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闭门羹

第一百四十一章 闭门羹

    “呵呵,‘弓身弹影’练得不错,比马超他们强得多。”叶沧海点了点头。
  
      第三天下午,卫国忠一脸阴沉着回到了衙门,尔后把叶沧海叫了过去。
  
      “叶大人,太气人了。”师爷李文远一见到叶沧海就说道。
  
      “属下无能,因为属下的事让大人受委屈了。”叶沧海朝着呆坐在椅子上的卫国忠拱手道。
  
      “哼!真以为守个虎关就是天王老子啦?你它娘的又不是大王。”卫国忠都气得暴粗了。
  
      “卫大人应该是没见到谭将军。”叶沧海问道。
  
      “实在可气,谭苍太嚣张了。
  
      卫大人亲自到虎关,谭苍居然躲着不见,叫了齐云通出来。
  
      而且,此人口出狂言,叱责大人治下不严,有失官德官威。
  
      还扬言,限十天内勒令叶大人你到虎关请罪。
  
      不然,将军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
  
      好大的口气,真不懂得自己是谁了。”李师爷气呼呼的说道。
  
      “沧海,不管他了,爱怎么闹就怎么闹。今后,东阳府秉公办事,就是涉及到虎关关口也照样照章办理,绝不徇私。”卫国忠一拍桌子,人站了起来。
  
      “叶大人,虎关虽说军事方面不属于咱们管辖。
  
      其实,与地方发生的纠纷,还有民事方面的事务,以及一些杂务都是属于咱们东阳府管辖范畴。

  
      以前不想管,怕惹事非。
  
      现在看来是不行了,他们越来越嚣张,所以,咱们也该出手了。
  
      大人的意思是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李师爷在一旁补充说道。
  
      “大人,属下绝不会让大人为难。杭征西既然如此对着干,我叶沧海也不是泥捏纸糊的。”叶沧海说道,“不过,谭苍是维护下属,我看是不是有些过了?”
  
      “当然过了,不过,这后面肯定有杭家在作鬼。
  
      再加上谭苍此人极好面子,护犊之心特强。
  
      而且,另外还有一些原因。虎关跟我们东阳府衙向来就有些瓜葛。
  
      虎关是在咱们东阳府地盘之内,而虎关的将士从不听东阳府管辖。
  
      你想,虎关是不小的,将士有三四千人之众,再加上家属子女,合起来不下二万人。
  
      在咱们东阳府,二万人不卖咱们的账,总会惹出许多麻烦事来。
  
      自从虎关设立至今,跟东阳府都闹腾着的。
  
      比如,涉及到治安问题,还有虎关家属发生的案子,咱们东阳府总得管。
  
      可是,虎关不让管,如此一来,恩怨就多了。
  
      咱们东阳府是战略要地,不光有虎关,还有摘星关等关卡。
  
      以前,相当的令人头痛。”李师爷说道。
  
      “今后不管这些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管它是虎关的还是摘星关的,只要犯了王法,都得管。”卫国忠双眼杀气腾腾,叶沧海突然有股恐惧感。
  
      天眼通下,顿时,发现了一丝难以发觉的诡异气流。
  
      先天之气!
  
      叶沧海顿时哑然,卫国忠居然是先天强者,那他先前被阳东挟持根本就是在演戏。
  
      此人,隐藏得太深了。
  
      并且,身上肯定有掩饰收敛气机的法门在。不然,自己以前可就没发现。
  
      现在,卫国忠因为愤怒而露出了一丝丝来。
  
      此等高手,又身居高位,如此受委屈?到底是为哪般?
  
      难道,此人有问题?
  
      叶沧海心里暗暗吃惊。
  
      “叶大人,卫大人也是给逼得的。
  
      谭苍可以嚣张,但是,你手下一个千夫长嚣张什么?
  
      可是,碰到事时连他们的家属都嚣张。
  
      张口就是‘我是虎关的,你们无权抓我’等等之类的说词。
  
      泥人也有三分气,卫大人已经够忍让的了。”李师爷叹了口气道。
  
      案件一时陷入了僵局当中,几天晃眼而过,郑方桥再也忍不住了,当即就到了衙门敲了桌子。
  
      “卫大人,我这张老脸都不要了,今天把话撂在这里。郑通的案子叶沧海一拖再拖,到现在还在推,骗老夫。老夫要求你马上治叶沧海一个办事不力,拖延推诿之罪。”
  
      “老大人,此案的确复杂,需要时间。这样,你再给我一个月时间怎么样?”卫国忠软语劝说道。
  
      “少来,我一天都等不了。今天,你要不就治叶沧海的罪,捋了他帽子。要不老夫到省里申诉,参你们不作为,办事不得力之罪。”郑方桥凶巴巴的说道。
  
      “老大人真要如此,那请便就是!”卫国忠也给逼得火起,一拍椅柄,站了起来。
  
      “呵呵,卫大人为了给叶沧海撑腰居然不惜要跟老侍郎翻脸,本官就不明白了,叶沧海给了你什么好处?”钱宗明的声音传来。
  
      “没有好处会如此维护一个不学无术,办事粗鲁,一点不讲章法,只懂得动腿挥拳打人的无良官员吗?”另一个陌生声音答着,随后,钱宗明大步进了公堂,身后还跟着几个人也随着进来了,其中一个居然就是东阳城城主王汉。
  
      “钱大人!杭大人……”卫国忠一看,只能挤着笑脸打招呼道。
  
      “杭御使道你来得正好,老夫正想到省里参叶沧海一本,正好了,就不用跑到省里了。”郑方桥看着走在钱宗明身后之人说道。
  
      那人高挑的身材,双眼杀气腾腾,一身威风的官袍,内里居然还穿着一件特别扎眼的黄马褂。
  
      “不好叶大人,这人是杭家的人,叫杭新格,听说是杭征西的堂弟,现任东南道御使副道令。咱们这一片区域官员的考察,弹垓事务都是他分管的,麻烦了。”刘鸿江正好站在叶沧海身侧,赶紧悄悄挪到他身旁小声说道。
  
      “来者不善啊叶大人,你得赶紧想办法才是。”江罗也在身侧,赶紧嘀咕了一句。
  
      “此人本官也早有耳闻,据说是我省文举头名解元郞。
  
      取得如此好成绩,本应该克已奉公,报效朝庭,哪料到却是嚣张跋扈,横行八道。
  
      搞得百姓怨声载道,众官员们苦不堪言。
  
      本道今天就是下来了解此事,还老百姓一个朗朗晴天的。”杭新格一捋下巴,哼道。
  
      “下官为朝庭出身入死,身经百战,破案重重,老百姓都拍手称快。
  
      在下官离开青木县时,本来不想惊扰百姓,哪料到百姓们却是连夜守着,要送下官一程。
  
      就拿到东阳府来说,下官所来时间不长,也连破大案,并且,摆平了许多棘手的事。
  
      其中,有些事还涉及到老侍郎。
  
      哪里又怨声载道了?
  
      至于说横行霸道,下官出手惩治恶霸,百姓们欢呼叫好,怎么成了嚣张跋扈?”叶沧海淡定堂堂,当即就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