的案子也得痛快才是。”丁同说道。顿时,旁边看着的郑方桥抽了下嘴唇。
  
      心里舒服多了,至少,巡抚大人还没忘了自己这个‘退休’老人。
  
      “属下定必抓紧侦破,不让大人失望。”叶沧海抱拳说道。
  
      “叶大人,东阳王陵守护至关重要,你得抓紧去那边移交一下。不然,王陵有事,那可是要掉脑袋的。”丁同又说道。
  
      “下官马上就去。”吗得,真没办法抽向,这官帽子来得还真是及时啊。
  
      不过,叶沧海一转头又道,“这个,丁总管,我就怕杭大人不让我去?而且,他还要打板子,要是把下官打残了,还怎么保护王陵?要不,请丁大人回一下抚堂大人,另外任命了。”
  
      “杭大人为何要重打叶大人?”丁同脸一板,从鼻腔里哼出来的。
  
      “根本就没有理由,子虚乌有而已。一来就要打人,无凭无据的。”马超扯着破喉咙立即说道。
  
      “还不是杭征西在落雨坊向叶大人挑战,到时钱大人等人都在场的。而叶大人不得不应战,结果,杭大人力不敌,被打伤了。这下倒好,全赖叶大人身上了。”陶丁说道。
  
      “挑战决斗,有证人在场,打伤了各自负责,杭大人不会如此胡闹吗?”丁同一脸惊讶的说道,肯定是装出来的。
  
      咳咳……
  
      杭格新咳嗽起来了,良久才说道,“本官是有别的事要彻查叶沧海,并不是因为杭征西大人之事。”
  
      “刚才你明明指责叶大人挥拳动腿胡乱打人的,不是指杭征西杭大人还有谁?”马超这个刀补得绝了。
  
      “自己没事本,被打了居然叫家人出面,真是可笑。这是坏了我海神国规矩啊。”陶丁冷笑道。
  
      “呵呵,不光是我海神国,就是天龙王朝,甚至我们整个大陆。
  
      只要双方同意,可以挑战决斗,生死各安天命。
  
      事既然是千户大人挑起,事后就更不能打击报复了,杭大人不会忘了这个规矩吧?”卫国忠冷笑着问道。
  
      原本,卫国忠还有些动摇了。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上头对叶沧海的器重让他重新审视了叶沧海。
  
      以前,还有收纳入自己门下的意思。
  
      现在想法又有所改变,毕竟,叶沧海现在也是从五品的副同知了。
  
      特别是他另一个身份,守护王陵的队长。
  
      要知道,东阳府内有座‘信王陵’,是大王直系一脉老祖宗留下来的。
  
      往前再推上几百年的话现任大王还得叫他一声老祖宗。
  
      而当时那位信王爷战死在海州东阳府,在死前要求就地安葬,希望自己能永远镇守海神国东南一块地域。
  
      因此,王族派了一支黑骑军小分队驻守信王陵。
  
      别看人马不多,就三四十个,但是,人家可是黑骑军。
  
      而且,还是王族指定的黑骑军。
  
      个个都是好手,而且,这个小队长级别可不低,以前可都是由10等海神卫担任的。比赵世忠还要派头得多,相当于从五品级别。
  
      而这支黑骑军的上级就是‘海州王’,除了他就是巡抚、总督、提督军门大人都没权力指挥他们。
  
      好些人都眼热这个小队长,因为,有事时可以直接向海州王禀报。
  
      海州王啊,有几个人见得到他?
  
      这无形中可就给了叶沧海一个打入海神国权力颠峰圈层的机会,那就是王族。
  
      “本御使还有公务,就不跟你们理论了。”见再呆下去可就没脸见人了,杭格新赶紧说着大步转身而去。
  
      不过,走到门口时突然转身,盯着叶沧海道,“叶沧海,不管你是什么官,本御使一定彻查到底。”
  
      “身正不怕影斜,杭御使,随便你查。不过,本官也要提醒你,不要把私心带入公务之中。不然,你就是御使副道令本官也绝不手软。”叶沧海强硬回应。
  
      “咱们,走着瞧!”杭格新一甩袖子,大步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