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神皇庭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很给面子

第一百二十八章 很给面子

“她出不出场是她的事,不过,你是这里的二东家,难道递个话都不行?”叶沧海脸一板。
  
  “叶大人,今晚特殊,不是潘某要刁难你。
  
  她今晚上的确不方便出场,而且,事先已交待过,不许打扰。
  
  在坐诸位都是知道的,小凤仙虽说是我落雨坊的头牌琴师,但是,我们落雨坊从来不强要她干她不愿意干的事。
  
  在这方面,她是自由的。不然,真急着她了,各位今后就听不到小凤仙儿曲儿了。”
  
  潘青凤一脸难堪的说道。
  
  “收银子。”范西风一合扇子,道。
  
  “叶大人点的曲儿,凤仙我当然得弹唱。”这时,小凤仙的声音传来。转尔,她白纱蒙面,袅袅的从后堂走了出来,而台上早就摆好了古琴。
  
  顿时,全场哑火。
  
  范西风手一抖,桃花扇都滑落在地下了。这妹,你要老子倾家荡产啊……
  
  至于像赵松洲之流,早肉痛得抽搐了几下嘴唇。这几千两也不少,可全得自己的私房钱来堵窟窿。
  
  夫人管得紧,怕自己在外沾花惹草的,每个月仅给五六十两银子的用度。
  
  这猛不丁的一下子去了二千两,这银子,还是公款啊,完啦……
  
  唐经东眼皮子跳了跳,不由得有些后悔。
  
  而梅甜心则是一脸兴奋,脸涨得通红通红,关凯也差不多。
  
  以前,家里老头子总埋怨自己不会赚只会花,现在,哥也涨涨脸了。而且,一赚就是二万五千两啊……
  
  到时,回家显摆,太它吗滴解气了。
  
  “兄弟,你我各赚几千两了。”陶丁伸拳头打了马超一下,马超也不觉得痛,赶紧擦了下眼,再擦了一下,“我的天,赚钱原来如此容易啊。我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啊……”
  
  “臭*婊子,你今天是不是跟叶沧海合伙起来骗我们钱的?”跳山虎黄强顿时红了眼,这银子可是他全部身家,哪输得起,于是,抡起拳头大喊着就往台子上冲。
  
  卟!
  
  不晓得哪位飙了根筷子过来,黄强顿时一嘴鲜血摔翻在地。
  
  “把这条狗给我拖出去暴揍一顿!”能开这么大坊间的哪个是好惹的,潘二掌柜一声令下,冲进来几个护院,当场就是一顿暴揍。

  
  “打人哪,杀人哪,叶大人,你怎么不管?你这是不负责任!我要告你,告你!”黄强此刻才想起了叶沧海,惨叫不已。
  
  “本官还没治你扰乱公共场合之罪,你还有理了?这等刁民,潘掌柜的,给我打,狠狠打!”叶沧海冷笑道,几个护院打得更欢了。
  
  “叶沧海,你个混蛋,你跟小凤伙根本就有一腿,你们俩个,男娼女盗……”黄强尖叫着。
  
  “打,把骨头给我拆了!有事我落雨坊来负。”潘掌柜的凶巴巴的喊着,最后,黄强全身是血,给扔到了外边不知死活。
  
  在这种场合,当然没人可怜黄强,就连范西风赵松洲都捏着鼻子认了,就他最蠢,活该挨打。
  
  一曲‘春暖花开’弹完,满堂喝彩声不绝于耳,早忘了叶沧海刚才跟范西风斗法那一幕。
  
  唐经东眼眶居然隐隐有些湿了,他拿起酒杯,“叶大人,经东敬你一杯。”
  
