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打击报*复

第一百三十九章 打击报*复

“他不出关我跑去喝西北风啊?”范西风哼了一声。
  
  “那就好啊,庄长天一出来就好办了。到时,再加上王汉的打压,唐经东马上完蛋。”卫松一脸笑眯眯的。
  
  “卫松,这样,一步一步剪除掉叶沧海的周围。
  
  尔后,失去了帮手,叶沧海孤家寡人一个,还能兴起什么风浪?
  
  到时,杭家跟郑家会吃得他骨头渣毛都不会剩下一块的。”
  
  范西风心情大好,摇着扇子,晃悠着出了大风园。
  
  “叶大人,你找我们俩?”刘鸿江和江罗有些忐忒的走进了捕衙叶沧海的办公间。
  
  “你们俩个看看吧。”叶沧海冷着脸,扔出了几张纸,刘鸿江拿过后开始看了,不过,脸色越来越难看,赶紧说道,“叶大人,你千万别信这些,我跟阳东绝对没什么的。”
  
  旁边的江罗一听,吓了一跳,赶紧抢过刘鸿江手上的公文翻看着,顿时就叫了起来道,“叶大人,那是不可能的。我们怎么可能伙同阳东杀了柳老秀才啊?”
  
  “可是有人看到在柳家被烧的前一天晚上你们俩个去了阳东家,并且,密谋了许久才出来。
  
  不久,柳老秀才全家被杀了五口人。
  
  这事不好办啊!现在阳东已经死了,我总得调查清楚。
  
  不然,对柳师爷不好交待。”叶沧海叹了口气,一脸难作人样子。
  
  实则,这是他开始打压刘鸿江和江罗的开始。
  
  要彻底在东阳府立足,就得立威。
  
  不然,今天这个跳出来跟你扛,明天哪个又站出来跟你掰?还要不要干事儿?
  
  赵松洲现在恨自己如骨,安华此人是只老狐狸,偶尔也会跳出来咬你一口。
  
  而刘鸿江和江罗因为青木县的一些恩怨,两人一直跟是见缝插针,偶尔会刺几下,也相当的令人讨厌。
  
  何不趁赵松洲就要失势的机会先把这两个家伙治服贴了再说?
  
  所以,叶沧海马上整出了这档子事来。
  
  这个节骨眼上,谁也不想跟阳东沾上关系,一粘上可就要揭去一层皮。
  
  “我绝对没有,绝对没掺和进柳家案子。我只是去阳东家探望一下,吃了顿便饭。”刘鸿江指天说道。

  
  “证据呢?有谁能为你证明?”叶沧海冷冷看着他。
  
  “当然有,当时在场的还有阳东家的仆人阳青,对对,就是阳青。”刘鸿江赶紧说道。
  
  “呵呵,你叫阳青出来作证明,柳师爷会相信吗?”叶沧海笑了笑,“而且,阳青自己都脱不了干系。阳东干什么坏事他都有份,他现在也被抓了。要不,我提他过来跟你对质一下?”
  
  “不要,不要了!”刘鸿江脸色大变,嘶哑着嗓门喊道。
  
  “叶大人,我可以发誓,我讲假话死爹娘老子。我跟刘大人都只是吃了顿饭啊,真不晓得阳东狗胆包天敢干这种事。”江罗吓得黑着脸指天立誓道,就差点要跪下了。
  
  “要不,你们去找一下卫大人,当面发个誓,或者,当做柳师爷面立誓也行。”叶沧海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叶大人,你得救救我们啊……”两个家伙吓得叭嚓一声就跪下了。
  
  “这个……难办啊……关键是缺少证人。而且,这事,要是搞不好我自己还得扯进去。到时,柳师爷在巡抚大人面前一闹磕,我可是死定了。”叶沧海一脸难为情啊。
  
  “叶大人,这次无论如何你得帮我们一把。”江罗说道,都急得要哭了。
  
  “帮?这个,我总不把自己卷进去吧?”叶沧海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要榨,当然得把这两个家伙的油全榨干才是,这叫剩余价值利用。
  
  “叶大人,你可能不知道,王汉跟范西风串通一气,已经朝着唐经东下手了。”刘鸿江说道。
  
  “噢?”叶沧海应了一声。
  
  “对对,我听说,范西风最近有动作,好像跟飞鹰镖局有关系。”江罗忙点头道。
  
  “飞鹰镖局,关我屁事啊。”叶沧海摇了摇头。
  
  “飞鹰镖局当然不关叶大人的事,可是他是跟龙虎镖局对着干的。”刘鸿江道。
  
  “原来如此啊。”叶沧海故意的点了点头,还是看着两人,肯定还有‘油’可以榨。
  
  果然,刘鸿江咬了咬牙,看了江罗一眼,又说道,“杭征西也不怎么样,这个家伙也是坏透了。
  
  两年前,虎关原千户大人‘楚晋元’就是被他阴谋害了的。
  
  楚晋元一倒,杭征西才爬上去的。
  
  不然,虎关何等重要之地,千户的位置至关重要。”
  
  “叶大人,虎关是海防前哨。
  
  朝庭对于这种关防之地都是特别重视,特别是对于守备武将们的配备更是严格,不允许出一点差错。
  
  杭家虽说有势力,但是,却是无法悍动像虎关这样的关口的。
  
  而且,叶大人,你看,像摘星关,虎关的守备将军都是正四品,比卫大人还要高上一级。
  
  而且,关口不受东阳府节制。这就避免了地方官衙插手关防之地,影响到军事要塞。
  
  而杭西征当年刚调入虎关不久,短期时想得到晋升那是难于登天。
  
  而楚晋元就成了他的挡路石,结果惨遭杀害。”江罗说道。
  
  “你们哪里听来的?”叶沧海问道。
  
  “像这等秘事我们本来是不可能知道的,因为,我们连接触到杭征西的机会都非常的小。
  
  不过,有次阳东看到杭征西钻入了一个小院之中。
  
  后来也就上了心,发现他经常钻到那小院之中。
  
  后来才发现,杭征西在小院中养了一个女人。
  
  那女子名‘黄莺花’,其实,长得也不是特别的漂亮,姿色只能算是中上之流而已。
  
  只不过,身材硕大,估计杭征西很喜欢这种调调的。
  
  因为,他夫人十分的瘦小,而且,据说娘家很有势力,杭征西也不敢明着乱来。
  
  而阳东为了往上爬,就盯上了杭征西。
  
  所以,常常潜入小院中等候,因为,杭征西每次到那边都是有固定时日的。
  
  怕被杭征西发现,阳东早就找了一个好地方潜伏着,久而久之,就偷听到了许多秘密。
  
  我们跟阳东算是朋友,经常一起吃喝。
  
  而阳东野心不小,称咱们三个是铁三角。
  
  不过,他想当老大。我跟刘兄俩也故意装傻,就让你当当老大,舒服一下就是了。
  
  而关于楚晋元的秘密就是杭征西一次喝醉后讲出来的。
  
  这一切,阳东都有记在一个秘密本子上。
  
  因为他野心大,所以,凡是有利于自己的事都会记录着。”江罗说道。
  
  “马超,你赶紧秘密过去把黄莺花抓了。”叶沧海朝身侧站着的马超说道。
  
  “叶大人,我们已经抓了她,关在一个秘密的地方。”江罗说道。
  
  “你们早有预谋啊,是不是预感到有这一天?”叶沧海倒是一愕,顿时想笑。
  
  “唉……我们是想找到那本东西。”刘鸿江一脸死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