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四十章 女人

第一百四十章 女人

    “看你这脸色应该没找到,而且,你们抓了黄莺花,肯定是为了跟杭征西谈条件。到时,置我于死地是不是?”叶沧海说道。
  
      “不不不,叶大人,我们哪敢。置你于死地我们绝没那个意思,只是防备着。毕竟,官场中人,都得留一手,以备不适之需。”刘鸿江赶紧摇头说道。
  
      “阳东的笔记本在哪里?”叶沧海问道。
  
      “我们也纳闷,秘密搜找过阳东的住宅,甚至他亲戚的家,都没发现。”江罗说道。
  
      “行,你俩个带我去阳东家一趟。马超,你叫陶丁过来一趟……”叶沧海交待陶丁去接收黄莺花……
  
      交待完后,四人直奔阳东家而去。
  
      阳东虽说犯下大罪,但是,知府卫国忠有言在先,既然人死了就不必追究了。
  
      所以,阳东的宅院倒是安然无恙,一切如常。
  
      不过,阳东的家人却是惶惶不可终日,一见到叶沧海三人过来,吓得全都跪下了,哭天喊地的求饶着。
  
      “叶大人,都是阳东那狗东西干的,我们都不知情。”
  
      “阳东是鬼迷心窍,这个天杀的!”
  
      “他不是我儿子,是个畜牲!”
  
      ……
  
      “你们不用慌张,我们是来查找、拿回衙门里的公文的。你们,全都退到院外候着就是了。”叶沧海叹了口气,摆了摆手。
  
      顿时,阳东家二十来口人全都一窝蜂的往外走,生怕跟阳东扯上一点关系。

  
      “我们都找过了,没有。”江罗看了看摇头道。
  
      “就差挖地三尺了,也许,是不是藏在地下?”刘鸿江说道。
  
      “呵呵,不就在这里吗?”叶沧海直奔书桌上一块垫在砚台的脏书道。
  
      “那本书我们翻过,不是。”刘鸿江摇了摇头。
  
      “是吗?你们再翻翻。”叶沧海拿起书递了过去,两人接过后再次翻了起来,还连翻找了几遍,最后,一脸茫然的看着叶沧海。
  
      “由下往上看,也就是倒着看。还有,看的时候隔一行一行的看。”叶沧海说道。
  
      两人赶紧再次翻看,不久,一脸震惊的呆望着叶沧海,“叶大人,你是怎么发现的?”
  
      “是啊叶大人,先前你老远就指出来了,书还没翻看啊?”江罗问道。
  
      “呵呵,猜的。”叶沧海笑了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俩个老子有天眼通和哮天鼻子。
  
      “是是,叶大人能掐会算。”两人忙点头。
  
      “看到没,连你们俩个都有记几笔。
  
      去年3月2号,你们在背后骂卫大人是狗娘养的,不把你们俩个当人看,为了讨好……
  
      还有,取笑赵松洲大人是斗鸡眼,生孩子没……
  
      还有……”叶沧海翻着书笑道。
  
      “叶大人,我们当时只是开个玩笑啊,你千万别跟卫大人讲。”两人脸色顿变,吓得一把跪下了。
  
      “我这人从不当面一套背后一刀。”叶沧海道。
  
      两人连忙点头,一边掏出手巾擦满脸的汗珠子。
  
      “这个狗东西!死得还太晚了。”跟叶沧海分路后,江罗破口骂道。
  
      “江兄,今后咱们俩的日子可不好过了。”刘鸿江满面愁容。
  
      “还有什么办法,把柄在叶沧海手中,只好任他拿捏了。”江罗摇头叹气。
  
      “算啦,只要咱们听话,料必他也不会怎么样咱们了。”刘鸿江垂头丧气的摇了摇头。
  
      “你我在官场嘎嘣了二十年,结果却是栽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手上,真是天道轮回啊。”江罗说道。
  
      “也许还是个机会。”刘鸿江突然眨了下眼。
  
      “怎么说?”江罗一愣赶忙问道。
  
      “你看,叶沧海上升势头很足。
  
      从考中举人到现在,还不到一年时间,他已经由一个八品的小小县学教谕升到了现在的从六品通判副使。
  
      咱们干了十七八年了,也不过混个七品的房使什么的。
  
      而叶沧海一旦老侍郎家的案子破了,卫大人可是有答应过的,官升一级。
  
      到时,就是六品正职的通判了。
  
      他才多大,听说才十七八岁。
  
      咱们俩不如铁心跟了他,你说,这是不是个机会?”刘鸿江一摸下巴。
  
      “反正都逃不掉了,铁就铁了吧。跟谁都一样,所以,咱们最近得表现突出点。
  
      你看,叶沧海到了东阳城,对手却是不少。
  
      像杭征西,范西风,王汉等,现在又出了一个赵松洲,咱们铁心跟着他打击这些人,不是死就是‘升’。
  
      反正没路可走了,就拚一回。”江罗也咬了咬牙说道。
  
      “我怎么感觉拿咱们俩个下刀子是叶沧海回击的第一刀。”刘鸿江说道。
  
      “嗯,一直以来,叶沧海在东阳城都是被打压着。
  
      现在拿咱们俩个开刀,这应该是开始回击这些人了。
  
      所以,下边的目标就是那几个家伙了。
  
      咱们分头搜找证据,出些点子,挖些坑。
  
      像范西风的范家不是有好些产业,我是管户房的,银钱来往咱们有权查账。
  
      你是吏房使,凡是跟这这些家伙有关的官员方面你都可以查查。
  
      提些建议,打倒一个算一个。”江罗道。
  
      “干!”刘鸿江跟江罗碰了一下拳头。
  
      “大人,铁鹏恢复了。”罗平昌如幽灵一般从树上跳下,躬身向叶沧海禀报道。
  
      “看来,咱们的对手又多出一个了。”叶沧海点头道。
  
      “我试图近身挨近过他,感觉他的气血比先前更强了一些,好像有丝丝先天之气集结。”罗平昌说道。
  
      “正常,他本来就是内罡六重境颠峰了。
  
      前次在牢里我也是偷袭得手,现在趁机用药冲进先天也正常。
  
      不过,应该是半步先天,因为有伤在身,不可能跨入先天门槛。
  
      毕竟,身体无法承受跨入先天的强大气血冲击。”叶沧海说道。
  
      “可惜属下太愚钝,打不过他。不然,真想暗中干掉他。”罗平昌捏了捏拳头。
  
      “不必,我自会收拾他。而且,此人关系着一个天大的阴谋,先让他逍遥着就是。”叶沧海摆了摆手,寻思着铁鹏出山,是不是预示着西陵郡王齐剑南又有新的动作了。
  
      目前,在东阳城,自己发现的有可能跟孟飘雪势力集团有关系的人就有限的两个。
  
      一个就是杭征西,一个就是铁鹏。别的,暂时还没发现。
  
      “公子确定能对付得了铁鹏吗?”罗平昌有些担心。
  
      “呵呵。”叶沧海淡然一笑,伸手一击,滋啦,五米外的树叶给击得像被风吹过似的往一边倒去。
  
      “恭喜公子!”罗平昌顿时惊呆,一把单膝跪下了。
  
      “先天而已,有什么好恭喜的。”叶沧海一脸轻松,不过,罗平昌却是直抽搐嘴唇,先天而已,有多少武者倒在先前这个门槛上。
  
      “唉……此生能踏足先天就知足了。”
  
      “平昌,你有这一天的。好好干,过段时间我帮你弄颗好药。”叶沧海鼓励道。
  
      “我会的!”罗平昌点了点头,像狸猫一般窜进了树木当中不见了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