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你会来求我的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你会来求我的

因为,那根大号‘蚯蚓’上边紫瓦紫瓦的,再加上有血,看上去十分的恶心。
  
  “怎么会这样?”卫国忠赶紧问道。
  
  “中毒了。”丁药师搁下手中玄银针,叹了口气。
  
  卫国忠接过银针瞄了瞄,道,“应该不致于要命,但是,估计难治了。”
  
  “叶沧海,你个混蛋,我要杀了你!”赵松洲一听,激动了起来,气得吐血大骂着,挣扎着要起来跟叶沧海干架。
  
  “赵大人,别急别急啊。”刘鸿江赶紧劝道。
  
  “不急,换你来试试?吗得,今后连女人都玩不了,你不急是不是?”赵松洲气坏了,大失风度,像个泼皮一般大骂了起来。
  
  “你再骂几句的话今后还真玩不了啦。”叶沧海冷冷道。
  
  “你什么意思?我量他‘谭苍’也不敢真的废了老子!”赵松洲骂道。
  
  “他有什么不敢的?难道你还跟他拚命?不过,你打得过他吗?论权势论地位,论家族,你哪点比得上他?”叶沧海冷冷道,赵松洲顿时抽动了一下,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哭丧着脸了,声音哽咽着,抽搐着双肩,虽说没大哭,但是,泪水却是狂泻而下。
  
  “叶……叶沧海,都是你搞出来的。我赵松洲真废了的话我废了你全家。”不久,赵松洲一脸狠毒的盯着叶沧海。
  
  “给老子闭嘴,一个大老爷们,一点小伤哭哭闹闹的,丢不丢人?你不要脸咱们还要脸。”叶沧海脸一板。
  
  “你英雄,你来试试,你那东西给毒一下试试?”赵松洲完全疯了,骂人毫无顾忌,什么叫斯文,全它吗滴扔到九宵云外了。
  
  “不就是紫菜花之毒吗?”叶沧海哼道。
  
  “叶大人,你有办法解?”卫国忠问道。
  
  “解个屁!我说怎么回事,当时回来时谭苍冷笑着对我说,叫叶沧海过来。不然,你自己看着办。”赵松洲说道。
  
  “呵呵,这就叫紫菜花之毒,的确难解。不过,有样东西却是可以解它毒性。”叶沧海笑了笑。
  
  “什么东西?”赵松洲赶忙问道,关乎自己今后的性福大事,马虎不得。
  
  “谭苍没告诉你碧螺春酒能解此毒吗?”叶沧海哼道。
  
  “告诉我了,可是,碧螺春啊?那是王族贡酒,哪里去拿?”赵松洲嘶哑着嗓门喊叫道。

  
  “这事还真是麻烦了。”丁药师说道。
  
  “唉,本府也弄不到。恐怕,整个海州只有海州王府有了。”卫国忠苦着脸叹了口气。
  
  顿时,现场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海州王那是什么人,大王的亲叔,位高权重,不要说问他讨要碧螺春,就是王府大院也进不去啊。
  
  卫国忠虽说在东阳府可以呼风唤西,但是,一到省里,比他品级高的官员多得很。
  
  像总督巡抚,布政使按擦使,都府人员等,哪个官品不比赵世忠高?
  
  平时,就是总督巡抚要见到王爷也难,卫国忠,想都别想了。更何况讨要碧螺春,作作梦还行。
  
  “完了……我完了……”赵松洲一下子翻滚在地,再也憋不住了,大哭了起来。
  
  “唉……赵大人,注意身体啊……”刘鸿江叹了口气劝慰道。
  
  “松洲,本府明天亲去虎关一趟。”见赵松洲哭得如此的惨烈,卫国忠有些心酸,想了想作了决定。
  
  “卫大人,卫大人,我对不住你啊,我……”赵松洲突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扑过去抱住卫国忠的大腿嚎啕大哭了起来。
  
  “好了,你先回府休息。”卫国忠叹了口气拍了拍赵松洲肩膀。
  
  “叶沧海,这事没完,没完!等我病好,我找你算账!”赵松洲躺在单架上还真朝着叶沧海恶狠狠的摔话。
  
  “到时,你会哭着喊着来求本人的。”叶沧海居然笑了笑,卫国忠倒是愕了一下,瞄了叶沧海一眼,若有所思。
  
  “征西,放心,本将军会好好替你出气的。”虎关关口,杭征西全身绑得像个木乃伊斜躺在一张竹木靠椅上。
  
  “杭大人,你还不知道吧,几个时辰前将军已经为你出了一口恶气了。”千总齐云通说道。
  
  “多谢将军,不过,痛打的只是赵松洲,又不是叶沧海本人?”貌似,杭征西还相当的不满足。
  
  “放心,叶沧海不久就会滚过来。到时,本将军把他交给你,你爱怎么打就怎么打。”谭苍一脸霸气说道。
  
  “就怕他根本就不来。”杭征西说道。
  
  “他敢!”谭苍眉毛一挑,大力的一拍桌子,叭嚓一声,桌子碎成了木片散落了一地都是。
  
  “放心,赵松洲会逼着他来的。”齐云通干笑了一声。
  
  “给我准备一根带毛的铁棍,还要泡过辣椒水浸过盐水的。”杭征西恶狠狠的说道。
  
  “放心,我早准备好了。”齐云通点头道。
  
  “只要活着就是了,别的,你爱怎么样都成。征西,毕竟,他还是个官,直接打死了不好看。”谭苍拍了拍杭征西肩膀。
  
  “这个容易,一口气嘛,我会帮他留着。因为,我要时常折磨他,他想死都难。”杭征西阴沉着脸点了点头。
  
  “哈哈哈,就该这样才是。”齐云通大笑道。
  
  “少爷,省里那位对你有些不满啊。”卫松匆匆进了大风园,范西风正闭目专心致志的听着曲儿
  
  “我不已尽力了吗?”范西风睁开了眼有些不解的问道。
  
  “他要尽快的看到结果。”卫松说道。
  
  “快了!”范西风哼道。
  
  “要不,启动第二套方案?”卫松拿眼看着他。
  
  “暂时按兵不动,如果杭家和老侍郎都收拾不了他再出手。不过,料必这第二套方案是不会动用的。不然,杭家跟郑家可以去吃屎了。”范西风冷笑道。
  
  “唐经东要倒霉了。”卫松嘿嘿干笑道。
  
  “王汉动手啦?”范西风顿时来了精神头,坐了起来。
  
  “没错!昨天晚上就干了一场。唐经东三个场子都给操了,打伤了十来个。”卫松道。
  
  “这只是开始,王汉的报复会一茬接一茬的。因为,唐经东这是在挑衅他。如果不打压下去,王汉这个城主也就不必干了。”范西风一抡扇子,点点桃花跃然纸上,特别的醒目。
  
  “飞鹰镖局动手了没有?”范西风问道。
  
  “动手了,他们以低价抢走了龙虎镖局三成的雇主。”卫松道。
  
  “这点还不够,我要让龙虎镖局挺不过一个月。敢帮着叶沧海,那就是死!”范西风一脸阴冷,狠狠的把扇子往外一甩,哧地一声,桃花扇整个扎入了一株大树之中,只留下一个扇子堕儿还挂在外边晃悠着。
  
  “我已经跟‘三只眼’打了招呼,到时,只要是龙虎镖局的货,全劫了。”卫松阴笑道。
  
  “好,多头并进。我看他李元奇能熬过几天?”范西风一拍桌子,长身而起,道,“走,拜月山庄喝茶去。”
  
  “庄老大出关啦?”卫松一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