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三十五章 柳世才

第一百三十五章 柳世才

    “呵呵,阳大人,你来得正好了。”叶沧海笑道。
  
      “叶沧海,你别在这里猫哭耗子假慈悲,我被你打得还不够吗?幸好那天有内甲在身,还有好药。不然,我这身武功就给废了。”阳东恶狠狠的看着叶沧海。
  
      “是不够一点!”啪!所有人都惊呆了,因为,叶沧海抡起巴掌直接就狠抽了阳东一个耳刮子,打得他直接就摔趴下了。
  
      “叶大人,你干什么?”卫国忠都有些恼了,你这也的确太过份了。
  
      那天阳东被打,你可以解释说是怕刺激了望山牙子的寨民危及到老侍郎的生命。
  
      今天呢?你又无缘无故的打人,还把我这个知府放眼中吗?
  
      “卫……卫大人,我……我不能来吗?这衙门变叶沧海的了,卫大人,你成什么了……”这下子逮到机会了,阳东在脸颊上顺手一抹,顿时,流出来的鼻血抹得满脸都是,看上去相当的吓人。
  
      “叶大人,这衙门可不是强盗窝子,怎么能说打就打。”府丞安华也看不过去了,插了一句。
  
      不过,叶沧海刚才表现太神勇了,几个家伙都有些怕他。
  
      “规矩,规矩啊卫大人。”刘鸿江一脸痛心的说道。不过,他没敢指名道姓。
  
      “规矩!呵呵,东阳府衙怎么都这样?”这时,一道冷笑声传来,走进来一个老成持重,戴着文士帽,手摇纸扇的中年男子。
  
      一看就属于那种才高八斗,专门攻于心计之辈,而男子身后还跟着几个一身威风的亲卫。
  
      “柳世才见过卫大人。”

  
      “客气了不是,柳师爷,快快请坐。”卫国忠一脸笑容的迎上前去。
  
      难怪了,巡抚大人的师爷驾到了。
  
      叶沧海顿时心里一震,也太巧了吧,阳东前脚刚来,柳世才后脚就到了。
  
      “唉……我哪能安心的坐,家父尸未寨。不,家父连尸体都没有,我……我……”柳世才眼圈儿一红,滴泪了。
  
      “唉……柳师爷,人死不能复生,你要节哀啊。”卫国忠叹了口气。
  
      “人终有一死,我不怪谁?不过,家父可是被害死的,而且,是惨死!我匆匆赶回来,所见所听,令人气愤啊卫大人!”柳世才说道。
  
      “噢?”卫国忠一愣,看着他。
  
      “家父惨死,可是,东阳府主持凶案侦破事务的叶沧海叶大人在干什么?”柳世才问道,矛头直指叶沧海。
  
      “叶大人正在抓紧侦破,寻找线索。”卫国忠说道。
  
      “寻找什么线索?全是骗人的,打人逞凶才是真的。”阳东插了一句。
  
      “请问叶大人在哪,我想见见他。”柳世才问道。
  
      叶沧海一看就知道这家伙在揣着明白装糊涂,刚才应该在衙门外偷听了一阵子才进来的,哪会不晓得自己?
  
      看来,来者不善!
  
      “本官就是。”叶沧海应道。
  
      “本官本官,叶沧海,你尽到一个官员的职责了吗?
  
      我父以及兄弟们明明是被害死的,你居然说是天灾?
  
      天灾有那么厉害吗?那火一看就有问题。
  
      怎么可能一下子就烧得如此的凶猛,家人全没逃出来。
  
      这些,就是我这个门外汉都能看出不寻常,可是你居然说是天灾,是不小心造成的。
  
      你这简单是草菅人命,当官不作为,这是失职。”噼哩啪啦,柳世才讲了一大堆。
  
      “本官什么时候讲过是天伙了?”叶沧海冷冷反问道。
  
      “你们衙门里的捕快都是这样子说的,而且,我亲自问过几个了,还有左邻右舍都是这种说词,难道还要我当堂对质不成?
  
      叶沧海,想不到你如此的轻率。
  
      自己没本事,查不出真凶来也不能草菅人命,胡乱定案。
  
      你这是要让凶手消遥法外,让家父兄弟们含冤而死。
  
      你这样子干,从小里讲,就是不负责任。
  
      从大处说,就是纵容凶手,包庇凶手。”
  
      柳世才的嘴皮子功夫的确了得,不亏是当师爷的料子。
  
      “胡说八道!一个案子要定案,是不是得有公文?
  
      你有见到过公文吗?
  
      还有,本官一大早就进衙门向卫大人禀报了此事,梳理了一下案情。
  
      卫大人也问过,说谣传是天灾,我还说案子没定案之前都不能如此认为。
  
      只有证据才最可靠。没有证据,咱们不能猜测意断。”叶沧海大气凛然的反击道。
  
      “嗯,本府的确有听说过,也这样子问过叶大人。叶大人也的确提出了质疑,柳师爷,你这话又是从哪里听出来的?”卫国忠当堂认可道。
  
      “可是叶大人查到凶手了吗?有线索吗?拿出来让我看看?”柳世才盛气凌人的问道。
  
      “案件还在侦破期间,不方便外露。”叶沧海摇了摇头。
  
      “这种说词我们都用烂了,呵呵,其实,全是在忽悠人用的。”阳东笑道。
  
      “没错!老夫就已化被忽悠了好长时间了。
  
      郑通被杀到现在也有一个多月了,衙门一直拦着不往上报。
  
      可是你们都干了什么?线索线索,有线索了又不抓人,害得老夫差点被杀。
  
      叶沧海,你就是这样子破案的吗?
  
      你就是这样子为国为民的吗?
  
      你就是这样子尽职尽责的吗?
  
      你说不打萧洛月老夫认了,可是,你查到什么了,今天,老夫就要你拿出证据来。”
  
      郑老侍郎一边激动的指责着,一边大步跨进了大堂。
  
      王文长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嘴唇,叶沧海还真是运背啊。
  
      这一茬还没完,又来了一个大茬。
  
      这下子全乱套了,卫国忠脸都快板起猪腰子了。
  
      “老大人,叶沧海根本就不行。
  
      你看,他来东阳城也有一些时日了,查出过什么来?
  
      只懂得打人,仗着武功高强,拳打杭千总,脚踢咱们这些下属。
  
      老大人,你可得为我们作主啊。”阳东大声叫屈。
  
      卫国忠不由得冷漠的看了他一眼,叶沧海心里暗笑,这个蠢货,你岂不是连卫大人一起给骂了?
  
      “老大人,你先别急。我先问一下叶大人有什么线索?”柳师爷说道。
  
      “狗屁!他会拿出什么线索来。柳师爷,别再被骗了。”阳东哼道。
  
      “闭嘴!”卫国忠再也难忍,一指阳东叱道。
  
      “呵呵,卫大人还挺关心下属的。不过,有的时候,关心得过度了就变成了纵容。”柳师爷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不纵容怎么会让叶沧海无法无天,卫大人,老夫要参你一本。”郑方桥说道。
  
      “老大人真要参卫某卫某也无话可说,请便就是。”卫国忠也急红眼了,三番五次的纠缠,谁受得了。
  
      “老大人,这不关卫大人的事。全是叶沧海这个小人在作鬼,卫大人也是被迷惑了。”阳东说道。
  
      “阳捕头讲得在理,我就是受害者。
  
      刚才,叶大人差点把虎关的齐千总打死,现在倒好,叫我送人回去。
  
      这后事还得我来料理,卫大人这也是太宠着叶大人了,下官不服!”想不到赵松洲还没走,居然又转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