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三十章 密探本色

第一百三十章 密探本色

    因为,他隐隐的感觉到罗平昌身后还有‘故事’。
  
      他需要自己强大起来,今后才能帮到他。
  
      所以,这种互相利用的利益结合体,再加上叶沧海的人格魅力,罗平昌彻底的服了。
  
      其实,叶沧海不知道的就是,罗平昌的震撼远远比叶沧海对他实力的褒奖大得多。
  
      光是最近主子传给他的‘弓身弹影’和‘蚀月三杀’这两套武功来讲,罗平昌能感觉到,它们的等级估计早达到了地级上品,甚至极品都有可能。
  
      这两套武功太适合罗平昌了,攻击迅速,出手致命,简直是搞暗杀,搞伏击,打闷棍的不二法宝。
  
      看着罗平昌的身影隐没在黑暗之中,叶沧海在寻思着,还得为罗平昌找一套真正的轻身功夫才行。
  
      对于一个暗藏的杀手来讲,飞檐走壁太重要了。不然,速度不快怎么能跟上敌人的脚步。
  
      叶沧海甚至想到了日本的忍术!
  
      忍者是相当可怕的,他们完全不能用常人去推断,从你意想不到的角度突然发起攻击或者潜伏着,往往能收到奇效,甚至击杀高过自己好几重的强者。
  
      不晓得中大奖系统里面是否有这套武学,叶沧海很是期待。
  
      只不过,下一步就是晋级先天。
  
      这是一个大境界,定必不容易。
  
      毕竟,就是在海神国这个武功昌盛的国度里,先天强者也不是多得满地爬的地步。
  
      像来东阳城也有一段时间了,叶沧海见过的先天武者还不到一只巴掌数。甚至,把摘星关都加进去了。

  
      光论东阳城,目前好像还没发现一个。
  
      这说明,晋级先天的难度有多高?
  
      估计,万之十左右,一万个武者之中也仅有可怜的十个左右的先天强者脱颖而出。
  
      属于那种凤毛麟角之辈,天才中的天才,精英中的王者。
  
      “这么急着把我招来是不是有好酒喝了?”二个时辰过后,宇文化戟的笑声传来了。
  
      “少来!”叶沧海翻了个白眼。
  
      “没酒喝有屁快放,老子才没闲功夫跟你瞎扯。”宇文化戟马上变脸。
  
      “杭征西这个人你知道不?”叶沧海问道。
  
      “当然,‘虎关’守关的千户。”宇文化戟说道。
  
      “此人是孟飘雪的人。”叶沧海说道。
  
      “你确定?”宇文化戟皱了下眉头。
  
      “当然!”叶沧海点头道,“不过,先前在落雨坊向我挑衅,结果被我打了个半死。只不过钱宗明等人在场,不然,我一刀砍死他。”
  
      “钱宗明是不是跟他一伙的?”宇文化戟道。
  
      “不像。”叶沧海答道。
  
      “那就好。”宇文化戟松了口气。
  
      “你好像很紧张钱宗明似的?”叶沧海倒是有些意外。
  
      “钱宗明在省里面,如果连他都是一伙的,那岂不说明孟飘雪的手已经伸进省里了?这下子越弄越大,不好收拾啊。”宇文化戟一脸郁闷。
  
      “钱宗明不是,但是,也不能保证省里没有别的官员是他们的同伙。”叶沧海道。
  
      “麻烦!”宇文化戟拧了一下鼻子,看了看叶沧海,道,“你小子别跟我讲杭征西这个人,是不是想让我出面摆平你打架的事?
  
