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柳家血案

第一百三十二章 柳家血案

    “柳家巷?韦捕头应该已经带人过去了吧?”叶沧海问道。
  
      “是带人赶过去了,不过,韦一笑你叫他抓凶是好手。但是,破案不行。”卫国忠说着,看了叶沧海一眼,又道,“死的是柳老秀才,还有家中老小共计6口人。据说,现场已经被破坏,一把火烧光了。”
  
      “赵捕头不在吗?”叶沧海感觉这其中好像有什么问题,像这样的命案虽说很大,但是,有赵世忠这个总捕头出面足够了,何必还要劳动自己这个通判副令?
  
      “他办差去了,其实,我明白你的意思。
  
      柳老秀才名‘柳青河’,他是一个老秀才,本来是没什么的。
  
      不过,他儿子柳世才现在巡抚衙门当师爷。
  
      而且,很受巡抚大人器重。
  
      我已经八百里加急叫人送信给柳师爷了。真是流年不利啊,老侍郎家的案子还没结,又出了这档子事。”卫国忠摸了一下头直叹气。
  
      这师爷虽说不是什么正经的官,关键是他是巡抚大人的师爷。
  
      要是在巡抚大人面前打点小报告,卫国忠也头痛。
  
      “沧海,这事拜托你了,我知道你也难,最近忙得上火。
  
      但是,没办法啊。
  
      阳东躺床上,韦一笑不顶事,赵世忠又不在,这捕衙只能你顶上了。
  
      唉……”
  
      见叶沧海没作声,卫国忠又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叶沧海肩膀。

  
      “这是属下应该的,卫大人,我马上过去。”叶沧海点了点头,带上陶丁马超直奔现场而去。
  
      “真是惨烈啊,连石头都给烧碎了,好大的火。”看到现场,马超叹了口气,满目焦黑。
  
      那是一座普通的宅院,土木结构的二层院子。
  
      因为老宅子紧挨着,风吹火动,这一下子就烧了好几家,一片焦黑,到处是哭爹喊地的百姓。
  
      一见叶沧海过来,马上就围了过去。
  
      “叶大人人,我要给我们作主啊。”
  
      “叶英雄,你是青天大老爷,一定要抓到凶手,为我儿子报仇啊。”
  
      “叶大人……”
  
      ……
  
      “大人正在办案,休得干扰。”马超脸一板,叶沧海进了用麻绳拉起来的警戒线内。
  
      “韦捕头,查到什么没有?”叶沧海问道。
  
      “查个屁!全都烧光了。大人你看,不光木头,连石头都烧碎了。你看这铁锅,都给烧成了废铁。”韦一笑骂骂咧咧,牢骚满怀。
  
      “尸体呢?”叶沧海问道。
  
      “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柳老秀才就剩下一个胃了。估计是昨天晚上刚吃过东西才留了下来。不然,恐怕连胃都不会剩下了。还有更惨的,小孩子就剩下半截脚掌,他……”韦一笑道。
  
      “嗯。”叶沧海点了点头,在院中走走动动,实则,是张开了痕迹术结合哮天鼻子寻找可能的线索。
  
      不过,这场火的确太大了,好像,没留下什么。
  
      不过,叶沧海不死心,摧动先天之气再查。
  
      顿时一愣,因为,他在柳老秀才仅剩下的残缺不全的胃上闻到了一丝熟悉的味儿。
  
      叶沧海马上又查验了另外几具残尸,顿时,脸色越来越难看。
  
      “大火无情,再加上这是老房子,柳老秀才一家中就剩下老弱病残,火一起全没跑出来,应该是火灾。”韦一笑说道。
  
      “没有结案,先别乱讲话。”叶沧海一脸严肃的看着他。
  
      “我可没乱讲,柳家穷得掉渣。不然,早换大宅院了。杀他们全家干嘛?又没东西好抢的。叶大人你看看,这里头还有值钱的吗?”韦一笑说道。
  
      “是啊,柳老秀才平时为人和气。
  
      三十年前就考中秀才了,不过,一直就只是个秀才。
  
      又考了三十年的举人,都没高中。
  
      后来,干脆办了个私塾赚钱糊口。
  
      不过,他儿子倒是有出昔,现在也出人头地了。”班头张鹏说道。
  
      “如果不能拿出确凿的证据证明是火烧死的,你们想,柳师爷会罢休吗?”叶沧海问道。
  
      顿时,捕快们全都缩了缩脖子,你看我我看你都不敢讲话了。
  
      “的确是火烧死的,又不是人为的。难道还叫咱们给柳家赔命不成?”韦一笑哼哼道。
  
      “证据呢?”叶沧海问道。
  
      “火这么大,就是证据。再说,也没发现别的人为的线索。”韦一笑嘴硬道。
  
      “这话等柳师爷回来了你跟他当面讲吧。”叶沧海说道。
  
      “我哪会讲话,还是大人讲。”韦一笑摸了一下脑袋,赶忙摇头。
  
      “人命关天,如果真是天灾,谁也没话说。但是,如果因为我们的想当然,或者疏漏让凶手逍遥法外,那是我们失职,我们不配当一个捕快。”叶沧海一脸严肃。
  
      顿时,捕快们肃然起敬,静静的看着叶沧海。
  
      “再查,给我挖,挖地三尺。”叶沧海道。
  
      捕快们再没二话,再次盘查,有人开始动手刨地三尺。
  
      “阳捕头,你是不知道啊。叶沧海那头猪居然叫人挖地三尺寻找线索。呵呵,真是蠢得可以了。”黄昏时分,户房江罗和吏房刘鸿江两人受邀到阳东家吃个饭晚,江罗一捋胡子,哈哈大笑道。
  
      “给自己挖墓还差不多。”刘鸿江打了个哈哈接应道。
  
      “两位,还是忍忍吧。叶沧海太翘皮了,咱们都惹不起啊。”阳东叹了口气。
  
      “惹不起,我看他是死到临头了。”江罗脸一圬,哼道。
  
      “没错,杭家首先就不会放过他了。
  
      今天还没出动,估计正在计划着怎么收拾他。
  
      而刚好柳家案子又发,柳师爷明天肯定会赶回来,到时,叶沧海的头就大了。
  
      再加上老侍郎在上面压着,三座大山,不压死他才怪。”刘鸿江冷笑道。
  
      “阳捕头,你的好日子快来了。”江罗一摸下巴,笑道。
  
      “是啊阳捕头,我看你也没必要再躺床上了。应该出去走走,到衙门坐坐了。不然,叶沧海一倒,你还躺床上。到时,机会来了可就没你的份了。”刘鸿江道。
  
      “这次绝对有机会,叶沧海一倒,他的位置应该是赵世忠上去了。到时,阳捕头,你就是咱们东阳府的总捕头了。”江罗点了点头,举起酒杯道,“阳捕头,我在这里先祝贺你荣升。”
  
      “对对,先干一杯。”刘鸿江也举杯相合道。
  
      “好,有阳某的一天在,两位兄长有什么事打声招呼就是了。”哐当,碰杯后阳东一口喝干。
  
      刘鸿江和江罗虽说官比阳东大,但是,阳东可是捕快头头,再加上一身功夫在身,好些事还得他出面摆平。
  
      而阳东也需要两位的支持,自然,三人臭味相投,早就结成了利益集团。
  
      阳东在望山芽子被叶沧海下令打了棍子,实则,这家伙当时身上最内层穿得有蚕丝甲,那蚕丝甲内衣还是阳东查案时抓到一个江洋大盗黑下来的。
  
      因此,表面上看去被打得严重,实则还是能正常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