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你打的是千户大人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你打的是千户大人

“放屁!你居然说你没看到,怎么可能没看到?”其中一个瘦高个子的家伙气得都飙粗话了。
  
  “你嘴好臭,哪来的响屁?”叶沧海嘴里轰道,眼睛还故意的往四周找了找样子,害得小凤仙都想大笑了。
  
  “你……你敢骂我杭征西?”瘦高个子气得话都讲不利索了,嘴唇抖得厉害。
  
  “你承认了啊?”叶沧海问道。
  
  “我承认什么了?”杭征西问道。
  
  “本人刚才是说哪来的响屁,你居然应了,不是承认是你放的还有谁?”叶沧海问道。
  
  “叶沧海,你骂我,老子要向你挑战!死战,谁死谁生,各安天命!钱大人他们几个都可以作证。”杭征西那脸一下子凝得像黑碳头,几个腾挪跳到中央空处,一指叶沧海吼道。
  
  一旁的玉儿那丫头听得都差点要狂笑出声了,赶紧抿了抿嘴,憋得十分的难受。
  
  这几个家伙,本来商量好了的要给叶沧海一个下马威,哪料到反倒被叶沧海整得暴露如雷,倒是令人大跌眼镜。
  
  “看看,刚放完屁又要打架,本人是文官,跟你动胳膊动腿儿的,太掉价。”叶沧海摇头说道。
  
  “叶沧海,我杭征西跟你誓不两立!来,不来你是孙子,是杂种!你个畜牲!”杭征西快疯了,脸扭曲着,严重变形的破口大骂。
  
  就是钱宗明都皱了下眉头,有失风度啊。
  
  至于小凤仙,不由得暗暗恼怒,今后绝对不会再请这种人来了,太掉价了。
  
  “那好,老子现在就收拾了你!”叶沧海一个跨步冲上前去。
  
  弓身弹影,蚀月三杀!
  
  断肢!
  