      我跟你说,那是不可能的。
  
      一般事我都不会插手,因为,我还不想暴露了。
  
      所以,今后注意点,出了什么事你自己想办法摆平。
  
      我跟你说,密探都是这样的。
  
      每个密探都拥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不然,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密探。”
  
      “我没想求你出手,只是跟你通气一下。也许,虎关还不止杭征西一个。”叶沧海摇了摇头。
  
      “那就好,不过,你小子麻烦大了。”宇文化戟突然一脸的幸哉乐祸。
  
      “我知道你会跟我说杭家的事。”叶沧海翻了个白眼道。
  
      “神了,你小子还真会算。
  
      算啦,帮不上你给你提供一点线索还是必须的。
  
      杭家可不简单,海州府尹就姓杭,叫杭成刚,还是杭征西的堂叔。
  
      还有杭洛,海州省都指挥府同知大人,还有……”宇文化戟说道。
  
      “我好像捅了一个不小的马蜂窝。”叶沧海苦笑了笑。
  
      “绝对一个马蜂窝,而且,窝可不小,一个正三品,一个从三品,还有四五品的几个。
  
      杭家在海州是大族,经商的人,做官的有,武将有,文官也不缺。
  
      目前来讲,你还是应该去找个靠山。
  
      不然,麻烦大了。”宇文化戟道。
  
      “你不帮我就算了,到时,万不得已老子把‘密探’给撩出来挡,料必杭家也会有所忌惮吧?”叶沧海干笑了一声。
  
      “你小子,说好不许乱用的。你这一弄出来,不是暴露了?还有,你就一块铁令而已,像杭成刚杭洛之流未必会怕了你,反倒会招来杀身之祸。”宇文化戟道。
  
      “把你的铜令借我一用?”叶沧海问道。
  
      “那能借吗?”宇文化戟翻了个白眼。
  
      “我这可是报效国家,杭征西加入了叛*党集团,我是为国杀贼。你们就袖手旁观,令人心寒啊。”叶沧海说道。
  
      “说什么都没用,一个密探,如果没有独挡一面的能力,要你这样的废物何用?被杀就被杀了,眼不见心不烦。”宇文化戟撩下一句话,身子一晃溜了。
  
      “你个天杀的!把老子带进去又不管……”叶沧海忍不住骂娘了。
  
      “一入侯门深似海,一入密堂下地狱,小子,好好想想。”这是宇文化戟最后一句话,突然嘭地一声飞来一个麻袋,叶沧海赶紧闪。
  
      “怕什么,送你一件礼物。这家伙鬼鬼崇崇的跟着你,你居然没发现,做为密探,有些不合格。”
  
      “呃呃,他是谁啊?”叶沧海赶紧问道。
  
      “我哪晓得,自己审一下。”
  
      叶沧海拧着麻袋下了地下密室,这密室也不晓得宇文化戟哪里搞来的,位于一个平房下边,倒是非常的隐秘。
  
      打开麻袋,一个血糊糊的人冒了出来。
  
      那家伙尖嘴猴腮的像只猴子,身材瘦小,长着一对老鼠眼。
  
      不过,叶沧海鼻子抽了抽,突然大喜。
  
      因为,此人身上居然留得有杀死郑通的凶手味儿。
  
      不过,可以肯定,他并不是杀人者,只是同伙而已,这可是个重大线索。
  
      到时,顺藤摸瓜,凶手岂不马上就浮出来了。
  
      为了防止凶手自杀,叶沧海把尖嘴猴腮剥光了,里里外外检查了好几遍。
  
      敲下了他三颗毒牙,又从大腿处削去了一点毒皮才放心的戳醒了他。
  
      “阁下,爽快点,你是谁?”叶沧海问道。
  
      “落你手上了还有什么可说的,不过,你用的什么法门把我弄昏的?”尖嘴猴腮一脸不服气的问道。
  
      “这个重要吗?”叶沧海问道。
  
      “当然,至少,死我也要死个明白。”尖嘴猴腮道。
  
      “呵呵,不是我干的,我没那能力一下子干昏你。”叶沧海笑了笑。
  
      “果然如此,就凭你,怎么可能干昏我。吗得,真是倒霉!”尖嘴猴腮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