  话毕,一口喝干,丝毫不拖泥带水。
  
  “呵呵,唐老板能舒服一点就好。叶某也没干什么,而且,还大赚了一笔。”叶沧海应着也喝了一杯。
  
  “叶大人还真会空手套白狼,佩服佩服。”古豪大笑道。
  
  “那也得需要有人愿意让叶大人套,你们说是不是?”陶丁大声喊道,马超应着,顿时,气氛又上来了。
  
  范西风阴冷着脸坐在桌上尽跟老酒撒气儿了,一桌人,没一个讲话的,全都成闷葫芦了。
  
  “叶大人,小姐有请。”小凤仙一弹完就离开了,不久,丫环玉儿出来邀请道。
  
  “叶大人,你跟小凤仙,不会,呵呵……”赵松洲干笑了一声,意味深长。
  
  “男未婚女未嫁,我们就是真有点什么难道赵大人有意见?”叶沧海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说道。
  
  “当然没意见,你们自便自便。”赵松洲顿时给闹了个大红脸,尴尬死了。
  
  他也没料到叶沧海会如此直白,毫不避晦。
  
  里面有个院中院,一进去,果然钱宗明也在。而且,还有几张生面孔。
  
  见叶沧海进来,里面坐着的没一个站起来,全都大马金刀的坐着。
  
  你不礼咱也揣着明白装糊涂,叶沧海瞄了小凤仙一眼。
  
  “叶大人请坐。”小凤仙向身旁的椅子作了一个请的动作。
  
  叶沧海点了点头,大马金刀的坐下来了。
  
  “哼,叶大人好气派?”钱宗明盯着叶沧海,突然的冷笑了一声。
  
  “这位是……”叶沧海看着他,装得一脸不解样子。
  
  “叶大人,这位是钱大人,在咱们省按擦衙门任职。”小凤仙说道。
  
  “钱大人好。”叶沧海象征性的拱了拱手。
  
  “叶沧海,这是你该有的礼节吗?”钱宗明一拍桌子,指着叶沧海气得站了起来。
  
  “钱大人这又是何意?”叶沧海装得一愕,满脸迷糊的看着他。
  
  那是更气得钱宗明牙疼,冷笑道,“小凤仙,我这个四品正堂的按察副令没搁在叶大人眼中。”
  
  “下级见到上官,如此对待这是不尊。”旁边一个家伙说道。
  
  “不敬!”另一个生面孔跟着说道。
  
  “简直是狂妄!”
  
  “这是一个官员应该有的德品吗?”
  
  ……
  
  顿时,叶沧海遭到了围*殴。
  
  “我叶沧海那点不尊不敬有违官德人品了?
  
  各位,这里是私人场合,都没穿官服。
  
  即便是公众场合,本人拱手打了招呼,已经尽到规矩。
  
  在这种私人场合还要摆架子,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是我叶沧海不懂官场规矩还是某些人在拿腔作派,耍威风逞能?”叶沧海立即脸一圬。
  
  一时间,几个家伙给叶沧海一顿犀利言词批得哑火了。
  
  你看我我看你,好像,人家讲得没错啊?
  
  “你不知道我钱宗明吗?撒谎。本官进来时你不就在隔壁桌子。赵松洲等人迎接本官进入大堂,难道你眼瞎了耳聋了?而且,最可气的就是,你居然装得没看见样子。你是真没看见还是假没看到?”钱宗明越说越来气,手指叶沧海口沫横飞三千尺,搞得满桌皆恶心。
  
  “呵呵,钱大人进来跟本官何干?
  
  本官正跟唐经东们闲聊,难道看不到听不到就有罪,就是看到了没打声招呼又如何?
  
  又不是有公务缠身,如果有公务,你叫我,我明晓得而不应,那自然是叶某的不是。
  
  如此这般,本人又犯了海神国法规的哪一条?还请钱大人明示法规。”叶沧海冷笑道。
  
  “你这是在蔑视钱大人?”还是那个死胖子,一指叶沧海说道。
  
  “钱大人进来本官都不知,你哪只眼看到我蔑视他了。更何况,本人根本就没机会蔑视,因为,没看到。”叶沧海道。
  
  ()