  杭征西还没反应过来,双腿已经被叶沧海的清扬木刀直接砍断。
  
  那家伙惨叫一声,手臂一动想砸向叶沧海脑袋。
  
  不过,叶沧海哪能让他如愿。
  
  紧接着第二式‘破脑’,哐地一声,杭征西脑袋开了瓢儿,鲜血满头都是。
  
  最后,第三式‘撕心’。
  
  叶沧海一记泰拳狠狠砸在杭征西胸口上,那家伙惨叫一声,翻滚了出去,再也爬不起来了。
  
  一气呵成,干净利落。并且,雷霆出击,速度太快了。

  
  钱宗明等人想救援根本就来不及,转眼间杭征西已经重伤倒地。
  
  小凤仙也是始料未及,想不到叶沧海如此生猛,一言不和就把自己的客人打了个半死,一时间千头万绪的慌了神,不晓得该怎么处理。
  
  “叶沧海,你闯下大祸了!”钱宗明抖着嘴唇,指着叶沧海大声吼道。
  
  “赶紧救人吧钱大人。”死胖子抖着嘴唇说道,其实,几个先前还嚣张万分的家伙全给叶沧海的心狠手辣吓坏了。
  
  “玉儿,叫药师。”小凤仙反应过来,赶紧说道。
  
  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
  
  不久,来了几个人,匆忙包扎了一下把杭征西搁到一块木板上抬起匆匆往外跑去。
  
  “叶沧海,你就等着下大牢吧。”钱宗明一甩袖子,走了。剩下的几个当然更不敢呆在这里了,生怕惹了这个恶魔遭到毒打,赶紧跟着溜了,整个大堂就剩下小凤仙和地下一滩血迹。
  
  “叶大人,这里不欢迎你,你走!”小凤仙看了叶沧海一眼,用喊出来的。
  
  “我知道,你想为冬春几个求情。不过,案子还没查清前谁讲情都没用,本官不能置王法于不顾。”叶沧海说道。
  
  “你就是不放冬春她们,但也不能动手打人。而且,你打的可是杭征西,叶大人,你真的麻烦大了。而且,害得我也受了牵连,怎么办?”小凤仙胸脯剧烈起伏,给气得不轻。
  
  “料必叶大人还不晓得杭征西的身份,赶紧回去查查吧。”玉儿在一旁说道。
  
  “谁说本人不晓得了,杭征西,驻守东阳‘虎关’的千户,五品正职。”叶沧海说道。
  
  “知道了你还敢毒打他,叶大人好气魄,小凤仙我佩服佩服。”小凤仙满脸讥笑道。
  
  “本官敢打,也不怕事,今天多谢你的‘春暖花开’,有事,我一个人担着,杭征西要怎么样,叫他朝着我来就是了。我还有事,告辞!”叶沧海一抱拳,转身大步而去。
  
  “真是个草莽!”玉儿呶了呶嘴道。
  
  “你错了玉儿。”小凤仙居然摇了摇头。
  
  “小姐,难道不是。知道了还打,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别的不说,杭征西官比他大,家里势力更大。
  
  他这一打可就把乌纱帽打没了,而且,还得吃牢饭。
  
  以杭征西的性格,睚眦必报。到时,估计会死在他手上。”玉儿说道。
  
  “你说玉儿,叶沧海明晓得杭征西的底细,怎么还要打?再傻的人也不会如此愚蠢吧?可是叶沧海就打了,这里头是不是有些问题?”小凤仙道。
  
  “叶沧海是本省文举解元,文才出众,聪明得很。干这种傻事,肯定有目的。”玉儿愕了一下点头道。
  
  “对了!”小凤仙点了点头,道,“我怎么感觉这个叶沧海才最可怕。”
  
  “这样岂不更好,至少,他不会冤枉了冬春姐她们。”玉儿说道。
  
  “唉……杭征西钱宗明这一关他就难过了。我倒要看看,他怎么‘闯关’?”小凤仙居然来了兴致,双眼忽闪忽闪的。
  
  “叶大人,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叶沧海一出来,唐经东赶紧过来问道,陶丁和马超自然也早在门口守着的。
  
  “一言不和,他向我挑战,结果被打了而已。”叶沧海道。
  
  “叶大人你得小心了,杭家是不会罢休的。”唐经东顿时眼皮子跳了一下,赶忙说道。
  
  “正大光明决斗,只能怪他技不如人。杭家要怎么样,奔着我来就是了。”叶沧海哼道,匆匆而去。
  
  “马超陶丁,分头查查杭征西。”走过几个巷子后,叶沧海说道。
  
  两人点了点头,分头而去。
  
  “大人!”罗平昌从一颗树后闪了出来。
  
  “你去盯着杭征西,马超和陶丁不方便。”叶沧海道。
  
  “是!”罗平昌点了点头,像幽灵一般闪进了黑暗之中。
  
  为了加强罗平昌这个暗卫的实力,叶沧海把‘弓身弹影’和‘蚀月三杀’都传给他了。
  
  两项绝技罗平昌修炼得怎么样叶沧海暂时还不清楚,但是,罗平昌的境界却是提升到了内罡五重。
  
  为了让罗平昌适应锦衣卫的刀法,叶沧海不惜重金为他打制了一把可以伸缩的软质‘秀春刀’。
  
  平时不用可以围在腰间,战时往腰间一抽就可以杀敌。
  
  如此一来,再加上防护软甲衣等等,罗平昌一身行头搞下来不下二万两。
  
  因为,他是叶沧海最后的杀手锏。
  
  一个可以为他生为他死,只忠于叶沧海的奴才。
  
  而罗平昌好像也焕发了第二春,自从进入这个角色之后练功更勤,办事更为利落干净。
  
  用他的话说,就是一辈子站在公子身后,永远是他的影子。
  
  当然,如果说一个人的忠诚到了无私的地步叶沧海也不可能全部相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